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暑假
初三 散文 7278字 771人浏览 小净哈哈

我的暑假

朱顺

白床单,白衣柜,白墙壁,一切都是白的——我睁开双眼,看见满眼的白色。我早已分不出时间,不知,现在是何时。早晨?中午?还是傍晚。空气中弥满着消毒水的味道。仿佛是孤独向我撒下的一张大网,看不见,却又无孔不入,它让房间里的一切全都充满了死寂。静——出奇的静。

我看了看陷入长眠的房间,再顺着手臂上弯延的塑料管看去,只见一滴滴不知名的药水的尸体,沉重的顺着管子向我身体中落去。这是一种叫寂寞的药吗?为什么我如此孤独。我不懂,也懒得去想。最终,我再次进入了浑浑噩噩的状态,陷入了无尽的梦魇中。

“当”隔床的大妈给儿子倒水时一不小心把杯子摔到了地上。我从恶梦中惊醒过来,以为奶奶来了,抬头努力张望,但发现身边并没有她的身影,不禁十分失望。我看看那还剩一小瓶的不知名的药物,再抬头看向那个足足有一千八百三十四个小孔的天花板,开始回想这两个星期以来的事情。

两个星期前,我到医院做检查,细心的医生发现我喉咙里长了一个东西,必须进行手术切除,做过手术后,我就住进了医院。爸爸妈妈在外地打工不能回家照顾我,奶奶为了给我加强营养,家里医院两边跑。这样一来,导致大部分时间里都只有我一个人在医院里。

“喂,抽针了。”那位冷面的“白衣天使”对我吼道。我着实看不惯她那张板到僵硬的脸,仿佛这样,便能使她的工资升高一些,一秒钟不到,那根被称为针的空心金属管和体内混合着药物的血液被一同带出体外。她走了,走到门口时,一阵欢快的手机铃声从她口袋里面响起,然后,我便听到一阵笑声。无疑,是那位“白衣天使”发出的。哈!她原来也会笑!可是,我好久没有笑过了,为什么?看看周围,我的确也笑不出来。

闷,我决定下床去走走,刚一下地便感到了不对,双腿发软,它们吃力的支撑起我的身体,仿佛有千万斤的重物压在上面。我怎么了,是太久没和小伙伴们一起跑啊跳啊的缘由么?也可能,这两个星期,我又何曾玩乐过,没有心情,医生也不准许。

到了走廊,只见来来往往的人,心便宽了许多,但不一会儿,我再次感到孤单,人们行色匆匆,没有一个和我说话,也许,他们看到我后,脑中只闪过一丝念头,那就是,那里有个小男孩,仅此而已。我仿佛被世界无情的抛弃了。

这时,另一间病房里传来一个小女孩银铃般的笑声,很开心的样子,是那个马上要做手术的小女孩吗?估计是她的亲人又来看她了,她是快乐王国的精灵,从来都是快乐的,因为,她的父母始终陪在她身边。

我的父母呢?他们在哪里?他们理解我的孤独吗?

好冷,虽然是在夏季,但我仍觉得冷,寂寞不屈不挠的向我袭来,我们早已是老朋友了。周围一大群的人,为什么我却感觉不到一丝生气?

我回到床上,看到那个有一千八百三十四个小孔的天花板,我突然开始害怕,开始怀念班里的同学,家乡的玩伴,同时也恨那个该死的肿瘤。

人,果然是害怕孤独的物种。

唉!无趣,孤独,抑郁的暑假。

看着无尽的白色,我带着孤独一同沉睡。

简评:作者用自己一个孤寂的暑假来反映现代社会的普遍现象。许多家庭中,父母为钱不得不外出打工,忽视了自己的孩子,而许多孩子因父母常年在外没有深切的感受过父爱母爱。孩子的心性是敏感的,这种孤独感可能会影响他们的一生,所以,请父母们多点时间陪陪孩子吧!文章的心理描写非常细腻,很好的表现了自己孤寂而渴望得到关爱的心理。(唐保山)

我的暑假

李君翊

深邃的夜空,像泼了墨一般。散发着柔光的月亮如玉盘一样深深地嵌在这黑到透亮的幕布上。

低头看看带荧光的手表,已经四点半了,我的心似乎要跳了出来。

看传说中美丽的日出,这便是我们跑到这鸟不生蛋的东澳岛的目的。

海风肆无忌惮地侵蚀着我的身体,调皮的扬起我柔顺的长发。

海浪一阵阵拍打着四周的岩壁,这么汹涌,似乎想把岩壁砸出个洞来。

而时间也静悄悄地从我抬头、挥手中溜走。

当第一抹白从最东方,天海交接的云层中翻腾出来时,月亮也渐渐行到了西头。期待已久的日出终于要来了。

那朵云还在翻腾着,当白色侵占了夜幕遮掩的半边天后,淡淡的红光终于射了出来。 太阳颤颤巍巍地从海中升上来,似乎还沾染了海水的静谧,它不像中午灸热的太阳那么耀眼,它只是红,红的深沉,周围的云朵也似乎被它沾染,一层一层翻出来大朵大朵的红云。

那可能就是那所谓的朝霞,似乎是由红云织成的毛毯,又像是女孩青涩的脸蛋,但更像是母亲那甜美的笑容。

转眼望向在一旁屹立的母亲,那笑容一如既往。此时,她的脸庞连着那笑容都被映成了红色。

我望着她的脸,无论是眼睛,鼻子还是嘴巴,我们都是那么相似,好像一个模子刻出来的。可是,猛然地,我发现了不同。

我看到了母亲眼角生出的鱼尾纹,想起了母亲头发深处那一根根变得斑驳的头发„„ 我突然明白了,时光偷走了母亲年轻的岁月,她不再是会哄我睡觉的年轻妈妈了,现在的她是一位中年妇女,一个随时可能进入更年期的女人。

因为家庭里的变化,我极少问候母亲,甚至每年跟她打电话,都不会超过两手之数。而今年暑假来到母亲这里,是因为我想看传说中美丽的日出。

其实无论母亲有多想我,她那深泉似的眼眸总不会透露出任何信息。她不想让我有压力,可最坚强的人,也会有害怕的那一刻。

放假前,母亲在我QQ 上留言:“你有了新妈妈,会忘记我吗?”

那时我似乎看到了遥隔千里的母亲的脸上陡增的憔悴,平白无故多出来的白发,那眼角似乎还溢出了泪花。

心中犹如被抛下石头的水塘,激起阵阵涟漪。

母亲,你真是我的笨妈妈,女儿和你血浓于水的亲情,怎么可能被我遗忘?

可母亲的话却不由得让我反思,我的心突然变得好痛,刻骨铭心地痛。我似乎真正遗忘过母亲,不然我怎么会不知道她有腿痛的毛病,我怎么会不知道她不爱吃蛋糕,我怎么会不知道当我离开她时,我哭,她的心也会痛,我怎么会不知道她一直是为了我„„

为什么这么多我都不清楚,脸庞不禁微微发烫。母亲,请原谅女儿的自私吧。

海面吹来凉爽的海风,轻拂着我微微发烫的脸庞,使我燥热的心沉静。

海上的太阳在碧波中摇晃,石路上留下两道斜斜的影子。那是我牵着母亲的手。

母亲的心,我懂了。我不会再让我对她的爱来的晚了。在这一刻,我那原本朴实无华的暑假,如我身后那轮太阳一样,闪出了光芒。

母亲,你真是我的笨妈妈,女儿和你血浓于水的亲情,怎么可能被我遗忘?

简评:文章真情流露,表现了母女之间浓浓的深情。环境描写生动形象,尤其是对人物的心理描写细腻。文字优美,结尾自然点题,比喻形象。(唐容)

我的暑假

杨雅焱

不知何时,天空中飘起的淅淅沥沥的小雨,落在地面上,簌簌有声,仿佛有什么东西破碎了,在我心里。

我退步了十名,我不相信,这怎么可能?有多少次,同学们在操场逗打嬉闹时,我在闷热的教室里埋头苦读;有多少夜,同寝的室友正在酣睡时,我打开台灯,在昏黄的灯光下奋笔疾书„„可现在,我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信心加决心什么都不是。

电话那边已经没有声音,我手里拿着的电话放在耳边,过了很久。

我不明白,每到周末,别人可以在公园闲逛,可以娱乐活动。我却每天要花七八个小时去补课,到了最后,却什么都是一场空。

我没有哭,但是我耗尽了所有的力气,我也会累,累了就想找个肩膀靠一靠,而这个人,一直没有。

我回了神,走出卧室,随即传来妈妈的声音:“吃饭吧!”我坐在饭桌前的长椅上,心里很纠结,该怎么对她说。

饭桌上,妈妈没有说话,只是不停的给妹妹夹菜,好像在等着什么。一阵诡异的沉默后,妈妈打破了寂静:“这次考试怎么样了?”

“呃„„”我不知怎么开口,心口有如小鹿乱撞。怎么办?怎么办?我低头机械的扒着饭。饭桌上,又是一阵可怕的沉默。

“问你话呢?考的怎么样?”母亲有些不耐烦了。

“不好,退后了十名。”我的声音小得恐怕只有我才听得到。瞒是瞒不住了,坦白吧。 听了我的话,妈妈的脸色大变,“啪”的放下了筷子,吓得妹妹哇哇大哭。

“什么?怎么还是这样,成绩一直提不上来,你究竟是怎么学的?你不知道这补课费有多贵,一报就是那么多补习班,你都补多久了,别人家的孩子,怎么就不需要花那么钱去补课呢?你怎么这么不争气,学习是要用心的,我就没见到你认真刻苦学习过„„”妈妈开始滔滔不绝的数落我。

妈妈的一番话引爆了我心中的压抑已久的愤怒,我爆发了,大吼道:“你怎么知道我没努力过?我每次学习时,你总喜欢中途打断我,让我的思路混乱,还要我搞卫生,带妹妹,我每次回家,你都要对我施压,没有哪家的孩子受得住你这样的„„”

妈妈先是一愣,随即一个耳光向我打来。

脸上火辣辣的疼痛迅速蔓延开来,心里就像洒了一个个图钉,然后一个个被踩进去的钻心的痛。她打了我,我的眼泪在眼眶里打转,我强忍着泪水,没让它流出来。

在我最无力时打我一耳光,嘿!这还真是一种疗伤的办法,以更大的痛代替原先的痛。 妈妈瞪着我,两眼全是怒意:“你还有理了,自己学习成绩不好,凭什么怨这怨那的,你凭什么以这样的口吻跟我说话?”说完,她抱起哭泣的妹妹,边安慰她,边往房间里走。

雨停了,我走向阳台,看见那久违了的阳光,有些刺眼!妈妈,在我最无力时,想要得到的是你一个拥抱,你的一句安慰,可你却在我心里留下伤痕,不闻不问就走了。

酷热的暑假,我却很冷。

简评:文章用生动的语言给我们讲述了“我”在暑假因为成绩落后而遭遇母亲责备,甚至打骂的事情。开头结尾的环境描写有力的烘托了人物的心情,也带给我们思考:父母应该怎样看待孩子的成绩?(甘子琴)

我的暑假

甘子琴

学校,烟雨朦胧,雨滴静静地流淌在路边,倾听着学校的故事。

暑假的第一场雨就这么稀稀啦啦地来了,我的恶魔也随着这场雨一齐来了。

没想到,我对暑假所有的美好幻想竟因为一张薄薄的成绩单彻底破灭了。

第一天·期待

我的嫂嫂曾和我承诺过,等我放了暑假会带我到迪士尼乐园玩,我一直期待着这一天的到来,终于,皇天不负有心人,在我的苦苦等待之下,终于把这天给盼来了。我怀揣着喜悦,满怀希望地等着嫂嫂回来的消息。

可是,一天过去了,两天过去了,三天过去了。大家好像淡忘了这件事,甚至连提都没提过,我只好默默地等待。

第九天·失望

我忍不住向妈妈提出了这件事,可妈妈的回答却犹如晴天劈雳,将我所有的期待劈了个粉碎。

妈妈说那只是个玩笑。可嫂嫂明明向我承诺过的,并且妈妈还答应会给我办签证的,怎么会只是个玩笑呢?就因为我的考试成绩不理想吗?一定是妈妈在里面捣鬼,我对她产生了极大的不满。可我的气只能全部咽回肚里。

第十九天·绝望

当我还沉浸在失望和埋怨中时,另一个噩耗传来了。

妈妈看我整天愁眉苦脸便说:“你一天到晚苦着个脸给谁看?,看你现在成绩都成什么样子了,还老想着玩,等你学好了,玩的时间多的是,等你高中考上小班了,我就带你出去玩。”

我没有理会她,只是出神的望着远处。

妈妈又用命令的口吻说道:“我已经为你报了英语和物理补习班,英语补习班是早上九点到下午一点,物理是下午二点到五点,后天上课,不许迟啊,听见没。”

我依然没有做出任何反应,可心里已经涌出了愤怒之火,原本的迪士尼乐园变成了补习班。可我又能怎样呢?妈妈的决定是不能轻易改变的。

第四十八天·爆发

经过一个月的地狱式训练,我已经累得体无完肤了,而妈妈又给我报了一个星期的化学补习班,我再也忍受不了了,我将这么多年来的埋怨全部都倒了出来,我怒吼,我咆哮,然后破门而出。

妈妈看见这样的我惊呆了,好久没有反应过来。

当我实在忍受不了饥饿回家时,已经十一点了。

门虚掩着,灯是开着的。

屋子里没有人,桌上留了张纸条:厨房里热着宵夜,补习班已经退了。

我狼吞虎咽的吃着蛋炒饭,忽然鼻子一阵发酸,泪落到碗里。

暑假的最后一场雨轰轰烈烈地来了,带走了我所有的不满。雨滴安详地流淌在小城中,在烟雨朦胧中,在这个“可恶”暑假的尾声中。

简评:文章用小标题的形式构思全文,表明了时间的推移,也表现了人物的心理变化过程,新颖,独特。内容真实,感情真挚。开头结尾的雨给文章增添了美感,也很好的烘托了人物的心情。这是一首对父母的理解之歌,也是一首人生的成长之歌,(唐蓉)

我的暑假

唐蓉

凌晨两点半,清冷的风,孤寂的夜。在这个地方,我看不见星星,看不见月亮,车辆不时的经过,只留下刺鼻的气味和飞扬的尘土混合在一起,偶尔几个面无表情的人从我身旁经过,我像个木偶一般走在昏暗地灯光下,拉长了的我的影子,显得如此无助。

我已经多久没回过家了?我不知道。

自从上次,我任性地离开家以后,我就再没回过家了,连个电话也没打过,只是一直在外面游荡,像个地府不收只能在人间游荡的孤魂野鬼。

不知道为什么,会突然感觉很孤单,好像自己根本不属于这里,像个多余的人。

习惯性的拿出手机,打开QQ ,一大堆新消息,却一点也不想看,心里有些浮躁。

我停下来,闭上眼,风轻轻拂过我的脸庞,感觉自己好像与这茫茫黑夜融在了一起,忽然想起离开时父亲的话“玩好了就回家”,心头猛的一震。

是的,我想家了,我想回家,我要回家。

我加快脚步,不一会就到了家门口,我习惯性的想要敲门,可突然想起这么晚了,他们一定都睡了,我取下背包,开始到处翻找钥匙,可就是找不到。

我呆呆地望着门牌号,双手插在口袋里,靠在墙上,突然感觉好黑,我好害怕。

咔嚓!门一下子开了,父亲的脸庞浮现在我眼前,我有些不知所措,父亲却有些兴奋的开口:“我刚听到门口好像有些响声,就在想是不是你回来了,呵!没想到真的是你!”我只是愣在那儿,望着父亲的脸,总觉得有些不一样了。

父亲老了,是的,他老了,父亲已经四十几岁了,他的脸上被无情的岁月刻了一刀又一刀,并且像爬山虎那样的蔓延着。灯光洒在我们身上,透过光,我看见父亲头上被时光渲染的白发。

心里突然觉得自己好过分,在外面玩了那么久,连一个电话都没打过,根本就将他们忘得一干二净了,直到现在才想起他们。我真的不是一个好女儿,我不听话,我很任性。我从来没有想过他们的感受,从来没有关心过他们,而他们却一直都在包容我。我真的很对不起他们。

我含着泪笑着说:“爸,我记得你明天放假,我们出去玩吧!”

父亲拍了拍我的肩膀,略微有些兴奋的说:“好!”我清楚的看见了他眼中闪烁的泪光。 这次以后,我再没有像以前那样任性了。每天在家做做家务写写作业,平常的日子我感觉到了平凡的幸福。这个暑假,我重新认识了我自己。

简评 :文章从自己一直很任性,而父亲却一直包容自己这一件事中,体会到父亲对“我”浓浓的爱。每个家长都爱自己的孩子,而孩子们却认为这是理所当然。作者能在这种心态中,体会到父母的爱,体会到那深沉的亲情,着实不容易。文章开头景物描写很好的烘托了我当时的心情,中间部分的心理描写细腻的表现了人物的心理变化过程。(李君翊)

我的暑假

唐保山

夜,没有本该属于它的寂静、无声,反而有着令人烦燥的喧闹。街边的烧烤小摊在大声叫卖,香味吸引了众多的路人,本该宽敞的大马路此时拥挤着无数的车辆。这些车辆缓慢的移动着,就好像一条巨蛇,放眼望去,看不到头,也看不到尾。夜,本就不是我这种年龄段的人出现的时间。身高原因让我在庞大的人流中显的如此渺小,似乎没有一点存在感,心头涌上一股寂寞,我累了,想要放弃了,可是真的要放弃吗?都已经坚持到这里了!

今年的暑假注定不平凡,随着我年龄的增长和逐渐成熟的心智,让我意识到钱这个“身外之物”的重要性,所以,‘赚钱’这个念头在我脑海中根深蒂固。

我要在暑期打工这事并未受到父母的支持。不过他们也没有反对我,他们劝告我说:“赚钱很辛苦,你不会坚持下去的。”我当时根本就没有把他们的话听进去,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赚钱。于是在向他们随便的做了个“我会一直坚持,不会放弃”的保证后,他们犹豫的拿了钱给我。

因学过两年的绘画,所以在慎重考虑之后选择了对我最为有利的商品——手绘服。 花了一部分的钱购进了一批手绘服买了一些颜料,开始自己动手进行创意绘画。我自己画的不亦乐乎,很快这一批服饰就完工了,提着自己的大作,来到街上开始了人生第一次摆摊生活。

左看右看,挑了一个不错的位置摆上了自己的得意之作。第一次摆摊什么经验都没有,独自一人干巴巴的坐在那里傻等着顾客来光顾。人做某些事大半都是因为感兴趣或好奇心,当这两样都失去的时候,消磨的就是自己的耐性了。这几天一直重复着同样的事,每天都高挂在天空的毒辣太阳让我的耐性越来越差。虽然在这几天里我学会了拉客,叫卖,可每天来光顾也就了了几个人,甚至一个人也没有。起初以为是价格太高,然后开始降价可还是没有什么人,我一而再,再而三的降,降到了足以称之为贱卖的程度可来买的人也没有增多。

终于,忍受不了生意太差的我,提早收摊回家了。爸爸看到我这么早回家也不感到惊讶的样子让我很是郁闷。心想:“难道爸爸已经知道我会提前回家了”。不等爸爸开口问我就已经自顾自的说我这几天来的辛苦、辛酸。爸爸什么都没说,只是安静的听我诉说,当我说自己不想再做的时候,我惊讶的从爸爸的脸上看到一丝失望。看到这,我的心不由的一颤,想起之前对爸爸的承诺,连忙改口说是开玩笑,这才让爸爸脸色变回了原样。

看着一箱子衣服,我心中的不甘越发强盛:“为什么我不能把这些衣服卖出去,我真没用。”想着这些心里的决定越发坚定,“一定要把这些卖完。”随即抽出一件洁白的手绘服,奋笔疾书写上“努力”二字。看着衣服上写的近乎抽象的两个字,我脑中突然灵光闪现,一个计划在我的脑海中渐渐成形。

第二天清晨,生物钟本能的叫醒了我,我拿着手上剩下的钱进购了第二批物资,同样是在一个地方卖,只不过卖的东西稍稍有点改变,还是卖的手绘服,只不过这次卖的衣服上面什么也没画,颜料摆在一旁,对周围的人叫道:“手绘服,自己动手画,提供颜料。”不出所料,喊了几遍后就有一对情侣好奇的走过来,他们看到了很是感兴趣,马上掏了钱开始进行绘画。周围有些人看到了这一对情侣画的这么开心,也好奇的纷纷凑过来一探究竟。人越来越多,很快就把衣服卖完了。看着鼓鼓的钱包,我开心的笑了。

这个暑假,我知道我收获最大的并不是这些钱,而是一个道理:“只要不放弃,坚持不懈的努力下去,就一定会获得成功。”

简评:全文一波三折,叙述了自己在暑假里卖衣服的一次经历。这是一次不可多得的难忘经历,小作者不单单只赚到了钱,更告诉了我们一个深刻的道理:只要不放弃,坚持不懈的努力下去,就一定会获得成功。相信小作者从这件事中得到了锻炼,读者也会有所收获。(朱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