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声音的诗
素材 1471字 457人浏览 Apolloflora

篇一:涨潮的声音




阴沉的天
母亲在灶前不断将自己折叠
父亲把她当木柴,不停地往灶里添

风雨之外的日子
父亲用宽阔的胸膛,停泊干涸的河床
种下幸福和痛楚的种子

父亲的面庞是一方干瘦的塬
任凭汗水崎岖蜿蜒
多年之后,我突然明白
海水的源头,海水的咸



撑一叶扁舟,划出一片海
头顶的月光,那么安详
可是母亲的守望,挂在天上

梦里,故乡总在隐忍的春色里
我独自在陌上
蹑手蹑脚,不敢呼喊
生怕一不留声,吵醒你

我不知道,梦里和梦外
哪个离你更近,哪个离你更远



梦,不能缝补剪断的日子
思念被月光反复揉搓、浣洗
我内心充满涨潮的声音
抹不去的记忆
一声,两声,声声清晰

想用一江蓑雨,给故乡
裁剪件衣裳,翻遍箩筐
没找到浓郁的云
从翻开冬天的书页起步
就等待黎明迈过半坡的雨



最初的那条小河
在岁月深处搁浅
如今回首
故乡那幅年久失修的素描
在黄叶蔓舞的秋风里
锈成一抹斑驳的离愁

想家的时候
我独自翻阅儿时的路
那里总有永不凋谢的春色



归家的心情
总是止步于
父亲脸上的沟壑纵深
那是一道道永远也爬不完的山啊
我从早上
一直爬走到黄昏


篇二:声音


上天注定了什么
又刻意的拧乱了什么
一厢童话  隐隐待阁
任凭  寂寞很深
更却  无缘聆听

沉默纠结着 心灵
把言语判刑
无序的日子里
你  颠倒了黑白

我脉搏中的  咿哑
凝结成专属的  你
安静  以往事滴滴答答
谁在心上不停的执笔
篆刻了  一段不朽

问开口的疑虑
如手指圈起的纹路
细腻般着疼痛
莫说今生  已啼尽红梦


篇三:内心的声音


请你张开你的耳朵
也请你打开你的心
去听她心里
真正的呼唤
而不是她
嘴里的口是心非
她会看着你转身
然后她跟着你转身
当侧身而过的时候
你看不见她的泪
滂沱在脸上心里
如果你喜欢她
请你多陪她
如果你喜欢她
请你多宠她
如果你喜欢她
请你多让她
如果你喜欢她
请你去听听她内心的声音
那是呐喊
请拥抱她

在爱情里
总是彼此伤害
彷佛这样才能证明
自己爱得激烈爱到轰轰烈烈
可是
爱情里没有孰对孰错
爱情里更加没有你
比我多我比你少
你爱她
她爱你
如此就已经足够
不要试图让彼此的伤害
让彼此更加脆弱悲伤
你们彼此相爱
你们需要的是
温暖是幸福是甜蜜是快乐
不是伤害
不要用沉默宣战
不要互不相让
更不要什么话
都不讲就冷漠离去
要知道
你离去的时候
你的眼睛起了雾
她的眼角泛着泪光
越是安静战火就越传
这是冷战也是彼此的伤害
无论是怎么的复合
那些伤口曾经存在
抹不去
请跟她一个拥抱
用你的拥抱去化解
她心里的悲伤与眼角的泪水

她喜欢你
她绝对不会
拒绝你的拥抱
她只会害怕你的冷漠
转身无声安静
请记住
相爱的人不要轻易宣战
因为冷战带来的伤害
超出你的预计
也请记住
只要你喜欢她
没有什么是你接受不了的
只要你喜欢她
就喜欢她的一切一切
那么她所有的小性子
所有的坏脾气
所有的臭毛病
在你眼里都是撒娇
也请记住
她喜欢你
她需要的不是你真的转身
她嘴里说着的
也不是她的真心话
她只是想你宠她
想你抱她
哪怕
没有道歉
她只是想你宠她
想你抱她
哪怕
没有道歉


篇四:心碎的声音


我听见自己心碎的声音
高脚杯华丽的转身
一道魅影
落于足下

溅出
片片红色的
眼泪

有你以前的

我现在的

心碎的声音
美丽的天涯海角
将为我
轰然

关上大门


篇五:落雪的声音


听那
扎起的耳朵
静静地伫立在河边
睡着的水
覆盖起一层层柔软

听那
扎起的耳朵
挂在料峭的树枝上
叩响着片片叶子的门窗
捂着一个来年时的梦

听那
扎起的耳朵
埋头在厚厚的土壤下
枕着一丝丝幻想
滋润着丰收的焦渴

听那
扎起的耳朵
飘在无人的山顶
肆虐呼啸的风
沉淀着历史的沧桑和现实的骨感

听那
扎起的耳朵
爬进满是灰尘的烟囱
落尽欢声笑语中
融化在每个幸福的心底

听那
扎起的耳朵
牵着透明玻璃的手
俯视着车水马龙
安逸着整个城市的脚步

听那
扎起的耳朵
跟着双行的脚印
倾听者喃喃细语
温暖了两个人冬天

听那
扎起的耳朵
飘飘、洋洋、洒洒
装载着寂静
一路伴行
静谧了整个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