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若菩提,浅酌清欢
初一 散文 1216字 311人浏览 华石盘

岁月如画,一支素笔勾勒了尘世太多的悲欢离合。一袭春衫薄,半生素衣于红尘走中过,缘来缘去,得之失之,一指情愫令人欣喜过也失落过。心迹无痕,纵倾半世追忆也难寻你的踪迹,我又该如何才能此生与你同行?尘世这么大,世人那般多,相聚往往只有一个春秋,离散却是一个轮回。若言愁,心有千千结,一曲离殇为谁赋?

时光淡然若水,悄悄绽放出一池幽雅清莲,曾经的琉璃疏影亦能够静逸荷心,不动声色,任凭莲韵染身、静心。于是,我于光阴深处把旧事安放。然后拾捡一段温暖时光,闲看一季春暖花开,我愿心梦如初,怜暗香如故,不言离殇,只为曾经那场相遇的美,那句风中的承诺。

触指春天,温良若水,犹念那一丝暖意,沐晴天里的一分安好。晨光破晓,一缕缕沾着夜露的柔光撒满了整个窗台,轻启轩窗,最喜欢晴曦里的初阳懒懒的印在我的身上,暖褪我所有的悲伤。目光辗转,推门而出,路边的那些花儿、草儿仿佛都在低眉浅笑,宛如一群仙子虽入凡尘,但绝不与世俗有染。而我了,虽有轻影解语之意,但始终不忍摘它一束姹紫嫣然无情把玩,一拂袖,挥缕缕芳香独自离去。

一树树绿荫浓郁着夏的韵味,配上的花的妩媚,蝉的热情,...... 甚是热闹。在这样的一个的季节里想要寻一份安静,着实不太容易。喜欢独自走进幽深的峡谷,可以躲避烈日的灼热,亦可以掬一捧潭水的清凉浅放舌蕾。若要休憩片刻,便过一座桥,登一处楼台,斟一壶茶。我自安静,静若幽兰,无视夏日里的嘈杂,一个人静听涧水清音,悠然而又惬意。 一叶知秋,似是婉约了一季光阴,浅眠了一段心事。捡一叶红尘,不沾染秋的寂寥。若感清冷,大可邀一缕凉风略施浅黛,黄了野菊,红了枫叶,散了桂香。一边行走一边静默,黛山远影亦能够停留于心。独恋秋日黄昏,晓看斜阳浅落,一只大雁衔去天边云彩,随后落在平静的江面上,轻吻了归家的渔船。

倘若喜好秋日细雨,天空便会拉下雨幕,几场潇湘清雨让你赏尽它的温婉。若不想倚窗听雨,倾听雨落的哀伤。大可以撑一把纸伞行走于典雅的古巷中,任丝丝雨烟染眉弯,嵌上无限的温柔。雨后临窗,落花的窗台,染就了一抹玄青色,和着绿苔甚是忧郁怜人。落花情,一片一片薄凉我了的心尖。然而我自安详,不怨风雨,握紧残损的脉络,静悟一段流年。 怎是西风篱下客,何处剑舞待琴和?夜色阑珊,冷月寒箫,又惆怅了谁的倩影?喜欢寒冬,大概是因为簌簌飘雪一夜便能铺染一地高雅,洁净了整个幽幽俗世。亦爱闲庭信步,轻踩零光,欲偱着雪影寻一场转角的相遇。虽未有过刻骨的邂逅,但一颗素心如雪,化作玲珑闲看月。若是站的有些累了,便盘膝而坐,轻蘸香墨,不诉孤寂,独自于月下执一令小字,墨染无限清宁。

往事如烟,随风渐远渐散,或许也常伴随一些遗憾,回眸处,我们也许常叹息时光的短暂,错过了尘世太多的美好。仔细想来,其实不然,我们本是红尘过客,这个世界你来过,已然是一种荣幸。繁华过后,我唯愿岁月静好,安之若素,移一株空谷幽兰摆放在我的一帘幽梦里,任它绽放出一世安冉,无限清欢,隐退我所有的俗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