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末夏初诗词
初二 散文 4264字 23055人浏览 陆小路爱全

晚春(韩愈)

草树知春不久归,

百般红紫斗芳菲.

杨花榆荚无才思,

惟解漫天作雪飞

古诗:

1. 首夏犹清和,芳草亦未歇。--谢灵运《游赤石进帆海》

2. 丽景烛春余,清阴澄夏首。--王僧儒《侍宴》

3. 山光忽西落,池月渐东上。散发乘夕凉,开轩卧闲敞--孟浩然《夏日南亭怀辛大》

4. 小池残暑退,高树早凉归。--沈佺期《夏晚寓直省中》

5. 残云收夏暑,新雨带秋岚。--岑参《水亭送华阴王少府还县》

小荷才露尖尖角,早有蜻蜓立上头

绿阴生昼静,孤花表春余

簌簌衣襟落枣花,村南村北响缲车

草木之春不久归,百般红紫斗芳菲

四月维夏,六月徂暑

约客

黄梅时节 ① 家家雨,青草池塘处处蛙。

有约不来过夜半,闲敲棋子落灯花 ② 。

四月维夏,六月徂暑

徂:开始。 《诗经·小雅·四月》

首夏犹清和,芳草亦未歇

首夏:孟夏,农历四月。歇:盛及而衰。

南朝宋·谢灵运《游赤石进帆海》

丽景烛春余,清阴澄夏首

春余:春末。夏首:夏初。

南朝梁·王僧儒《侍宴》

麦随风里熟,梅逐雨中黄

北周·庾信《奉和夏日应令》

山光忽西落,池月渐东上。散发乘夕凉,开轩卧闲敞 写夏季傍晚日落、月上、乘凉之景。

唐·孟浩然《夏日南亭怀辛大》

小池残暑退,高树早凉归

唐·沈佺期《夏晚寓直省中》

仲夏苦夜短,开轩纳微凉

轩:窗。

唐·杜甫《夏夜叹》

绿阴生昼静,孤花表春余

孤花:一枝花。春余:春天剩余之景,时已至初夏。 唐·韦应物《游开元精舍》

江南孟夏天,慈竹笋如编。蜃气为楼阁,蛙声作管弦

孟夏:初夏,指农历四月。慈竹:竹名,亦称子母竹。如编:象编排起来一样。蜃气:古人以为蜃(大蛤)吹气可成楼阁虚景,实际是光线穿过不同密度的空气,经过折射,把远景显现在空中的一种幻影,也称为海市蜃楼。管弦:形容蛙的鸣叫象奏乐一样。 唐·贾弇《孟夏》

岩溜喷空晴似雨,林萝碍日夏多寒

岩溜句:岩上的泉水瀑布,凌空进发,一片云烟,象是晴天挂起一幅雨帘。林萝句:林间藤萝缠绕,浓荫蔽日,使人在盛夏感到

凉意。

唐·方干《题报恩寺上方》

绿树阴浓夏日长,楼台倒影入池塘。水晶帘动微风起,满架蔷盛一院香

水晶帘:形容映入水中的楼台倒影象水晶的帘子一样晶莹明澈。 唐·高骈《山亭夏日》

墙头雨细垂纤草,水面风回聚落花。

唐·张蠙《夏日题老将林亭》

晴日暖风生麦气,绿阴幽草胜花时

麦气:麦收时的气息。花时:花开之时。

宋·王安石《初夏即事》

芳菲歇去何须恨,夏木阴阴正可人

芳菲:芳香的花草。可人:合人心意。

宋·秦观《三月晦日偶题》

风老莺雏,雨肥梅子,午阴嘉树清圆

嘉树:树的美称。意谓雏莺在和风中长大了,充足的雨水催肥了梅子,正午,树下形成了清凉的圆形树阴。

宋·周邦彦《满庭芳·夏景》

过雨荷花满院香,沈李浮瓜冰雪凉

沈李浮瓜:瓜果浸于寒水之中。

宋·李重元《忆王孙·夏词》

困人天气日初长

宋·朱淑真《即景》:“谢却海棠飞尽絮,困人天气日初长。”

日长篱落无人过,惟有蜻蜓蛱蝶飞

宋·范成大《四时田园杂兴》

清风破暑连三日

元·王挥《过沙沟店》

黄梅时节家家雨,青草池塘处处蛙

宋·赵师秀《有约》:“黄梅时节家家雨,青草池塘处处蛙。有约不来过夜半,闲敲棋子落灯花。”

纷纷红紫已成尘,布谷声中夏令新

红紫:泛指各色夏令新。夹路桑麻行不尽,始知身是太平人。”

好词句:

1. 几星期前还绽放着的花朵,已渐渐不再喧嚣气渐渐晴朗,空气中隐隐传来夏日的湿热。

2. 每当春末夏初,一树一树的槐花,如棉絮白云,给整个公园送来了阵阵槐香。漫步在城墙上面的槐树丛中,历史的现代的一幅幅画圈就会涌上心头,让人放飞思绪流连忘返。公园的东边是湖水的退路,小桥飞虹,流水潺潺。碧绿的荷叶,亭亭玉立,让人好像置身于江南水乡,“夏日荷花别样红”的诗句,情不自禁的就会荡起在心头。

3. 每当春末夏初时节,古树开花,状如蝴蝶,且散发出阵阵诱蝶的清香味,此时蝴蝶群集飞舞,一只只连须勾足,从枝头悬至泉面,形成——条条五彩缤纷的蝶串这些蝴蝶,人来不惊,投石不散,令人称奇. 古往今采多少文人墨客赞美过这朱奇树,说这合欢树的花朵是“静止的蝴蝶”。蝴蝶会期间,蝶与花争艳,花与蝶共舞.成力蝴蝶泉的一大奇观.

4. 五月的天,正是春末夏初。像是一个最温柔的笑,五月,既没有刚入春时的料峭之寒,也没有盛夏时的炎炎浮躁与慵懒。温和而不疏淡,热烈但不拘束,天空沉静,草木欣然。难得的自在与闲散,一个人静坐,默默抒写情怀。不经意间,我五月的心思,竟如不紧不慢的细碎步子,款款走进了江南。

5. 懒懒的阳光,憔悴的木屋,高高的木柴垛,以及菜园子里无精打采的墨绿„„蜘蛛在屋檐下痴情地守望着,偶尔的一阵心

悸,却只是对邻家燕子的单恋;窗台上的猫轻轻地踱步,过了窗栏还洋洋得意地伸了个懒腰,她沐浴着春光,像个贵妇人般安静地梳理着自己的毛发,浅浅的灰色在阳光下孕育着馥香;菜园子里小鸡漫无目的地逛着,披着露光,散在张斜的柔波里„„

夏初纳闷,春末近来似乎少了对夏初以往的依赖。春末笑言,依赖是彼此的,你说呢?夏初呵呵不语。春末记得,那个夏初的夜晚,不眠的猫头鹰和夜游的蝙蝠邂逅——说相约也许更恰切。同样无可选择地钟爱夜,同样喜欢在寂静的夜里守望黎明。夏初给春末提起一个日子,其实,春末早已把那个日子小心地珍藏。 春末和夏初,分属两个季节。季节虽然不同,但一朵花的绵亘把

二者相牵。一个诗人写道:

蓓蕾一般默默的等待/夕陽一般遥遥地注目/也许藏着一个重洋/但流出来,只是两颗泪珠

夏初有着如花的笑靥,春末的心,朴实无华。夏初的世界是丰富的,丰富得有点沉重。初春的明媚,洋溢在脸上,倒春寒却使她噤若寒蝉。秋意瑟瑟,晦暗成了生命的主色调。但冬雪皑皑,雪地上被不知名姓者大大划下的芳名,让凛冽的寒气霎时退却。春末被夏初感动着,彼此走近,是因为关系好吗?呵呵,夏初依偎春末,春末渴望夏初,“由于不可抗拒的召唤,我们没有其他选择!”(舒婷诗句)

春末追随着夏初,夏初孩子气地推拒。天真的春末发现,四季轮回中,自己的身后,总浮现着夏初的影子!夏初矢口否认,可是在她苦心的遮掩中,春末依然感知到夏初灼人的气息:

把春末藏在花朵的兜里,用花蕊般的口吻低语,在我兜里呆一会儿啊,春末屛心静气,聆听到花瓣舒展的声响;

落英缤纷,夏初对着春末惋惜:看,我把你摔了一地,簌簌的声音,让我们一块捡起吧;

夏初的耳朵,为了消弭与春末的阻隔,被挤压的生疼。让我换一个耳朵啊!春末被夏初逗笑了,夏初却说春末像个孩子„„ 春末和夏初的故事,有孩童般的纯真,也有岁月镌刻的沧桑。沧桑的生命中,春末不能失去对夏初绚烂的怀想;纯真的童心里,夏初似乎已经摄取了春末的精魄。精神的皈依,情感的浸润,春

末走向夏初,夏初回望春末。

眷恋,不只由于季节的更替;思念,雨雪霏霏,杨柳依依。

白荷

春末夏初,沉睡了一个冬天的白荷禁不住大自然美丽景色的引诱,渐渐地从睡梦中苏醒了。

静悄悄的,泥水中便开始冒出一支支嫩绿色的小荷角,默默地立在池中,也有的平躺在水面上。偶尔有一两只蜻蜓停立在荷尖上,使小荷角增添了几分生气。

在微风的爱抚下,小荷逐渐长大了,嫩绿色的叶角慢慢地舒展成一个圆形的大盘子。再过几天,你看到的再不是什么“大盘子”,更不是原先嫩绿的小荷角,呈现在你眼前的已是一把把碧绿晶莹的“小雨伞”。不是我夸大其词,长大以后的荷叶真像一把小雨伞,细长带刺的“伞柄”顶住又大又圆的“大伞帽”,笔直地挺立在荷池中。你可别小看这些碧绿的“小雨伞”,告诉你,它的用处可大呢,不管谁感冒发烧,只要将它摘上煮水喝,保证“叶到病除”。夏季喝了可以避免中暑,还能够提神醒脑呢!

盛夏,在这些“小雨伞”旁边,长出了一支支浅绿色的小花蕾。小花蕾慢慢地长大了,洁白似玉的花瓣轻轻地展开。啊,花瓣白中带点儿浅绿,一片片有规律地围成一圈,中间是一个淡黄色的小莲蓬,朴素而淡雅,远远看去,就像一个穿白色衣裙的少女在翩翩起舞。这样美丽的花朵,如果不亲眼看到,谁会相信是从又黑又脏的泥水中长出来的?荷花也可以泡水喝,你

将荷花瓣剪下洗净,放在杯子中,再冲上水,加点儿白糖,然后盖上杯盖泡几分钟。当你揭开杯盖,一阵清香便扑鼻而入,那清凉甘甜的味道使你久久难忘。 随着夏天的消逝,秋天的来临,荷花逐渐枯萎了。然而它为人类贡献出了最后两样“宝贝”——莲子和莲藕。莲子既可吃,又可入药。莲藕嫩脆可口,是餐桌上的一道佳肴。

我爱荷花,因为它朴素、淡雅,并无私地为人类贡献了自己的一生。

春末对夏初的眷恋 文 / 赵化鲁

春末对夏初说:我们开始于夏初。夏初顽皮地更正:谁和你开始呢,现在才春末„„ 于是,春末遥想夏初。夏初是春末必然的抵达,春末是夏初曾经的心仪。在春末和夏初之间,有着怎样的故事呢?飘扬的柳絮,飞舞的杨花,一段惆怅,几份牵挂。 夏初纳闷,春末近来似乎少了对夏初以往的依

赖。春末笑言,依赖是彼此的,你说呢?夏初呵呵不语。春末记得,那个夏初的夜晚,不眠的猫头鹰和夜游的蝙蝠邂逅——说相约也许更恰切。同样无可选择地钟爱夜,同样喜欢在寂静的夜里守望黎明。夏初给春末提起一个日子,其实,春末早已把那个日子小心地珍藏。 春末和夏初,分属两个季节。季节虽然不同,但一朵花的绵亘把二者相牵。一个诗人写道: 蓓蕾一般默默的等待/夕陽一般遥遥地注目/也许藏着一个重洋/但流出来,只是两颗泪珠 夏初有着如花的笑靥,春末的心,朴实无华。夏初的世界是丰富的,丰富得有点沉重。初春的明媚,洋溢在脸上,倒春寒却使她噤若寒蝉。秋意瑟瑟,晦暗成了生命的主色调。但冬雪皑皑,雪地上被不知名姓者大大划下的芳名,让凛冽的寒气霎时退却。春末被夏初感动着,彼此走近,是因为关系好吗?呵呵,夏初依偎春末,春末渴望夏初,“由于不可抗拒的召唤,我们没有其他选择!”(舒婷诗句) 春末追随着夏初,夏初孩子气地推拒。天真的春末发现,四季轮回中,自己的身后,总浮现着夏初的影子!夏初矢口否认,可是在她苦心的遮掩中,春末依然感知到夏初灼人的气息: 把春末藏在花朵的兜里,用花蕊般的口吻低语,在我兜里呆一会儿啊,春末屛心静气,聆听到花瓣舒展的声响; 落英缤纷,夏初对着春末惋惜:看,我把你摔了一地,簌簌的声音,让我们一块捡起吧; 夏初的耳朵,为了消弭与春末的阻隔,被挤压的生疼。让我换

一个耳朵啊!春末被夏初逗笑了,夏初却说春末像个孩子„„ 春末和夏初的故事,有孩童般的纯真,也有岁月镌刻的沧桑。沧桑的生命中,春末不能失去对夏初绚烂的怀想;纯真的童心里,夏初似乎已经摄取了春末的精魄。精神的皈依,情感的浸润,春末走向夏初,夏初回望春末。 眷恋,不只由于季节的更替;思念,雨雪霏霏,杨柳依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