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灵原色
初三 散文 1391字 240人浏览 米修米修米修44

心灵原色

群池绝寰宇是人间不是人间

众峰极长空非仙境而非仙境

序言:别再说着那些留恋了吧。

叶子在风中挥手作别,但我们的笑容还是洒脱,渐行渐远,山也低下了高昂的头颅。

这是一条离开的路,不知会有多久,再也见不到疏影横斜水清浅,那么就让我写下这些文字,让我们一起记住,四天一世界,一湖一乾坤。

佛说前生五百次的回眸换得今天一次相遇,五百年前,你是佛前的那朵莲,我不小心的赞美,所有的故事都由此起程,所以今天我走在这条路上,远方,现实与童话互相交织着,而我的眼前只有这条路,十个美梦盖过了天空,那么梦是否就在前方呢?

似乎我得到的答案就是这样,因为在这里,我只是一个朝圣者,身边的海子就是一樽樽的佛像,手结莲花。

湖很大,几只鸟儿飞了过去,圈圈涟漪次第开放,清晨的露珠唤醒了沉睡的花儿,水,还在哗啦啦的流,让人分不清,哪是花儿,哪是流水。 为什么?

我是这里的主人,为何是如此渺小,一阵风吹来,带着婆娑的树影诵读起不明白的经文,蓝色的水虽然在我的手边,却如同远隔千年?

是的,一千年,也许更久,第一滴水想念着外面的世界,便从雪山中流了出来,她一路欢唱着,带来了无数的浪花,这让我固执地以为,每一滴水都流了一千年,不禁也怜惜起来,只因这漫长的时光中,多少人又是那匆匆过客 就算是过客,但我还是来到了这,她们已经很久没有如此欢愉了吧,很久没有这么多人,很久没有这么多人会在这里驻足、感叹。

感叹的是那天还有人。

天空与人,蓝色与缤纷五色一起呼吸,让人觉得就连脚下的细流也是那条忘川,忘了自己,人群,天空。

喝下一口青稞酒,目光锁定在一条白练之上。

那是什么?

泛泛清波,波弄影,影波东流,水是有灵性的,会离开,那么我就来写山吧。

山是不会和我们开玩笑的,因为它有自己的庄严,虽然有着很多的心碎,可是他不能后退,因为他是一位父亲,山的后面有他的儿女,那张苍老的面上,记载着多年的风霜,他知道,有些尘埃,注定不能够一起飞,一起落,一起埋葬,因为那是一些被踏碎的理想,但他仍然要站起来守望,用沧桑的面容笑对远行的游子,所以我们会看到那远方的雪山已经等白了他的一头青丝,也许那游子早已沉睡在大海的深处,可他依然等待,等待这不可能的重逢,爱,总是不求回报的。

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面对这难得的美景,我还是想哭,因为我曾经辜负过这样的约定,我知道,我会被原谅,可已经刺在心中的印记,又如何能让我且歌且行?

突然间明白了自己为什么是渺小的,天地。

我不是这的主人,我们都不是,我们只是归家的儿女,正聆听着父母的教诲,不多是过了一分,风轻轻的吹,云慢慢的飘

柏拉图说,人的灵魂来自一个完美的家园,那里没有我们这个世界上任何的污秽和丑陋,只有纯净和美丽。灵魂离开了家园,来到这个世界,漂泊了很久,寄居在一个躯壳里面,它忘记了自己是从哪里来的,也忘记了家乡的一切。但每当它看到、听到或感受到这世界上一切美好的事物时,它就会不由自主地感动。

那么这儿究竟孕育了多少的灵魂?我小心地祷告,为了我的前世,今生,来世。

忽然我感到了一丝温暖,这的山山水水都向我伸出了双手,有的苍老,有的健壮,原来生命的美不在目的,而在历程;生命在前进的同时,也就是在走向死亡,所以要珍惜每一刻的时光。

这人世间的缘起缘灭,终因太过执着,谢谢你能告诉我。我曾经寂寞漂泊,在这茫茫人海里,如此向往的你,却一直在这里。

我知道,我不论走了多远,你都会等着我。

我的故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