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念我的母校系列一
初二 散文 929字 324人浏览 CK沈浩杰

怀念我的母校系列一

老同学来电话说想整点关于母校回忆的文字,让我也写点,可以是校园爱情的,可以是师生情感的,也可以是母校趣闻的,题材内容各种不限,沉思片刻给同学回了句话“写瓦哥可以不? ”同学是秒赞,表示一定,必须。

瓦哥其人真名,年龄于我等均是模糊概念,认识时候大约40岁左右,我们读高一。上至校长. 老师,下至校友,学生,均尊称其【瓦哥】,初中部,高中部概莫能外,认可度秒杀一切校草,校花,校霸。瓦哥其貌不扬,身高更是如笔者严重拖了祖国后腿,但瓦哥精力充沛,身兼数职,学校花草工,水管工,维修工,建筑工,有事客串保安等等,套用现在一句话就是处处有瓦哥的身影,社会主义的一块砖,哪里需要哪里搬。瓦哥为人内向中不失热情,基本上没什么言语,默默工作,和同学老师对面碰见总是在黝黑的脸上露出整齐的白牙憨厚地笑,但有个时候例外,那就是每天下午到晚自习之间看同学们打乒乓球,跳得比哪个都欢比哪个都吼得起,当然球技堪称一流,经常有些嚣张分子被直接虐哭。瓦哥还有个开心的时候,就是同学们有时候从家里带来点小特产,比如盐蛋,粽子,柚子什么那些与他分享,他总是像捡到宝一样的高兴,当然他不会只占同学们的便宜,经常会下厨做上几个拿手菜端到寝室里给我们吃,有时候要花去他好几天的工资呢。

瓦哥曾经给我上演过一场夜半惊魂,整个二中都晓得了,把我和他笑了半个月。那时候男生寝室条件差,没有厕所,晚上小解还可以在排水沟口解决,大号就必须去外面的大厕所了,一日半夜拉肚,难以忍耐,前往外面,恰逢男生寝室鬼故事大赛阶段,整一个脚打散散,结果要走到厕所时候忽然发现草丛里一条手臂粗的大蛇正在滑动,当时就懵了,捡了根树枝在手,结果肚内确实难受,又闻厕所中怪声不断,以为有人遇害,硬着头皮摸进去,大蛇还在向里滑动,扔进去树枝,大吼一声跳进去,准备开跑,瓦哥亲切的声音响起,哪个? 我咧个去,瓦哥你半夜两点迁根那么长那么粗的水管冲厕所,你精神确实好哇? 回寝室讲个兄弟们

听,一时各种版本半夜惊魂在校园内传播。现在想来瓦哥确实辛苦,半夜依然为我们劳作,辛苦辛苦。

今日小记,毕业14载,深深怀念母校的每一位老师,每一位同学,怀念母校的一草一木,敬以此文怀念那些朴质善良,辛劳的人们,我们的瓦哥,永远的瓦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