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找平衡点,促作文长足发展
初二 记叙文 4016字 282人浏览 hsg2005

1 寻找平衡点 促作文教学长足发展

周 海 凤

【摘要】事物是矛盾的统一体,作文教学当然也不例外。笔者从技巧与内涵、考场与日常、短效与长效三个方面探讨各组的内部矛盾与联系,旨在寻求三方各自内部的联系点与平衡点,以使作文教学得到平稳长足的发展,让作文教学重回良性循环的轨道。

【关键词】平衡点 技巧 内涵 考场 日常 短效 长效

有人说过,一个作家的出现往往与中学作文教学没有多大关系。虽然这个结论下得太过武断,大大挫伤了语文教师的积极性。但就时下的作文教学而言,我们的作文教学方向与理念、方法与策略,对一个作家的形成,到底起到了多大的作用?这不得不引起我们的深思与反省。如今,作文教学陷入了尴尬的两难境地,面对着考试的指挥棒与作文教学自身存在与发展的要求之间的矛盾而无所适从。怎样改变这种局面,寻求两者之间的平衡点,而使作文教学获得长足的发展,是目前亟待探讨与解决的问题。笔者结合自身的实践经验,谈谈对此的一些陋见。

一、技巧与内涵

正确处理技巧与内涵的关系,是我们面临的首要问题。在实际的作文教学过程中,我们往往过分地追求技巧的传授而忽视作文的内涵发展。古语有云:授之以鱼不如授之以渔。的确,作文技巧的传授在作文教学中有着不可替代举足轻重的地位。为此,我们语文教师对此从不怠慢,从审题立意、谋篇布局到材料撷取、语言运用等方面可谓不遗余力,下足了功夫。这些对学生的写作确实起到过一定的作用,学生掌握了作文的一些常见写法,作文水平也得到了一定的提高,但写出来的文章总感觉生气不足、灵气不足、韵味不足,思想呆板肤浅,写作程式化、模式化,导致作文文非真文,言非真言,人非真人,学生掌握了作文的方法技巧却写不出好文章。造成这种现象的根源何在?

《语文课程标准》明确提出:“作文教学应贴近学生实际,让学生易于动笔,乐于表达,应引导学生关注现实、热爱生活、表达真情实感。” 可见,要使作文教学得到内涵性的发展,真正提高作文教学效益,实现学生作文回归生活,重建回归生活的作文教学理念才是关键。

2 一是实现作文主体的观念转变。写作不仅是培养学生表达能力的重要途径,更是培养学生个性的重要手段。学生是作文的主人,作文教学要以学生为本,弘扬学生的主体性、创造性,发展学生的个性。作文教学应从学生的学习和生活需要出发,把学生放在主体位置上,尊重学生的生活,时时关注学生的需要、情感和发展,激发学生主动积极地参与到作文教学中来,产生写作的兴趣,从而达到“我口说我心,我手写我真”。一句话,作文教学应以学生的作文实践为主要活动,学生是作文的真正主体,作文教学应该回归到学生的主体地位上来。

二是确立回归生活的写作理念。作文离开了学生的真实生活,将是无本之木,无源之水。生活才是作文的本源,生活犹如泉源,文章犹如溪水,泉源丰盈,溪流自然活泼地昼夜不息。作文教学应当回归到学生因生活之需,切生活之用,为真情,为兴趣、为运用而写的生活状态上来,即回归到为生活而作文的状态上来。当学生的作文真正和生活联系起来之后,学生将会觉得作文是生活的一部分,是一种享受。作文教学回归生活,学生就应在生活中写作,在写作中更好地生活。总之,作文本源回归生活,才能使学生的作文水平随着融入生活的广度的拓展,深度的开掘,随着学生思想的成熟,精神的发展,情操的升华,人格的成长而得以真正的提高。

三是开辟提升素养的写作途径。作文教学,要让学生获得基本的写作素养,写作素养是多种因素的综合,具体而言包括思想修养、生活经验、知识积累、文化素养、写作习惯等等,这些因素相互影响,相辅相成,综合形成写作素养。写作素养的提升可以通过写作实践来实现,最典型的例证就是一个小说家可能没有多少写作理论,但他以丰富的写作实践,提升了写作能力。小说家的写作实践启发我们,写作素养的提升,写作实践是一条非常有效的途径,也是真正唯一有效的途径。长期的量的实践积累可以引发学生写作素养质的转变和提高。语文的学习资源和实践机会无处不在、无时不有。我们可以少逼学生写可能说假话的命题作文,多抓从生活中汲取养料的动态作文训练,即让学生投身于火热的社会生活之中,经常感受时代跳动的脉搏,充分接触社会上的各色人物,让学生经历写作的全过程,从搜集材料直至完成初稿,修改定稿,在丰富的写作实践中掌握表达思想、运用语言的规律,提升捕捉材料、思考表达的能力。

因此,在技巧传授与写作内涵发展的关系上,后者是写作根本性要求,而前者只是方式与手段,只有正确处理且平衡好二者的本末关系,我们的作文教学才能枝繁叶茂。

3 二、考场与日常

受“唯分数论”影响,广大的语文教师将作文教学的大幅的精力投入到了考场作文训练之上。挖空心思揣摩出题者的动向,寻求获取高分的捷径,过分追求作文训练的效果,考命题作文就教命题作文,考材料作文就教材料作文,考话题作文就教话题作文,以考题类型代替文体教学,致使学生当中四不像的作文屡见不鲜层出不穷;从审题立意讲到谋篇布局,从开头讲到结尾,不厌其烦娓娓道来,致使学生习作千篇一律千人一面,形式呆滞,毫无灵性可言;为了解决学生无米可炊的尴尬,教师搜集书本遍寻网络,让学生生吞素材,致使学生习作中假话空话套话连篇累牍。凡此种种,均抹杀了学生的个性,阻滞了学生的才思,违背了作文教学的初衷。广大语文教师对考场作文的热衷程度空前繁荣,甚至用考场作文的教学模式代替日常作文。

《语文课程标准》指出:“写作是运用语言文字进行表述和交流的重要方式,是认识世界,认识自我,进行创造性表述的过程;写作要感情真挚,力求表达自己对自我、社会、人生的独特感受和体验。” 写作不应成为考试的附属品,而应成为学生抒发胸中块垒,倾诉内心声音,表达自己独到感受的一种自觉自发的行为。真正的作文产生过程常常是这样的:亲历事情有所感,觉得要写出来告诉别人;观察到一些事物景象,读到一些书有所思、想把它记下来;或是通过想象,将现实生活的所悟,用虚构的方法以故事的形式表现出来。这就是日常作文本来的面貌,也是日常作文追求的境界。

写作是学生的一种冲动,一种欲望,一种需求。作为教师,一是要以学生的这种冲动欲望需要为契机,适时的加以引导,鼓励学生说想说之话,写想写之事,抒想抒之情,不矫揉不造作,从容行文。二是要求我们善于打开学生的思路,开启学生发现的慧眼,让学生明白生活中有很多景可描,很多事可写,很多人可塑,很多情可抒,很多理可论。山川河流、四季更替、家庭故事、班级人物、社会热点、时政要闻、美好事物„„任何生活中的材料都可进入学生的视野,纳入学生的作文中来。三是写作形式灵活化,日记、随笔、杂感、故事„„让学生选择自己喜爱的方式,信手拈来,不受拘束。四是日常作文的常态化、长期化。写作应成为学生的一种习惯,一种长期坚持的习惯。有欲望的时候写,有冲动的时候写,及时地写,教师不必限定时间、空间,只需统筹规划即可,规定一个月要写的大致数目,学生的

4 习作写完后随时上交,即交即改,及时点评。或布置一道贴近生活的主题,要求学生围绕主题,深入生活,观察世态人情,收集素材,然后行文,自然有所收获。

总之,日常作文也好,考场作文也罢,写作应是学生内心世界的真实观照,内心情感的真实抒发。语文教师应着力探寻二者之间的联系点与平衡点,不能因一废十,片面的追求分数。日常作文要成为考场作文的良师益友,日常作文是铺垫,考场作文是展示。这样,高分作文的获得才能水到渠成。

三、短效与长效

作文到底怎样教?这是一直困惑大家的疑问。平常的作文教学呈现的是盲目性、零散性、间断性的特点。往往是一个学期写七八篇作文完事,布置的作文题也是即兴而发。每次的作文训练只会强调技巧的训练,讲究作文的讲评,但到底是否为学生乐于接受,易于表达却思之甚少。在这样的强化训练下,短期内学生的作文水平的确有一定的提高,这就是所谓的短期效应。但静心思之,长此以往,学生的写作水平是否能真正的获得本质意义上的提高?是否能凭我们的力量浇灌出一个作家?这恐怕是我们很少思考探究的问题吧!笔者认为,若要发挥作文教学的最大效能,得到长期且持续性的发展,必须从以下几个方面下功夫:

第一,长远规划,建立科学的体系。有人提出,作文教学应从语文教学中分离出来,成为一门独立的学科。姑且不论此种说法是否合理。但它清楚地告诉我们一个事实,作文教学应该有一套属于自身的科学的、完备的、独立的体系。有明确的指导方向,指导理念,并有一套贴近学生实际的系统的连贯的学习章节。落实到每一个语文教师身上,每一位语文教师都应有一个长远的规划,三年的整体规划,每期的具体规划,每周的详细安排。这样,作文教学才能沿着一条正确平稳的道路前行,才能越走越远。

第二,贴近校情,贴近生活,因地因人制宜,讲究作文教学的灵活性。各校学生生源质量不一,学生写作水平不一,我们要看到校与校的差异,班与班的不同,生与生的区别。落实到具体的作文教学中,我们在制定计划时一定要具体情况具体分析,切勿“一把尺子量到底”,讲究作文教学的灵活性,进行分层次的作文教学。布置作文题目的难度也要因人而异,写作的要求也要因生而异。及时挖掘学生习作中的闪光点,适时表扬鼓励,激发兴趣培养信心,让学生在每一次习作中都有所收获,循序渐进,一步一印,这样,学生的习作才能坚实地成熟起来。

唯有将长远的规划与短时的针对训练有效的结合起来,在追求短效的同时注重

5 循序渐进的长期积累,寻求两者的平衡点,作文教学才能迈出坚实的步伐!

言而总之,作文教学中,正确处理以上三方各自的内部关系,找准各自的联系点与分界点,使之能平衡、和谐地统一在一起,作文教学才能很到均衡的长足的发展。

参考文献:

1、曾宪一、平传宝;对解决作文教学现实性问题的思索;《学科教育》2002年

第7期。

2、李华成;作文中的小与大;《河南教育:基础版》2007年第10期。

3、王萍;“语文素养”构成论;《教育评论》2006年第1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