作文痛与言
初一 记叙文 4278字 532人浏览 snowsharonbaby

阅读下面的材料,根据要求作文。

人生在世,往往会经历种种的痛。有人说,痛了,就直接说出来,这是本能。又有人说,痛而不言,体现了人性的坚强。还有人说,痛而善言,这是一种人生智慧。

请根据以上文字,写一篇文章。要求:⑴全面理解材料,但可以选择一个侧面、一个角度构思作文,不要脱离材料的含意范围作文。⑵标题自拟,除诗歌外文体自选,立意自定。⑶不得抄袭,不得套作,字数不少于800字.

1. 痛而善言

哲人说:“没有痛苦算什么诗人。”这句话有两个意思:一是痛苦给予诗人创作的灵感感,二是诗人能够提炼痛苦,升华痛苦,用痛苦来写诗。诗人享受痛苦并能用诗名来传情达意,这便是痛而善言,一种含蓄优雅的大智慧。

古代诗人大抵如此,他们锤炼痛苦,凝聚成诗。用平仄来传递痛苦的小桥流水,押韵来谐奏痛苦的瘦马西风。

为了抒写深闺思妇的缠绵思念与痛苦,诗人写道:“雨打梨花深闭门。”于是一夜细雨,一处深宅,一方铜镜,一位女人浮现在观者的脑海中,浮想联翩。那无尽的思念之痛如细雨般敲打着人们的心,如梨花带雨,泪眼婆娑。这善言的境界也便在此,一字一音总关情,言有尽而意无穷,这样表达的痛苦也便有了优美的底蕴。

抒写痛苦,如爱国诗人陆游在病榻上念出一句:“王师北定中原日,家祭无忘告乃翁。”如愁情词人李清照在孤独的深秋吟唱着:“帘卷西风,人比黄花瘦。”将愁化作载愁难行的舴艋小舟,化作飘零的一剪寒梅。也如失意的稼秆词人元宵夜里,叹道:“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古代历经痛苦的诗人他们的人生如此:想做的做不了,做得了的又改变不了。人生十之八九不如意一次次敲打他们感情的心灵。于是化悲痛为诗句,化失落成音韵,抒写痛苦。而恰恰在这样表达的痛苦中,我们看到了那如繁花落尽般独一无二的美丽。如此也便是大智慧,将痛写成美,将美升化成一种优雅的境界。

相比之下,另一类人面对痛苦的做法,就有点不可取了。为了表达难以得到好画作的痛苦,凡高在田野鸣枪自杀;为了表达不能得到完美国人生的痛苦,海子卧轨。这类人不能算作痛而善言的人,顶多只能看成一个敢于表达痛苦的人。他们或为了悍卫心中的理想或为了抗拒太重的现实,他们终究选择了一种无谓的牺牲或无价值的逃离,于己,白白搭上一条性命;于人,徒增无尽叹惋。

真正痛而善言的人,应该是这样的。

如同鲁迅,一个愤世嫉俗的现代作家。为了表达对近代中国社会不满的痛苦,放下手术刀,披上铠甲,拿起笔,成为一名善于用文字来抨击社会弊病的以勇士。他将满腔的爱国之痛与忧伤化作文字,然后又将文字化作匕首和投枪,直刺敌人的胸膛。用痛苦来装点文字,用痛苦给予文学以灵魂。善于用文字来表达痛苦的鲁迅,于是用一种积蓄了饱满激情与力量的文字唤醒了众多麻木的中国人,也激励了更多的爱国青年敢干直面淋漓的鲜血与痛,而更奋然前行。

这样人从不为痛而惨惨戚戚,垂泪到天明;也不会在痛中沉沦、绝望,如行尸走肉般过活;更不会将痛化作石块绑在身上而自沉江底,一了百了。他们能将兄弟分散之苦,炼就“但愿人长久,千里共长娟”,以慰藉无数饱受离散之苦的亲人和朋友;他们能将被闲置之愁,炼就“长风破浪会有时,直挂云帆济沧海”,以鼓舞无数深感前途迷茫而终有为的人;他们能将被贬之痛,炼就“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一蓑烟雨任平生”,以此教会无数身处逆境的人如何笑对人生的风雨,走向艳阳。

如此,才叫做痛而善言的大智慧之人,所以,千百年来,他们和他们精神在文学的长廊里熠熠生辉;我相信,我们也一定能淋浴着他们的光辉做一个痛而善言的人,将这份美德传

承下去,以光耀千秋。

2. 痛而善言,大智慧也

人生在世,往往会经历种种的痛。痛的含义有很多,肉体上的苦痛是痛;别人的不理解是痛;处于生活的贫困潦倒是痛;还有对社会的担忧更是一种痛。痛,我们生来无法避免,但言,却受我们控制。痛而善言,是人生的一种大智慧。

痛而善言,是对痛苦的不断叩问,是灵魂的一次自我救赎,是凤凰浴火后的一次涅槃重生。屈原在被流放后写下《离骚》“惟草木之零落兮,恐美人之迟暮”,这是痛而善言;司马迁在遭受宫刑后在《报任安书》中写下“人固有一死,或重于泰山,或轻于鸿毛,用之所趋异也”,这也是痛而善言。

痛而善言是排遣心中的郁结。唐代大诗人李白,在被贬流放后,寄情于山水,寄情于明月,将他的情怀寄托于诗词中。他的善言让他排解了心中的苦痛,获得了心灵的新生。痛而善言有时又能巧妙地化解困境。曹操的两个儿子为争夺皇位时,曹丕为了刁难曹植,逼他在七步之内作出一首诗。曹植在面对手足相残时,他心里当然痛,但他将这种痛巧妙地融入七步诗当中,“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曹丕听到后,最终放过了曹植。他们智慧的善言让他们心灵得到满足,郁闷得到排解。

痛而善言不是不言也不是直言。痛而善言更应该用智慧去言“痛”,也更需要方法。莫言的善言是将他对社会的看法巧妙融入他的小说中。作为一个具有责任感的作家,看到社会的种种现象,他也痛。他的笔名虽为“莫言”,但他没有不言,而是用智慧巧妙善言,给人以精神上的撼动,去感化人们,给社会敲响警钟。从根本上说,痛而善言需要的正是一种人生的大智慧,在大彻大悟之后所发出的喟叹。

当然,痛而善言所言的不一定是语言文字,还可寄托于其它。贝多芬在经历过失聪的痛之后,将痛寄托于那壮丽的乐章,那跳动的音符不正承载了他的痛吗?梵高在生活困苦潦倒时坚持画画,那明艳的色彩不也隐含了他不被世人理解的痛吗?善言的载体有很多,不必过分拘泥于形式,我们更关注的应该是内容,是融入的智慧。

痛而善言,是人生的一种智慧,也是一种坚强。在被生活的锐角挫伤后,不直接说出来,这会令你越来越脆弱,也不要不说,这会让你心里更加抑郁。我们应该做的应该是“善言”,也许,我们能从中看到另一片天地。

3痛了,就说

二十世纪70年代,昆仑军区的首长“一号”为磨炼战士意志,决定在严冬把部队开到海拔四五千米的高原“无人区”拉练。动员令一下,战士们热血沸腾,纷纷咬破手指用鲜血写“请愿书”。拉练中,恶劣的高原环境让部队死伤无数。然而伤兵区里听不到一声“痛”的叫喊。战士们紧咬牙关,浑身打战地忍着、忍着,整个部队笼罩在一片狂热的自我献身的骄傲感中„„

这是毕淑敏小说《昆仑殇》里的情节。当时读它时我的心情复杂而沉重。作家自己就曾是昆仑山上的一个兵,她在这部作品里表达了对昆仑山、昆仑军人、昆仑魂的赞颂与敬意,但我却分明读到其中难言的痛楚和深沉的反思。

在极端恶劣的“无人区”负重、负伤行军,痛吗?一定很痛。战士们能感受到痛,或许他们也曾呻吟。但是“一号”首长传令:凡是疼痛得受不了的,都可以哼哼,共产党员共青团员也可以哼哼,各级指挥官,要到呻吟最重的帐篷里表示慰问。这之后,“所有的声音都噎住了。痛苦中的士兵记起了自己的尊严,整个营地进入了死一样的假寐之中”。不愿当“怂包软蛋”的士兵们不再言痛,他们在自我牺牲的幸福感中,“痛并快乐着”。

这让我想起自己的一次手术经历。手术小,麻药都不怎么打,因而也就痛得厉害。我想

哭,但妈妈说“不哭才是勇敢的孩子!小伤痛都忍不了,怎么面对大风浪”。于是我故作镇

定、一声不吭。医生赞道:“这孩子厉害,好多大人都疼得哇哇叫呢!”我满腹苦水,却坚定、

自豪地把自己的舌头咬得更紧了。

是什么让我们不能坦言自己的“痛”?我们的文化里似乎有一种传统:对苦难的崇拜。

我们赞颂铁打的硬汉,鄙薄示弱的凡人;我们相信苦难是一剂良药,因而视隐忍为当然的美

德。这种观念无可厚非,可当这种传统被过分强调时,一种近似于道德绑架的东西就生成了。

导演贾樟柯曾一针见血地说:“苦难似乎是获得话语权的一种资本,因此便有人主动地去占

有苦难,把自己经历过的自认为风暴,别人经历的又是什么呢?顶多是一点坎坷。”于是乎,

许许多多痛着的人不得不“失声”,越来越厚实地包裹起自己的本能。

苦难与磨砺绝对必要,但沉默隐忍是否永远正确?矢口否认“痛”的人未必坚强,直接

喊出“痛”的人未必软弱。真正坚韧豪壮而不言痛苦的人像昆仑“一号”,从战争年代走来、

吃过真正的大苦,值得由衷钦佩;但是否也应尊重、谅解“说痛”的人?有时候,释放出心

声更利于战胜痛苦;有时候,脆弱的流露不应招致过重的苛责。痛了,就说,这是自然的、

真实的性情,也许可再锻炼,但绝对不必羞赧。

人生在世,痛是难免的。有痛,我们要坚强面对,努力克服。但请让我们拥有“说痛”

的权利和底气!

4. 痛出来的正能量

痛而直言,虽是天赋本能,但使痛苦流于浅薄;痛而不言,虽有坚强外表,但或许痛

苦深藏于血液而弥漫;只有痛而善言,将苦痛沉淀内化,再传递出一种“正能量”,方能合

理治愈伤口,避免感染。

“不幸的人各有各的不幸。”痛作为人感受生活最直接真切的形式,贯穿在人生的经纬

上。正如周国平所言:“人人生就是孤儿,为了爱去感受痛。”基于有所痛必有所爱,如何表

达痛是对爱更精彩的诠释?我的回答是,用“正能量”这个善良的形式。

直言苦痛之深,无论用多么厚重的文学,都无法企及善言的深邃。因为用华丽晦暗的文

字堆砌出来的不过是灾难中灰黑的幕帘,永远没有揭出光明,点化人们泪眼前的朦胧。被文

学评论家归类为苦难式滥情写作的青春文学日益泛滥,年轻的写手们,如郭敬明等,借着虚

化迷幻的笔触,营造莫名的忧伤的气氛,读者读完一连串的小说除了痛过的心和泪痕未散的

脸,还有什么可剩的呢?直言城市人的痛于围城中的人们有何益处?空留下似痛非痛的累罢

了。

不像海子,只需轻描淡写的文字,痛苦就完美地嵌合在积极的善言中,以一股“正能量”

永久留驻人们曾痛过的心。“面朝大海,春暖花开”“喂马,劈柴”轻快的善言淡化了诗人的

巨大悲伤,在痛苦的时代为众生吟出阳光般的善良直言。

伪言痛苦之多,无论用多么犀利的语言,都无法超过善良的有力。怒吼着揭开创疤引来

不过是一阵恶心的晕眩,善良的“正能量”一声呢喃,已经为伤口开出了一剂良方。少数网

民高举网络知识分子的大旗,实质是犬儒主义者与仇官主义者,抨击着高官腐败、官场黯然

的种种现象,痛心、痛苦何其多。但除了成功鼓舞个别“愤青”还能为国家做出什么贡献? 白岩松曾说:“一个国家就是好事不断,坏事连连。”时事评论员曹林曾积极评价国家在成长,

我们应与国家同进步共成长。那些揭示痛苦并提起治疗的人才是善待病痛的医者,而非只揭

人伤疤的恶棍。

自然,无事叙事、无情抒情的无聊分子,只是借痛苦这个庄重的词,填补内心的虚无,

而非善良之言。如杂志出现的“伪公知”,不能归入“正能量”传递者的行列。

痛而善言,将痛苦与哀愁沉淀,发出最炽热的积极光芒,是引导人们在生活的路上勇敢

前行的智慧,是对爱绝美的演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