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梦作文
初一 记叙文 1583字 106人浏览 8765bxy

旧梦作文 山东东营市一中二月文学社 攸离 “您好,您拔打的电话已关机。” 电话那头,除此之外,再无回音。 或许,时光是世间最固执的旅人。 他跋涉一路,丘陵瀚海抑或是漫漫黄沙,停在一个又一个黄昏的旅馆,泊在一双又一双多情又孤单的眼眸。伴侣众多,却从未有什么能止住他漂泊的脚步。他施予你的童年只是漫漫人生中的一个短暂片段。在此之后,残存一截只可痴望却永不能接近的旧梦。 他,永不回头。 我们总是高喊着要现在,固执地逼迫自己不去回忆往事。这,究竟是坚强还是因了恐惧而故作的冷漠? 远走,固执得只剩一个身影。回望,童年是夜半时分的街,摇着几点纸醉金迷的光,却空无一人。就是这么直率又残忍地告诉你,再也回不去。 给童年拔个电话,那端会有过去的自己接听吗? 某日下午。小雪。晴。米线店。 砂锅里的米线还未变凉。店里无窗,隔着升腾的热气和那道门看到了你,然后神经质地笑出声来。是的,你的打扮实在太傻气了。两个羊角辫上不安地立着粉色的头花,那艳丽的粉色俗之又俗,你身上穿着大大的花棉袄,脏兮兮的布鞋在自行车后座上后加的踏板上蹭来蹭去。骑车的是你爷爷或姥爷吧,笑了几声,载你远去,热气未消散,那道门也永不会消失。我认识你吗?不。我看着你笑不只因你的傻气,也因你像极那道门里永远不再童年的我。 米线变凉,热气消散,世界清晰起来。有那么一扇门,我们一旦跨过,便永无回路。 捧着听筒,未找到过去的自己,却只听见一句冷漠又格式化的声音, “您好,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硬木茬一样尖锐地刺进柔软怯弱的自欺欺人的痴望中。 是的。关机。 我不能再扎那样的头花,再穿那样的衣服。但等有一天我敢于反抗世间的冷眼与嘲讽时,当我再扎起那样的头花,穿起那样的衣服时,却再也找不到那个骑自行车带我玩的人了。 他早已成为一张黑白照片搁浅在记忆里。 时光带走了他。时光带走了童年。 我们输给的,是匆匆的时光。或许我早该承认,或许我早已承认,所以回忆不知寄往何处。所以戴着艳俗的粉色头花,穿着大大的花棉袄对着那张黑白照片傻笑。 那时的我扮演过大树,扮演过金鱼,还有台灯、盆子,很多很多。但我最喜欢扮演的,是蛾子。不用夸奖,只要让这只蛾子能安静飞就好。 后来有一次我又心血来潮地扮演起蛾子,但冷眼和嘲笑压得我飞不起来了,只能躺在地上佯装死去。 或许那只蛾子不愿醒来。或许我心底一直在奢望,奢望那个电话的接通。 但我们都知道,再也不会接通了。 再也不会有那样孩子气的玩笑又红着脸的和好了;再也不会坐在一辆旧旧的自行车后面的儿童座上了;再也不会有成为超人拯救地球的纯真幻想了;再也不会露出傻气又幸福的笑了;再也不会穿着纸做的衣服在舞台上得意扬扬地扮演一棵树、一盏灯了。童年,再也不会回来。 记得《重庆森林》里的小警察说过,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在每一个东西上面都有了个日子,秋刀鱼会过期,肉酱也会过期,连保鲜纸都会过期。我开始怀疑,在这个世界上,还有什么东西不会过期?” 电话的提示音过后,一阵忙音。最后,是一片令人心凉的沉寂。 或许童年就是如此?有那么一天,我们的世界里短暂地出现了一段忙音。我们一遍又一遍疯狂地尝试着,手被键盘磨出了血却仍是心有不甘。最后,时光向前,坚持成了痴望,固执成了沉寂。 电话不再拔得通。认识了新的人。有了新的梦想。臆想中最好的自己变了模样。记忆变厚,纯真变薄。习惯早起看看崭新的日出,清晨去散散步。拿着相机到处乱逛拍下一闪而过的风景。邮筒里有了朋友的信件。搬离了童年的楼。陪父母过了几个母亲节和父亲节,或许过着过着会恍然发现,自己也是母亲或父亲了。 就是这样吧。 或许电话那端只是一场好梦。放下话筒,是不同的明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