擦鞋的男人作文
四年级 记叙文 1486字 300人浏览 dong0606073134

擦鞋的男人作文 江苏省溧水高级中学 张子烨 如今,街道上,商店里,擦鞋的人处处可见。有些是中年男人,有些是中年女人,面对那些穿着名贵皮鞋的男女一路追问:“要擦鞋吗?” 我有幸看见了这样一个男人。 微微一瞥,便明晓他以之为生的职业——擦鞋。特征性的满手污垢,满头油渍,身材矮小,背着他的工具箱到处询问。手工制的粗布烂衣,不知穿了几年的球鞋,破烂不堪,更把他衬得瘦弱,凌乱,如身旁的一棵老松,弯腰垂首,全无精神之气。他的双脚在地上摩擦着前行,此时已是日暮之时,相信在一天的徒步奔波后,他已无力正常行走了。 他首先询问的是一位年近六旬的时髦老太,“要擦鞋吗?”他的声音一出口,吓了我一跳。模糊不清的口语,沧桑沙哑的声音,紧跟其后,一声尖利刺耳的辱骂又令我一怔。“没长眼哪!鞋子这么干净要擦吗!滚开点!”我低头看了看她那双崭新的红色高跟鞋,尽管带着少许灰尘,却还是那么的亮眼,不过遇上这么一个凶狠易怒的主人,怕也不能长命矣。 待我回过神来,已见不到他的身影。我正惋惜这次无结果的历程,一声响亮的责骂灌入我耳,一个熟悉的背影出现在离我10米远的店门口。店主一手抓着他的工具箱,一手挥舞着,撵赶着他离开。他被推搡到门外,眼巴巴地盯着店主手上的工具箱,店主不耐烦地将工具箱扔到了门外的垃圾箱里,用他粗犷的嗓音喊道:“别妨碍我做生意,到别处要饭去吧!叫花子!”我很诧异他没有反抗,也没有愤怒,甚至连一丝恨意都没有,他反复嘀咕着:“不来了,不来了。”边踱到垃圾箱旁,拾起他的工具箱,重新背上肩,继续向前走。 我不知道他一天要被拒绝多少次,拾工具箱多少次,我只知道他被拒绝后的背影值得同情。 街上的人越发稀少,他孤独地走在人行道上,暮色勾勒出他的背影,把他的身影割碎,拉长,零碎地落在地面上,写满了凄凉与感伤。我踏在他的足迹中,静静地看着他。 他缓缓地走进了一家小饭馆,主人在忙着点菜,没有顾他。他看到了—个鞋比较脏的男人,低声问道:“要擦鞋吗?”男人带着浓烈的烟味,哼了声“嗯”。他的眼中闪过一丝惊喜,转瞬即逝。他默默地拿出小板凳,坐下,娴熟地擦着鞋。男人一边和朋友谈笑风生,一边转身面对他,用不耐烦的口气问他:“好了没?快点!”他一边答应着,一边加快了速度。一会儿工夫,他起身拍了拍裤子,站在男人身边。男人收起脚没有理他。他一声不吱地站在身边,波澜不惊的脸上写满了淡定与平静。男人摆起了脸色,黑着脸,扔给他几个硬币,骂着:“真是烦死了!”他拾掇了工具,一声不吭地走了出去。 我想,我无需再跟了。他的经历虽值得同情,() 但他的感情好像已被世故的社会消磨没了,他的麻木与顺从,他的卑躬屈膝,他的连声诺诺,面对同是男人的要求与唾骂,他的平淡,他的尊严消失殆尽了,被活生生地剥夺了。我不知道他是如何依靠这个灵魂出窍的肉体存活的。 这让我想起了我曾见过的乞丐,四肢完好,正值中年,却因家境一时的窘迫而无端端坐在马路边寻求施舍,这是何等的可笑!当他见到与他同龄却事业有成的中年男人时,不知是否会产生一丝羞隗或是伤心;抑或退一步说,当他花着别人的血汗钱时,不知是否懂得节约一些,存储一些。与其说他的尊严被社会磨灭,吞噬,而他正在索

取社会的偿还,还不如说他是在自甘堕落,耗尽了自己仅有的尊严。所以,他才一无所有。 人们常说,有些东西失去了才懂得珍惜。尊严这东西,拥有时不会珍惜,失去后也不会明白它的可贵。我着实明白了丧失尊严后麻木的可怕。 天黑了,正值华灯初上,我踱着步走在路上,好好欣赏着夜景。我不知道,这夜景正把我吞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