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尘埃里开花
初二 散文 1073字 500人浏览 文中人闯天涯

窗前,台下,一瓦泥中,萌出一星绿。渺小甚至卑微,却可以在尘埃中开出花来。

曾经有过一株芽儿的成长,从一方土中,钻出两芽嫩绿,在阳的晨光下,叶是通透的,晶莹,看着和暖而温馨。三日,芽叶边已长出细密的齿锯,绿,深了些,伸手抚它,柔软而有韧性。轻压,还会倔强地扬起头。细密的齿锯,却不会伤人,它只不过是一株不知名的小芽。后来,飘来一阵幽清的香,只一片微柔的白,淡黄的蕊,露在舒卷的瓣上滚动轻颤,一旁的树上滴下几滴水来,压弯它的腰,它又倔强地抖下水珠,昂着头颅。我望着它,心里有一丝悸动,砖缝的泥土里,只有一线光亮,它,却可以在尘埃中开出花来,抗拒坚石的阻挡,风雨的狂戾。也许,它只是一株不知名的小花。

张爱玲,她是民国的临水照花人,父亲的无能,家族的败落,谁又会想起她曾是簪缨世家的贵族闺秀?但她却能用犀利而又柔情的笔,刻画世事百态。高挑身材下,一份孤洁傲岸的淡然,她敏感却亦矜持,她多愁却不善感。她素净,却依然引人注目。她,也可以低到尘埃里开出花来。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总是,认为自己不够优秀,不愿与他人做过多的比较,也不喜比较,即使自己有优点长处,也总在别人的光环下黯然,并非是他人的否定,而是自己对自己的不认可。数学,不是我的强项,自小就被贴上“数学差”的标条,即使我把其他科目做的多么好,别人也会因我的数学而把我全盘否定。仅是因小学数学的第一次考试的失利,数学便被母亲挂在嘴边,心心念念,也使我对自己不自信。我的小学数学老师,是一个干净温暖的女老师,在我印象里总是很美的,棉柔的素色衣衫上有明净的、阳光的味道,她说话总是细腻而温柔的,所以,我很喜欢上她的课。下午,同窗们在柔意阳光下迷离双眼时,我依然望着黑板,毫无倦意,她的指尖在那如墨的黑板上疾书公式、解题的突破时,我会急急地举起右手,在教室里独独竖举一臂。站起,阳光从教室一边的窗外溜进,散在地上、桌上、黑板上和她的脸上,衬出她淡淡的微笑,使我感到温暖。我竟一口气解完题,望向她,仍是淡淡的微笑,茶色的瞳里漾着深深地笑意。我第一次觉得,数学,原来可以那么亲切。后来,我努力想考到最好,看到她对我笑,我若是考差了,她也只会微笑着:“这次没考好哦。”接着,帮我一起分析错题。也总会遇到些冷语讥刺,但,我就是我,任由他人评说,我就在那儿,处世不惊,做好一切我该做的的事情。因为我知道,无论怎样,前方都会有一个微笑等着我。终于,在一次考试中,我获得了第一个满满的惊喜,她依然平静柔美,我亦不悲不喜,也是在尘埃里开出的花啊。

一粒种子,即使低落到尘埃里,只要一米阳光,一露雨水,为了春,也能顶开顶上的千斤顽石,从尘埃里开出花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