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道西风之火树银花
初三 其它 2273字 70人浏览 一丝云龙

古道西风之火树银花

那些树木,那些花儿,在西风繁冗的记忆里,疯狂生长,郁郁葱葱。

——梧桐

西风不到一岁时就随着父母外出闯生活。在攀枝花呆了三年,所以算起来,她也是个老江湖了。

四岁左右时西风说着满口的四川话回来了。很拽。火车、轮船以及公园在西风小小的脑袋里存留了些许零碎记忆,让她在那些没出过门的小P 孩面前挣足了面子。不认识的叔叔阿姨在家里来来去去,西风对这些全无兴趣,她也听不懂小伙伴们说的话,虽然那才是她的家乡话。

无聊的过了几天,西风开始对门前的四棵高大的梧桐有了兴趣。那梧桐真的是又高又大,几个抱都抱不过来,四棵树一字排开,威风凛凛的站在西风家和叔叔家门前。 四棵树里有一棵稍小一点,于是西风就有了征服它的念想。

她想,我应该爬上去看看。可是梧桐树离地两米多的地方都是光秃秃的,没有枝丫,西风天天的在那蹭啊蹭啊,终于也没了兴致。

好在又有了新发现——树下来来往往的蚂蚁遭殃了。

拿根小树枝,吐一口唾沫,蚂蚁的末日就到了,不过西风一般没那么猖狂,都是折腾两下就放了,不会送它们上天堂,但这也够它们受了。再就是用泥巴捏个小方框,抓几只蚂蚁放进去,上面拿个纸片盖上,放几粒米饭,关它几天再放回树下,这也是西风常干的事。

在蚂蚁面前,小时候的西风的确是个十恶不赦的坏蛋了。

后来西风上学了,和西风一起的,还有哥哥两个堂妹,于是每天放学了,这四个小家伙就搬个小板凳,坐下梧桐树下写作业。写完了作业,四个人就在树下抡圆了腮帮子唱歌。西风隐约记得,那时候缠着哥哥学小城故事,星星点灯,有部电视,片尾曲非常好听,小家伙们也很快就学会了。现在,那首歌叫什么早忘了,歌词曲调也没了印象。

悠闲的日子总是过得飞快。一年级还没有读完,西风转学去了外婆家,当时并不明白为什么,陌生的环境让人恐惧,不知道过了多少天,西风终于逃学回了家。十几里的山路,此前从未一个人走过,但在那个阳光明媚的早晨,西风走得义无反顾。当然这次逃走是不成功的,走了没多远,大表哥就跟上来了,送西风回了家。

可是回了家又如何?没几天还是给送了回来。那个时候,西风说自己是不懂的。 于是,梧桐的记忆,就此结束了。

时光忽忽悠悠的过,记不清是几年级了,西风有次回家,那棵小点的梧桐竟然倒下了,之后一年多,另三棵也跟着倒了。

西风说梧桐是美丽的树,干净挺拔,大大的叶子像手掌一样,秋天了,风一吹,厚厚的铺得满地都是,漂亮极了。

但是关于或者无关于梧桐的生活,随着一字排开的那四个疤痕,终结了。

——杜仲和银杏

西风不记得是什么时候开始关注起屋旁那几棵不起眼的杜仲来了。

有那么一天,西风在树下捡了片树叶,随手撕开竟然发现中间的有丝,这太神奇

了,西风从未见过这样的叶子,于是小心翼翼的再撕开,还是有,白白的丝牵连着绿绿的破碎的叶子。那个时候西风还不知道有藕断丝连这个词,于是从此,西风开始关注起这几棵树来。

数日之后,西风再次有了惊人的发现,不仅叶子,树枝折断后也会有丝。西风就拿着根小树枝一节一节的折,中间的的树骨头断了,外边的那层皮却由白白的绵绵的丝牵连着,不使劲它还真不断。

很久之后西风想,杜仲还真是种倔强的生物。

其实西风对银杏的记忆很淡。

据说银杏是很珍贵的药材,爸爸却不知从哪儿弄来了两棵,栽在屋子前,长了一人多高。爸爸很喜欢那两棵银杏,轻易不让杀伤力很强的西风靠近。

银杏的叶子的确漂亮,无论是夏天的绿还是秋天的黄,扇形的叶都乖巧安静得让人疼惜。西风偶尔会偷偷靠近摘一两片夹在书本里,当然不敢再有其它造次。

就是现在,在西风的小学课本里,如果你够幸运,还能翻到泛黄的银杏树叶。

——芙蓉、牡丹和菊花

芙蓉在大门正前靠右一点,旁边是一棵茶树。记忆中芙蓉的叶子挺大,枝丫有半人多高,6月的时候开花,粉色的花朵儿不妖不艳,一蓬一蓬的,紧挨着旁边修剪得浑圆的绿油油的茶树,很是美好。

偶尔会有人过来偷摘,若是被西风抓到,定是要破口大骂的。

牡丹的来历却很不寻常。是西风和哥哥在外婆家的后山玩,无意中发现的。当时的牡丹是盛开的,俩小子立马被它的美所震慑,围着它看了好半天。

看过了也就过了,西风并没有想过要占有它。但是不知过了多久,有次西风回了家,哥哥指着那株植物说,我把它挖回来了,爸说这是牡丹,我们家很少见的。

此后,两兄妹就跟供个菩萨似的供着它,第二年开花了,虽只有一朵,心里还是跟吃了蜜一样甜。

菊花对西风而言则是个惊喜。放学回家远远的就看见了,白的黄的,不是几朵,而是一片。菊花有种莫名的香气,是西风喜欢的味道。

那样的盛开西风迄今为止只看到过一次,明媚的阳光下金灿灿的花儿迎风招展。 一次,亦足矣。

仙人掌是后话。西风自己放学路上从别人家那里偷偷掰了一块,回家找了个破瓷盆种上。

最不受重视,却潇潇洒洒的一直存活至今。

其它的,一切,都不复存在。

修路是好事,修到家门口也是好事。西风说公路的尽头就是她家和叔叔家,明眼人都看得出来,没有必要铲除家门前那些无辜的树和花。

可是,这样美的风景,却碍了别人的眼。爸爸不在了,某些人大手一挥,那些高大的矮小的,娇艳的淡雅的,都随着挖土机的轰鸣声永远的消失在那些飞扬的尘土中。

其中也包括西风美好的悲伤的童年。

“如果伤害我对你有好处。我心甘情愿地被你伤害。可是伤害我。对你究竟有什么好处呢?”

西风想,有些事的确是让人无法原谅吧。哪怕你们的血管里流的是同一个祖先的血。

偶尔,西风觉得也许应该趁自己现在还年轻,回家再种上那梧桐,那银杏,那杜仲,那芙蓉,那牡丹,那菊花,等有一天西风也老了,就回家,坐享那一院清凉,一院幽香,一院安宁,一院酸甜苦辣的回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