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样教作文一
初三 记叙文 1626字 191人浏览 陆小路爱全

别样教作文二

修辞:拈连的运用

有一种修辞手法,虽然中考、高考并不要求考生直接掌握概念,但在鉴赏与写作中却常常用到。在记叙文中利用它,可以轻松地从叙事转向抒情;在议论文中用上它,可以自如地由事例转向观点。这种修辞手法,就是“拈连”。

在分析“拈连”之前,我们先了解一位歌手的爱情故事。

1一个失恋女孩的故事

香港歌手梁咏琪与郑伊健相恋六年,最终分手;而梁咏琪曾经演唱过的《短发》,也恰恰讲了一个失恋女孩的故事。虽然歌曲是歌曲、现实是现实,但听歌的同时想象一个故事,也是“很有气质”的。

让我们先一起听梁咏琪的这首歌:

歌中的女孩失恋了,“哭到喉咙沙哑,还得拼命装傻。我故意视而不见,你外套上有她的发”。有人说,女孩遭遇情变时常常会改变发型,于是,歌里的她,“剪短”了头发,同时,她好像感觉自己也是在“剪断”牵挂。

我已剪短我的发/剪断了牵挂/剪一地不被爱的分岔/长长短短,短短长长/一寸 一寸在挣扎.

(梁咏琪《短发》)

也许,女孩与男孩热恋时,留着一头飘逸的长发,惹得男孩常常赞美。如今,曾经的浪漫都成了痛苦的回忆,干脆剪掉长发,剪断情丝,剪断牵挂吧!

动词“剪”连接了“头发”(具体事物)和“牵挂”(抽象情感),从具体说到抽象,感情逐渐深化,过渡极为自然,凝练优美,妙不可言。如果歌词改成“我剪短了头发,不再牵挂他”,虽然意思相同,但过于直白,失去了些许韵味。 赋予歌词这种韵味的,便是“拈连”。

2一种叫做拈连的修辞

所谓拈连,是指巧妙运用上下文的联系,将用在甲事物上的词,轻轻“拈”来,用在乙事物上。

如杨朔在《荔枝蜜》中,这样歌颂小蜜蜂: 蜜蜂是在酿蜜,又是在酿造生活。

这句话利用“酿造”一词,将具体的“蜜”和抽象的“生活”焊接在一起,“酿造蜜”这是客观现实,“酿造生活”则是内涵提升,这就自然巧妙地升华了蜜蜂的精神,乍看出人意料,细思合情合理。

起到拈连作用的词往往是动词,这个动词连接的甲乙两个事物,往往是由浅入深、由表及里、由具体到抽象的关系。一般来说,前者往往是具体的,后者往

往是抽象的;前者往往是浅显的,后者往往是深刻的;前者往往是叙述类的,后者往往是抒情议论类的。

3拈连在作文中的应用

在记叙文中,拈连常用来过渡,或者由一个情节转向另一个情节,或者由叙事转向抒情议论。如: 微风轻轻地吹,吹动了这姑娘的衣角 ,也吹动了她的思绪„„

经过这样的过渡之后,下文就可以写姑娘的所思所想了。再如: 他们可以承担一个浩大的战争,可以承担重建家园的种种艰辛,可是却承担不了如此沉重的离情。(魏巍《谁是最可爱的人》)

这里用“承担”连起几个词语,将文章由事实转到抒情和议论。

在议论文中,拈连常用来“焊接”例子与观点,在例证时,巧妙借用一个词语,自然地从叙述例子转到表达观点。如《南方周末》这样评点“活熊取胆”事件(残忍!不懂的同学可以问度娘):

将一个金属管永久地插入熊的胆囊,另一端露在熊的腹部,以便长期多次抽取胆汁,这种惨无“兽道”的行为近期已演化成为一个网络事件。活熊取胆,伤害的不仅是熊的身体,伤害的还有人的良知;动物权,不仅是为了保护动物,更是为了保护人的恻隐之心。

这样用“伤害”和“保护”两个词语,拈连起“良知”和“恻隐之心”两个分论点,下文就可以很自然地分析这两个分论点了。

看来,虽然拈连这种修辞格中考、高考都不直接考查,但如果你能掌握了它,就掌握了一种使文章思路变得自然、深刻的便捷方法。

当然,老师说不考,并不打包票,如果考了我不会陪你一毛钱。因为高明的命题者也会拐个弯,不考你概念,而考你的语言感觉。比如下面这道题(2013年北京卷),请你做做看,想一想选什么、为什么,这也算作我们的家庭作业吧:

练习:下列句中加点词的运用,不同于其它三句的一项是

A. 微风习习,远处飘来阵阵歌声,也飘来了缕缕的花香。

B. 蜜蜂酿出了甘甜的蜂蜜,也为人们酿出了美好的生活。

C. 萧瑟的秋风吹落枝头的黄叶,却吹不去她满腹的惆怅。

D. 风和日暖,小院关闭了柴门,却关不住那满园的春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