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条小路
初二 散文 757字 546人浏览 zheng1311313

那条小路

从宿舍到教学楼会需要经过一条小路,路的两旁植有南方特有的桂花,夏季倘有风的日子,穿一袭白色长裙行走于这小路、这树下,安静而美好。呼吸着这浓香馥郁的甜腻,想着这一刻无论是个人还是世界都呈现的美好,让人心宁。总是惦记实现这样的情境,这样的情意,如诗般“人闲桂花落”。

可现实离我们所想的永远差那么致命的距离。现在,更多的是睡眼朦胧挣扎着起来,郁闷的挤着食堂,随意的听课,无趣的闲暇。若是碰上了雨季,这样的烦躁便会愈加明显。于是反思,我是不是太急了,当真要慢一点,再慢一点,行走在慢生活中去闲听路旁的花开花落。可是每当那些被我们称作“别人”的人推搡你急匆匆的超过你向前时,看着“别人”渐远的背影像是在讽刺你引以自持的美好。于是又在反思我是不是太慢了,当真要快一点,再快一点。接着之前的急躁又再现了。而却只能无能为力。在这反复中迷失自我,犹如惊落下的树叶陷入湍急的河流中,原以为可以走得更远,却也只是随波浪起伏不定,半分由不得自己。

从还未来时,在灰蒙蒙的天空下那光芒般的臆想,决心一定要亲眼看看如诗般的季节飘落的是何种颜色的花,如诗般的少女飘扬的是何种灿烂的裙摆;一定要亲耳听听时下最流行的音调;一定要亲手触摸那古老与气息下的那份崇高。从还未来时,无论是何种想象总会断下,却也不曾遗憾,总想着日后,绝不让灰蒙蒙的天空再读到一张茫茫然

的脸。

现今,再抬起头面对如此明亮的天空,但只是眩目得我睁不开眼,只是低下头,眼角润下的泪,不知是生理上的还是心理上的,只得埋头行走,不停地行走。

或许这就是我命定的道路,无论与臆想的多么不同,只得行走。即使在湍急的河流中,漂浮不定,也要在某一时刻,扎根于河流中的泥土中,只要足够强大,我便要在波涛中长成参天大树,迎着风,从中蜕变。

然后,在某一有风的夏日,着一袭长裙亭亭于树下。

王增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