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需要微笑
初一 散文 775字 136人浏览 呼啦啦徐

我现在总是喜欢靠在窗边回忆儿时。童年似乎是很久以前的事情。那个不谙世事、终日挂着单纯的傻笑的我,似乎已随着个子的增高、心智的成熟而慢慢地离开了我的记忆。

现在回忆起来,那个单纯的傻傻的我终日做得最多的动作——微笑,似乎已经很久没在我的脸上舒展过了。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我已经不记得了。我回忆着微笑的表情动作,就像一个老人在回想童年时的木马,有点模糊,有点困难,虽然我还没有那么老。

是的,我还很年少。尽管我们的外貌已告别了儿时的模样,心智已逐渐成熟,但内心仍像小时候一样,甚至比儿时更加脆弱、敏感。小时候遇到困难、受到委屈时可以哭泣,但现在不可以。大人们对我们说:“你们长大了,要像个大人,懂得像个大人,懂得面对,而不要老是跟个小孩子一样!”于是我们只得装得很坚强很勇敢的样子,“学会面对”,只因为我们“长大了”。我们是长大了,但只长大一点,基本上还是个孩子,还很年轻。我们不想变成大人,因为在我们模糊的概念中,大人们微笑的机会跟获得大笔意外之财的几率差不多。我们年少,我们还想微笑。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现在即使是孩子也很少微笑了。大堆大堆的作业,成摞成摞的重担,令人生畏的补习班,终日只会锁着眉头咬着笔,被迫牺牲自己的脑细胞,比一日兼三份工还要惨。偶尔笑笑,只因博得母亲赞扬:“全班第一?真乖!”这样的笑已没有了微笑的本质,单纯之中夹杂了太多功利,太多无奈。

女儿问父亲:“成熟是什么?”父亲说:“当你觉得保守一个秘密比分享一个秘密更加有意义时,你就成熟了。”成熟的人很稳重,但他们不快乐。保守秘密和吞噬眼泪都很令人痛苦,小孩子永远不会这么做,大人们却很少有例外。这就是我们不想长大的原因。我们年少,我们需要微笑。

小时候的我们喜欢骑在木马上吹肥皂泡。木马摇,泡泡飘,映着我们单纯的傻笑。什么时候,我们才可以重新拥有这种单纯的幸福,重新微笑?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