享受生活,享受阅读
初一 散文 2字 129人浏览 默默地前进

我一直认为物质食粮和精神食粮同等重要。物质食粮可以维持生命的正常生长,而精神食粮可以维持灵魂的健康追求。尤其对于我自己来讲,从小体弱多病,吃多了东西不能消化,经常肚子疼,所以只要吃饱了不饿就行了;当我生了女儿以后,身体状态超乎寻常的好,喝凉水都能长肉,也就更不敢多吃了。但是,对于精神食粮的需求,我却是与日俱增。我的幼儿时代,是由姥姥姥爷的故事充实起来的。白天的时候,我就围着姥姥转,她一边不停地忙活着,一边跟我东一句西一句的讲些生活的小常识、小哲理;晚上临睡前,则由姥爷给我讲故事,如果不讲几个故事,我是不会让他睡觉的;尤其是当我肚子疼的时候,姥爷把一只大手放在我的肚脐上,一边轻轻地揉,一边慢声细语的讲那些陈年的往事,给我的幼小的心灵留下的是不可磨灭的美好记忆。我的童年时代,是书本匮乏的时代,教科书里的内容远远不能满足我的精神需求;好在还有小人书可读,像《小兵张嘎》、《鸡毛信》、《地道战》、《地雷战》之类的经典故事,我都能倒背如流。我看小人书,和别的小孩儿不同:我喜欢咬文嚼字。我没上过幼儿园,上一年级之前从来没看过书,但是从第一天领到课本开始,我就对这些白纸黑字的东西,有一种痴迷的感觉,回到家就迫不及待的缠着爸爸教给我念书;还没等老师把第二课讲完,我就已经把整本书都背下来了;于是爸爸就开始给我买小人书。刚开始看的小人书都是像《智取威虎山》、《红灯记》、《白毛女》之类的样板戏的翻版,那些电影已经看过无数遍,台词都已背过了,当拿起小人书时,对着画面的表情,连蒙带唬的就把下面的文字给串了下来,于是稀里糊涂的就认了很多字。那时候正值文革的年代,大人们天天晚上去开会,我就天天被反锁在家里,可是我一点儿都不寂寞:先是摆上凳子(代表桌子)、茶缸(代表红灯)之类的,一人多角儿的演一段《红灯记》,要不就把白纱巾裹头上,踮起脚尖跳一段《白毛女》;或者是把白纱巾披在肩上唱一段《智取威虎山》。比划累了,就躺进被窝里大声念一阵小人书;念书累了就关上灯,默默地背诵。每天爸爸妈妈回来的时候,我不是手里拿着书,就是用书本盖着脸,但是嘴角却挂着笑容。那时候,小人书也是奢侈品,爸爸要求我必须把旧的书都背熟了,才给买新的,所以我的小人书积攒的越多,认得字也就越多,脑子里存的故事也就越多。爸爸的老家是青岛的,那里还有很多亲人,他们每年会给我寄一些彩色的、高档的故事书来,像《两颗手榴弹》、《一支卡宾枪》之类的,小县城里根本就见不到,这就更加鼓舞了我念书的热情。上四年级的时候,我看的第一本大部头小说是《桐柏英雄》,那简直是看得如醉如痴,白天放了学就捧着书傻看,晚上钻进被窝打着手电也接着看;砖头般的一大本,再伴着一本《新华字典》,几天的工夫就看完了。虽然不能全懂,但是囫囵半块的也能把故事整个的串下来。于是,我又开始了看大部头的少年时代:无论什么类型的书,只要让我发现就拿起来看;不认的字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