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失独者”以迟到的爱
初二 其它 911字 93人浏览 小芸爱嵩不解释

给“失独者”以迟到的爱

第一次见到“失独者”这个名称,知道它指的是“失去独生子女的人”,我当时就受到了莫大的撼动。首先是因为自己只有一个孩子;而且,在自己相识的人群中,有人就曾失去了自己的孩子,知道那是如何无法想象的哀伤。今天,得知全国这样的家庭超过百万,而且,每年都会递增六到七万(5月9日《广州日报》)。突然产生了一个强烈的祈求,请给予“失独者”以迟到的爱。

如果不是逼近这个群体,你可能根本无法感受,人到中年,突然失去子女,会是怎样的打击。有多少子女,在父母的眼里,一直就是生存的全部理由,终生的希望在一身,万千的宠爱在一身,如果一起车祸、一场变故,让这样的理由骤然化为乌有,剩下的日子,还能怎样过?无法面对一切熟人,无法触摸一切旧忆,更可怕的是一天天显老,见不得人家子女看望父母的场面。他们现在尚能通过网络,聚合成特有的群体,抱团取暖,慰藉孤苦无告的心。老了呢?没有子女的抚养,又无法承受一般养老院亲人探望场面的刺激,那将是不敢想象的未来„„他们呼吁,能为他们这个群体,建设特有的养老院,让他们能在同病相怜中,了却残生。

这是何等卑微的要求。人有旦夕祸福,无论是什么样的生离死别,都应该是人活在世上,所必须承受的代价。但是,唯独这“失独者”的痛苦,带有国家计生政策所导致的人为性质。30年少生了一代人,对国家、民族、社会来说,减轻了莫大的负担。但对这样的“失独者”家庭来说,却要承受凡人难以承受的悲凉。要说贡献,他们作出的是难以名状的贡献。没有他们的贡献,就不会有30年计生的成果。当他们需要关爱的时候,社会所能给予的关爱,似乎也太少了一点。如今,满足他们如此卑微的要求,体现的是社会应有的良知。 有人对江苏太仓的情况进行了统计,总人口70余万人的太仓,就有115个“失独者”家庭,那么,就可以建一个专门的养老院了。如果一个县的规模还是偏小,以市为单位,来建设这样的养老院,则完全可行。养老院本来就该建,现在只是吁请能够考虑“失独者”的实际,为他们单独地建,这样的要求并不过分。

既然奉行执政为民,恪守以人为本,那就看一看,有没有哪个地方政府愿意率先建设这样的养老院,给最有理由得到关爱的“失独者”,早日送去一点迟到的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