拿什么承担生活
初三 散文 1897字 104人浏览 牡丹牡丹3

坐在回家的列车上,头靠在坐靠背上有些昏昏欲睡之感。正要见周公时脚却被人碰了一下,生平最憎恨就是在我睡觉时被人弄醒。

此时我以睡意全无,睁眼看看对面坐的人,鸭蛋脸形,眼睛肿肿的露出一条小缝,说不上是樱桃的小嘴还在那自言自语的说着什么,手也在不停的在自己的腿上拍打着。用我的判断就是一个神经病!

哪知我判断还能这么准,我竟也有些奇怪那考试时我怎么判断不准题呢?!坐在旁边的同学在包里拿出的本子划了几下撞我的胳膊让我看,我斜眼看去:“她是不是受打击了?强奸了?吓傻了?”夺过同学手中的笔“应该不是吧!黄书看多了吧你!”我用笔尾敲了一下他的脑袋,我们相视笑了笑,他看他的黄本,我看着窗外匆匆倒退的林子。一晃而过的林子又给我种要睡着的错觉。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竟在我又要睡着时她又喊了起来。她的喊叫惹的阁格的人都往我们这瞧。我也精神了,一个机灵坐直了要下滑的身子,眼睁睁的看着眼前这女孩。

她嘴里到底说的是什么,我离她够进,但就是什么都没听到,总觉得她的智商可能也就是十多岁孩子的智商。说着说着,竟从她那肿眼泡里挤出了眼泪,泪流多了,鼻子里的液体也跟着出来,泪混着那粘粘的液体在她的嘴角流过,当时我在心里作着千万遍的呕吐状,想移自己的视线,但也不知她对我下了什么迷药竟能在心里作呕时还盯着她看,对男人都没提起过这么大的兴趣,对她一同性竟看得这样“津津有味”,什么思想!这样让我更能好好的看看着眼前的女孩。五官在她那鸭蛋的脸上长的还是很匀称,从她言语间隙中也能看见她的牙齿算是白的那种,长发有些零乱在后用红色最古老皮筋绑着,身穿劳动布料的衣服,在上衣左侧还有亮片堆成的花,那花有从窗外倒退林子里透过光的照耀显得有些刺眼,让我有些不敢多看那是什么花,脚下穿的也是普通的步鞋,里面的红袜子也不小心被我给瞄到了。我正想再仔细的端详她一下时她竟左手擎着右手用嘴在自己的胳脘上狠狠的咬了一口,眼里充满了杀气看着我,“干什么?我没惹你啊!别过来!”心里想着身子也向靠背上靠了靠,让自己能有些底气。她松开口还用手揉着咬过的地方,一个口形的印子在胳脘上清晰可见,我不禁有些胆颤,有手掐住了旁边同学的衣角。但她没有向我攻击,还是在那里不知所云的说着我们听不懂的话。

“哎!被气的!自小妈就和别人跑了。”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那这是精神不好喽?”隔道座位的学生模样人问。

“恩。看了多少都没用啊!这不领她到哈市来看了,药费太贵,就回来了。”

“去看看心理医生吧。孩子怎么还能气成这样呢?”坐在学生对面中年妇女说道。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哎!……”妇人一句话换回瘦老妇人的叹气,用她那快有铜锈的衣袖角擦着眼里的泪。周围人也静了下来,自己都在想着各自心事,我也把头向了窗外看风景。

“啊!”

女孩的喊叫又让我们没有准备,都把目光重新放在了她的身上,这回她使劲的拍打着和她在一起的干瘪老妇人。我们也都显得有些司空见惯了。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这就是中国人?!

他们依旧是在有一句无一句的说着女骇,也有更多人投去同情目光和声声叹息。

在一个我不知道的名字站干瘪妇人领着鸭蛋脸女骇下了车,我一直看着窗外,这站应该是个够垃圾的站,要不怎能连站牌都没有呢?!而且满地垃圾还不时随风在地下回旋几圈。几经回旋还是回到原点,人也是这样,爬不动了,我们就原地打,在痛苦挣扎着,周而复始的回旋。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看!她还能听懂话,那就还没太神经。”这是车上人留给鸭蛋女骇的话。

车在向我回家的路开去,眼前的景象也在慢慢向后移着,地上垃圾有车轮的带动回旋圈子更大,也有了些高度,车过后就还是在原地。

不知怎的,那鸭蛋女骇样子总是在我眼前荒动,她咬自己胳脘时的样子刻在了我心里,她要怎样去过活?拿什么承担生活的重量呢?要靠干瘪妇人吗?还是靠她那不务正业的老爹呢?还是靠那初中还没读完在外打工弟弟呢?她不能承担生活给她的重量,反而要她的家人来替她承担,生活给我们的真是这么的平等吗?上帝是不是在这人的身上失去了原有平衡呢?我们在苦叹日子的艰难,那她和家人呢?我们苦短在他们眼里很是微不足道。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车上人还在议论着鸭蛋女骇,说笑着刚才是怎样在毫无防备时听见她的喊叫,说着她那和年龄不相符的相貌,他们竟也奇怪一个神经病人还能听懂别人的话,这样一来他们反倒觉得是她在装傻,想要骗过补票……七嘴八舌太多了,听的心烦,头靠在后靠背上我躲在角落里听着他们的话,看着这个让我不知如何是好的世界。难不成我也成了鸭蛋女孩同类?!

一个鸭蛋女孩有着承担不起的生活,我们也有。世界是个海,站在叫做生活的礁石上看风景,也或是蜷缩在贝壳里看着浩瀚的海洋,看着自己和别人有着很多类似交叉点的生活,偶尔能看见彼岸的烟花,承受不同轻与重,用生命承担着生活,走在阴阳之间做着永世轮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