球场上的影子
初二 记叙文 864字 85人浏览 不是我家的妞妞

流水潺潺,默默游走。我想,有些人便似这水,她们太平凡了。

初到球场时,觉得这里很大,数了一下,有十六个篮球框,打球的人们,簇成一团,很多。球场上总是奔走着一些人,其中有位老婆婆推着小车,车上装着水,在那些球框下奔走,脚步又急又碎,边走还边应声着,“唉,来了”。待她闲下来时,我走过去问她有没有打气筒。这时,我才看清——她的双颊微黄,在夕阳的光照下,显得十分健康;双目努力想做出炯炯有神的样子,实则有些疲惫;头发不仅零散,而且微有黄色;身子佝偻着,好像那就是天生的,如果你用两块铁板,想把她的背弄直,那几乎是不可能的。

“有啊!你要不要水?”我看着她,她的脸应该不用做作也能是微笑的,这好像也是天生的,一开口,那种笑容就来了,十分平易近人。我说不买,她还是给了我打气筒,说:“以后买水多照顾点。”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我一直打到半月升起。这时球场已经几乎无人了。另一个婆婆过来问我要不要水,她和之前那位唯一不同处就是带有小白帽。我拒绝了。她正在收拾地上的蒲扇,小凳子,收拾得很仔细,一个一个叠在一起,小心放在边上,又开始拣塑料瓶子,把盖子扔掉,把瓶身压扁放入事先准备好的大袋子里。不远处,还有一两个婆婆这么做。她又问我要不要水,我觉得不好意思,就买了一瓶。

“这是不是你的?”她手里拿着一件衣衫,几乎把她的头和身子都遮住了。我否认。她拿了衣衫绕着场问剩下的人,都没有人认领,她又高声问了一句这是谁的,这时她说话一提气整个身子高出了原来的五六公分。无人回答。她神情犹豫,又似忧郁,用她那个小脑袋想了一会儿,把衣衫栓在球框下的柱子上。我很惊异她为什么不拿走,现在觉得真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

次日,天空刚下雨完,城市笼罩一层乳白色的雾,球场亦是十分湿。我看到那件衣服栓在另一个柱子上,那个柱子靠近路边上的树,所以衣衫并不是很湿。昨天给我打气筒的老婆婆拿着一个大拖把在球场里扫水,把水赶到球场边上的沟里,虽然雨后天微冷,但她还是满头大汗。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在似水年华的她们,已经没有初始从山涧中流泻的激浪,只有平缓默默地游走,虽然平凡,却永远不会停下,也不会走错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