泡沫泛起的夏天
初二 其它 1610字 68人浏览 亭颐玉器01

今天是我17岁的成年礼。整个海底宫殿都装扮成了纯白色,挂上了纯净的丝纱。东海,南海,西海都有所代表来参加我的成年礼。大厅早已装修完毕。北海女神的塑像也发出耀眼的光芒。那由珊瑚缀成的王冠戴在女神金黄的秀发上。眉间那一点纯白色是代表着皇权,更是高贵的象征。今晚,我将从北海牧师的手中接过那奇幻的成年手杖。

侍女们打开了房门,一个挨一个地走进房间。她们手中盘间的珠翠罗绮,是那般的耀眼,刺痛我的眼睛。

“你们都下去吧!”我挥挥手,倒在一旁从南海送来的丝绸软垫上。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而接下来,我看见了她。她手中捧着的是西海特产的波斯长裙。那灯笼袖配着微微米色的珍珠,在太阳光下映在水中小小的光亮。没过脚跟的长裙正是我最喜欢的款式。我马上把它换上,吧盘起的头发散落下来,披在肩膀上。金黄的卷发衬着白色的波斯长裙,完美的搭配。

“你很喜欢它。”语音刚落,她变成了一个巫婆。黑色的斗篷,尖尖的长帽,扁平的长靴。着实把我吓了一跳。空荡的房间,此刻只剩下我和她。

“你妈妈也很喜欢它!”她走过来,托起我的下巴,仔细看了很久,“你和你妈妈很像!”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看着她那双眼睛,深邃又阴沉,又有着那么一点桀骜。一瞬间,什么东西攫紧了我的心脏。我怕她,是的,我怕她。

“你不想你妈吗?”她似乎看出我怕她,又说道"我是你外婆,难道你不知道吗?你不认识我吗?”这是多么的惊讶。

“不——我不知道。”17年来我一直都居住在这里。花园,宫殿两点一线的循环着。从来不知道自己的亲人在哪里,是谁。我只看到过我的父亲。17年来,他就跟我说过一句话“丹妮,快快长大。”这是他唯一跟我说的话。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时候不早了,你先睡吧!明天我再来看你。生日快乐!”外婆走了。

马上,我就入睡了。梦,我做梦了。梦里有许多摇晃的绿色光晕。后来我渐渐看清楚了,那是一整片巨大而安静的森林。树影摇晃成的海洋,朝大地的尽头倾斜着那滚滚而去的绿色巨浪。我,看见了妈妈独自坐在草坪中央,这是陆地!我张口叫着,喊着。她没有听到。它被一层膜搁在了里面。眼闭着,微笑着,那份宁静,那份和谐,那份温暖,如一杯温暖而甜蜜的糖水。外婆走到了来,她指着妈妈说,这一切都是有妈妈自己选择的,他放弃了北海女神神圣的遗位,来到这里镇守河精,妈妈一守就是六十年,竟还是看不出年轮带来的痕迹。跟以前一样红润的肌肤。我走上前去,把手放在膜上。膜破了,妈妈睁开眼来,看着我,哼起了北海之歌。她的眼神一直停留在我的身上直到他成为泡沫,打着旋飞上蓝天。妈妈完成了自己的使命。在她刚才呆过的地方只留下一颗炽热跳动的心。上空一直回旋着哪一首《北海之歌》。我被那一层膜托起,在上空中,我看见了那滚滚而去的绿色巨浪,那么绿,那么多,那么久。

我睁开眼睛,不敢相信刚才发生的事情是真的。我看见了外婆,她就站在我的床前。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外婆!”我抱着外婆,紧紧的抱着她,生怕她离我而去,隐隐约约地我感到一份莫名的触动,无形的压力。“不要,不要!”我似乎已经明白了什么!

“孩子,振作点,这是你自己的选择。”外婆递过一块白色的小包裹。透过那层薄薄的丝巾。那血红色,那不停地跳动,我颤抖着接过包裹,把它放进檀木盒里。望着还在跳动的心脏,我抹去了眼泪。第一次来到父亲的宫殿。

“你真的也要去!?哦,好吧!你已经17岁了,是吧!”父亲摘下月牙形的眼眼镜,一直看着我。那双眼睛多像外婆啊唉!父亲擦拭着我的成年手杖。把它递给了我,我双手接过。在交接的那一刻,我看见父亲那庄严,肃穆的脸上闪过一丝的悲寥,一丝空虚的情感。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去吧,你的选择一定是对的!”父亲过身去,眼神落在他那副月牙形的眼镜上。这句话是他在17年来第三句话,也是最后一句话。

我游向水面,探出了头,拨开了外婆给我的药瓶,一口饮下,苦涩而冰冷的汁液。我被一层膜托起,置在陆地上,

我最后看了一眼北海,在那块海面泛起的泡沫,我看见了父亲的脸庞流过一滴眼泪混入了泡沫内。那个夏天,那个泡沫泛起的夏天,和着我的心跳声剧终在北海的夏天。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