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殊的春天作文
初一 记叙文 2063字 262人浏览 潇湘馆侍者2

[特殊的春天作文]

没有去北京大学的人永远体味不到那里独有的风情和北大学生拥有的气质,特殊的春天作文。正是阳春时节,我又一个人独步在北大那弯弯曲曲的小径上。小径两旁人来人往,春天的北大向我透出了别样的风情:你看,那风格特异的老式建筑,处处蕴涵着古色古香的气味,令人耳目一新;新式的建筑一座座耸立之至,仿佛想到了里面一片片浓重的知识气息,我常想,能漫步在北大那大大的图书馆里,小声地不打扰任何人,只在那细细的书架边缘徜徉,我不想再费心思去认真研究什么书,只想在书架中用目光轻俯每本北大的书,闻闻北大独有的书香味,只想看看那些大学生是如何聚精会神地读书的。走着走着,便来到了未名湖处,那里的湖并没有西湖般来得静、来得大、来的美,却拥有一种任何湖都不具备的美:那种古朴的文学气息我笑了,难道这湖也感染了北大的气息?!正在我思绪万千的时候,几个大学生从我身边走来,男男女女的,好象在议论着什么事情,我偷偷跟在他们背后,吸引我的不是他们的穿着和所谈论的内容。吸引我的是北大学生身上独有的气质,他们谈论的声音并不大,看出了他们长久养成的文静,他们的深情,他们的足迹都成了我向往的地方。想读北大的书,更想读北大的人。谁料我今有幸,先读了北大的人。我清楚地听着他们的谈吐,看着为唯有北大学子才透露的气质,不言不语。他们仿佛看到了身后的我,转过头来,亲切地问我怎么回事,哪个女生也问道:小妹妹,是不是迷路了?我愣住了,尽管我再好的口才也压不住他们的一声言语了,我只好使劲地摇摇头。他们仿佛看出了我的不舍与难为情,那个姐姐从衣袋中取出了一个小小的徽章,上面写着:北大,自强不息等字样。他们走了,留下了一串串足以令我深思的背影。他们不再回头,似乎是执着的体现,我轻轻地把那个徽章扣在衣服上,不想抹去那个女生留给我的北大指纹,不想抹去那溢了北大气味的东西。落叶纷纷而至,只残留着些青色的小树叶,那片淡黄淡黄的树叶落在了我的手里,对于上天的恩赐,我非常珍惜,小心地放在书本内。春天似乎被北大也弥上了一层神秘的气息,今天的经历,北大的足迹,学生学子的相遇,好似在为我搭线。我相信春天会为我继续,在下几个春暖花开的日子里我会正式踏入北大。萧索单调的冬季里,总是在盼望春天。盼望她的草长莺飞,丝绦拂堤,盼望她的千树琼花,碧波涟漪,盼望她的兰馨蕙草,润物如酥;盼望她的春色满园,落红如雨,中学生作文《特殊的春天作文》。如今,春天即在眼前了,一伸手便可触摸到她湿润的发梢,感受到她温暖的呼吸,可春天,到底是怎样的呢?春是悠然自得吗?春水碧于天,隔船听雨眠。春水粼粼烟雨蒙蒙的江波之上,人儿悠哉游哉地在画舫里听雨而眠,雨也怡然,风也缱绻,是何等的惬意,而有约不来过夜半,闲敲旗子落灯花,又是何等的悠闲。还是万物复苏?竹外桃花三两枝,春江水暖鸭先知。小鸭子入水了,岸上桃花点点枝头,春意盎然。几处早莺争暖树,谁家新燕啄春泥。小燕子回家了,呢喃着搭着新窝,鸟鸣山涧,春回大地,花也粲然,燕也欣然。春是情意切切吗?夜月一帘幽梦,春风十里柔情。似是月光如水的夜里,独对绣帘而作的清幽美梦,又似是十里春风扬州路上的,一片若许柔情。还是不解风情?花褪残红青杏小&&多情总被无情恼。满枝的海棠,你又怎舍得一夜之间将她变得绿肥红瘦?夜来风雨声,花落知多少?!,一抹明媚的春光,竟无法留住这纤弱的美丽。片片落红如蝶飞舞,萎地无声,捡拾起飘零的花瓣,任忧伤满怀。春是离人眼中的一滴泪吗?春衫著破谁针线,点点行行泪痕满。孑然孤客,长年漂泊,感伤春日又将过,有家归未得,春衫破,无人补,伤心泪,满衣服。细看来不是杨花,点点是,离人泪。 杨花三分春色,二分落于尘土,一分细随流水,花已落尽,待凝眸,分明是离人清泪。还故人是襟前的一枝花?春风知别苦,不遣柳条青。春风定是知道了此去经年,应是良辰好景虚设,故迟迟不舍把亭旁的柳枝变青。可是十里长亭外,故人终须别,那么,就折一朵相送的花,把祝福别在襟上吧,而明日,又隔天涯。春是一纸写意渲墨吗?日出江花红胜火,春来江水绿如蓝。嫣红如火的江花星星点缀着碧蓝的江水,水流云在,春日的阳光淡淡洒在江面上,一抹微红粼粼而起,让人见了,

都想拿起水墨画笔,把这幅美景临摹带回家。还是一卷工笔勾勒?一树春风千万枝,嫩于金色软于丝。春风轻柔,杨柳垂丝皆画,不知是谁的纤纤素手,将这千条万条的柳丝染上了青翠,嫩黄?信步雨后的古桥上,芬芳素雅,仰望斑驳的松枝间,月朗星稀。春,暖人心脾,沾衣欲湿杏花雨,吹面不寒杨柳风。春,稍纵即逝,林花谢了春红,太匆匆。所以有花堪折直须折,莫待花落空折枝。春,沁凉润透,天街小雨润如酥,草色遥看近却无。春,酒里飘香,借问酒家何处有,牧童遥指杏花村。春,魂牵梦绕,春归何处?寂寞无行路。若有人知春去处,唤取归来同住。&&呵,我试着要解读春天,可我发现她太绚烂,有没有这样一支笔,能画出柔媚欲滴的春色?我又发现她太短暂,有没有这样一扇窗,能留住一纵即逝的春光?一季季的春来了又去,去了又回。究竟春为何物,我想,你我心中,早已有了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