贝贝作文
五年级 记叙文 1206字 286人浏览 花花哥114

十四岁

如东县新店初中803班曹缪贝贝

老师刚布置完帮家人剪指甲并以此事写篇作文的任务时,我就觉得不舒服。有点洁癖的我极为讨厌那种硬硬的覆在肉上的东西。爸妈不在身边,家人只有和土地打着交道的曾祖父俩老,想起那泥土色地手,嗓子里甚至有吃葡萄酸味涌上来,蹙着眉想,反正老师也不会知道,以我的文笔编一篇交上去也就算了。可是,回到家不知道为什么在书桌前提笔却一个字也写不下去。于是,罢了,还是去做了。

带着用消毒水浸过的指甲剪下楼,来到歇着劲的曾祖父面前,假装漫不经心地说:“老师要让我们给家人剪指甲,写作文用的。”曾祖父应声:“好,我正要剪。”我跨坐在长凳上,曾祖父横着凳子坐在对面。忽然他不安起来,犹豫着将手摆在我面前又握拳缩了回去,“我自己剪吧,你看着就行了。”曾祖父说。欣喜的“好”快冲出嗓子眼,又硬生生咽下去:“没事,我来剪。”曾祖父琥珀一般的眸子忽然闪了一下。这一次,他坦然伸出手。

曾祖父的手很有劲的样子,骨节分明,深褐色的皮肤皱巴巴的浮在手背上,突起的青筋粗而清晰,仿佛山间的沟壑突起在表面,手指瘦长笔挺,指头不太饱满的隆起。无论是从衣服的折痕还是梳得一丝不苟的银发上看,都是干净的样子。只是指甲很脏,那毫无生机闪着铁锈感的指甲里竟然嵌着点泥。曾祖母正在煮芋头,甜腥的味道弥漫在整个屋子里。胃里又开始不舒服了,感冒似的,极想干吐,掩饰地咳了几下。曾祖父缓缓起身:“我去洗一下手。” 我极想虚伪地说“不用”,但终究是没能说出来。

曾祖父的背佝偻着,背影里的劳动艰辛让我全身的血脉都尖锐的涌起愧疚感。洗后的指甲看起来干净了些,我很认真很努力地把注意力集中到剪指甲上,即使指甲刀每次触碰指甲的清亮声音都让我头皮发麻,但是我还是保持着平静。

大拇指指甲极为难剪,甲盖有硬币厚,指甲刀的两侧几乎合拢才剪下一点。或许是剪得快了些,一点指甲竟“啪”的一声飞到我的头上,我连忙转了转头拂下来,背脊早已俨俨冒冷汗,手心里也潮了一片,再看曾祖父,为了让我好剪些,整个身子、手臂都扭过来,吃力地喘着气。

一只手的指甲终于剪完了,曾祖父忙说:“好了,好了,写作业去吧。”我只用大拇指和食指提着指甲剪,几乎是逃一般地上了楼,将指甲剪远远地扔在垃圾桶里,跑到卫生间洗手。

当水凉凉地冲下来的时候,我忽然愣住了:我在做什么?嫌弃么?嫌弃曾祖父这双一直支撑着家的手么?也是在这样的秋天,泡桐树花落了一地,温暖花香

中,小小的我坐在曾祖父的腿上,咿咿呀呀地念诗,他为我剪去的指甲,不愿扔在地上,几乎是珍藏般放进了口袋,那时他的头发还未全白,那时我小小的心里只盛得下满满的爱„„

不能,我疾步从垃圾桶中捡回指甲剪,紧紧握在手心。我这才恍然大悟,老师这次的精心布置,原来是让我们走近至爱。

哦,十四岁,我懂得了爱。

简评:习作以剪指甲事件为线索,层次清晰,构思圆和,在亲情体验活动中终于领悟了老师意图,走近了至爱。叙事真切,感情真挚,令人感动。

(指导老师 张先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