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考前的胡言乱语
初三 散文 1578字 106人浏览 魏香香的海角

我是万万没有想到,自己会在这个时候写文。

还有三天就是期末考试,自己还有大把大把的片纸没做,大段大段的课文没背,甚至连以前学的都忘了不少,我不知道我要以什么样的态度去面对期末考试。

我不知道自己想说些什么,正如天上的白云,不知道飘往何方,也不知何时烟消云散。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这周作业发了十几张试卷,白花花的,全堆在桌上,班上像下了雪一样。家庭作业本也发下来了,上面签满了足以以假乱真的签名,我不怀好意的想到,班上有几个人的签名是真的呢。

我不是什么好孩子,这个我一直知道,我总是和别人拐着弯说话,用尖酸刻薄的口气评论每一个自己不喜欢的人,我总是打着做听力的旗号,偷偷摸摸上网,我总是在下一个身,在心中把别人KO了。

老爸生病了,体温喊了一整天浑身疼,被我鄙视了,我39°7照样带病上课,你个37°9叫什么啊?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然后老妈就要带他上医院,我看她收这收那的,问她干什么?她说防止你爸挂水嫌冷,我撇了一眼在床上躺得舒舒服服的他,不屑的说:“你确定医生会给他开?”

结果医生真的给他开了,还是四天的。

我才知道,他不是感冒,而是得了什么病。具体是什么我也不清楚,因为我没去,但我知道,这病再发展下去,会死人。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我害怕了。

死这个字对我有些遥远,如果可以,我希望我一辈子都看不到。

挂完水,他回来了,我正在吃橙子,看到他,我很难得的和颜悦色的和他说了两句:“没事吧?”他答道:“有事。”我将手中的橙子皮丢到垃圾桶里面,客套一句:“要吃橙子吗?”“拿来吧。”一瞬间,我突然有一种想把橙子皮扔他头上的冲动。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然后是喂药,我看着老妈把十几包药粉丢在桌上,然后一包包剪开冲成一大碗黑不隆冬的药剂,那鬼味道我闻着都要吐。我翻了翻小袋子,一大堆乱七八糟的中药名。我好心拿了自己珍藏的德芙给他,他说不要。我撇撇嘴,假装伤心的样子说了句:“真伤感情。”他又是一副勉为其难的模样:“好吧好吧你拿来吧拿来吧。”我头也不回的走人了。

不但要吃药,还要涂药。

我分外惋惜的看着那小袋黄连,说道:“这个为什么是外用的。”我妈说我没同情心。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哦,同情心是吧,不好意思,我的同情心被我爸吃了。

我拿着棉签,上面沾满了药,犹豫不决。我在思索,是画一朵牡丹好呢还是写XXX到此一游呢?结果我两个都没弄成,因为电话响了。

我妈说:“你怎么这么没良心呢,你爸都病成这样呢。”我说:“既然查出来就没问题了,担心什么?再说了,你以前生病的时候他不也是对你这样啊?我这是在为你报仇。”说到最后,都开起玩笑了。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我觉得我没事没良心,我是没心没肺,我是冷血动物。

上上周我买了一罐七喜到班上,同学甲惊异的问我喝这个不嫌冷吗?我没回答她,其实我自己知道,因为只有这样,才让自己感觉到自己的血是热的。当混着二氧化碳的液体从喉咙淌下,被体温加热,再释放出二氧化碳,好吧,这是荣嬷嬷讲的什么来着的?溶解度是吧?又或者是碳酸加热分解成二氧化碳和水?

又开始扯了,我觉得90后最大的特点就是不知道什么是好坏,荣嬷嬷说我们班的都是贱人,一个个犯贱,全班哄堂大笑。我饶有兴趣的在桌上写下一个红红的贱字,虽说最后还是擦掉了。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自从知道我是腐女后同学甲乙开始怀疑我性取向是否正确,我知道后很想把她们的脑袋撬开看看里面装了什么东西……这个是扯淡,我的性取向我自己怎么可能不知道。再说腐女和同性恋是一个概念吗,不懂乱说什么啊。

手机上是南派三叔的《黄河鬼棺全传》,看了一半心里发毛,然后不敢往下看去,我胆子一向很小,可我总是做出一副胆大的样子。

我突然发现自己有些可怜。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我可怜我自己。

我同情我自己。

我厌恶我自己。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我想要改变。

有时候我会想起陆臻的话:“我们需要找个一个信仰。”又或者是夏明朗的话:“那么从现在开始试着信仰我吧。”也许我该找一个信仰,一个足以支撑着我,走过长长的黑夜,迎接曙光的明灯。

慕容潇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写于2012年1月8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