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年的萤火虫
一年级 其它 2184字 385人浏览 燕园博思jia

童年的萤火虫

姚国禄

在乡村,孩子们对萤火虫是情有独钟的,总是在夏天或初秋晴朗的夜晚,我们这些永远也不知疲倦的乡下孩子,在乡村的池塘边或草丛中,望着那些在低空中轻轻飘飞的萤火虫,脸上露出惊喜的神色。就是那些我们在白天不容易看到的小昆虫,夜晚很快就会暴露在我们的视线里,是它们身上发出的亮光,吸引了我们好奇的目光。许多时候,我对乡村的美好回忆还停留在夏夜扑捉萤火虫的童年时光,那一个个在夏夜里闪烁着微光的萤火虫装饰着我童年七彩的梦境,给我童年的生活平增了几多的欢乐,以致在许多年后我仍对我生活过的乡村以及乡村那些四处飞舞的萤火虫充满了无限的眷恋。

小时候,乡村的生态保护的相当完好,淳朴的村民在一种宁静的生活环境里简单地快乐着,春种秋收,年复一年,怎么也不像现在的样子,田野里到处滥施各种化肥、农药,让许许多多的昆虫在乡村逐渐绝迹。记得那时,乡村的池塘边长满了野草,草丛中爬满了各式各样的萤火虫,仲夏之夜,大地就像一个百变的魔术师,瞬间变幻出无穷的色彩,天上星月隐隐,蛐蛐藏在草丛里轻轻地吟唱着,村庄的池塘里蛙声四起,田野里或池塘边萤火虫飞来飞去,就像一个个小小的灯笼,照彻乡村恬静的夜空。

在乡村的夏夜里,作为贪玩的孩子,我们最开心的事也就是到野外去扑捉萤火虫了,不知有多少个月光明媚或星光灿烂的夜晚,我们成群结队地沿着村庄的池塘奔跑,手里还提着一个小玻璃瓶子,清凉的夜风吹拂着我们赤裸的脊梁,我们眼看着一个又一个的萤火虫从我们面前飞过,也不知道那些小小的萤火虫是从哪里钻出来的,在夜空里一闪一闪的,煞是可爱,那轻盈的身影搅得我们心里痒痒的。这时候,我们这些贪玩的孩子便会好奇地追逐着那些明明灭灭的萤火虫,看它们慢慢飘飞。

我曾经仔细地观察过,那些低低飞行的萤火虫飞行速度都比较慢,而且它时刻发出亮光,飞行轨迹暴露得十分明显,只要我们发现,十有八九都能扑捉到,捉到后我们就轻轻地把它放到小玻璃瓶里。 如果它停息在小树上或草叶上,我们就直接用手去扑捉。由于萤火虫身体娇弱,有时候稍不留意便会把它们捏伤,那些受伤的萤火虫很快便会死掉。那时候,我们只知道贪玩,压根也不会考虑死掉几只萤火虫有什么可惜,反正乡村漫山遍野到处都是,永远也扑不完捉不尽。有时候我们还会荒唐地想,要是萤火虫能像秋蝉的体型那么大该多好,那样我们可以把萤火虫当电灯使用了。现在想来那时的想法是多么的滑稽。

那时候,乡下人的生活非常的单一,家里没有电视机,也没有广播,人们的娱乐方式也就是大家聚集在一起,在夏夜的村头拉拉家常,说说笑话,孩子们最好的去处就是到野地里去扑捉那些到处飞舞的流萤了,因为萤火虫身上的发光体总是让我们感到非常的好玩,我们走在水塘边,看萤火虫的倒影在水中一闪一闪,我们数着天上的星星,数着水塘上面飞舞的流萤,一个,两个,三个„„ 就像回到童话的世界。

关于萤火虫,古诗里有过好多的描述,我记得曾经读过唐代诗人杜牧的《秋夕》:“银烛秋光冷画屏,轻罗小扇扑流萤。天阶夜色凉如水,卧看牵牛织女星。”因为那时年纪还小,这首小诗我读得懵懵兮兮的,感觉好像写的是在秋天的一个夜晚,一个哀怨的宫女在深宫里用轻罗小扇扑打流萤,无聊地打发时光,然后再无聊地遥望星空发呆。孤独的宫女除了用轻罗小扇扑打流萤,还能干什么呢?我想,那宫女扑打流萤的动作大概也和我们在夏夜里扑捉流萤的情形如出一辙吧?还有唐代韦应物的《玩萤火》我也曾经吟诵过:“时节变衰草,物色近新秋。度月影才敛,绕竹光复流。” 这首诗大概写的是秋夜赏玩萤火虫的情景。诗虽纤巧,却以清新的笔调、晓畅的语言写出了萤火虫形体微小,发光细弱的特性。虽然那时我还不求甚解,但我总会想,唐代的萤火虫和我们今天的萤火虫应该没有什么两样,只不过诗人在诗

中升华了它的的高度,萤火虫给我留下许多想象的空间。

许多时候,我一直都在试图破译萤火虫的生命密码,这些小小的生灵,为什么会产生发光体呢?它们的生命是那样的孱弱,每天只是饮一些露水,不需要吃任何食物,它们一样顽强地活着,这本身就是一个生命的奇迹。虽然它带给人们的光明是微弱的,但它能够在暗夜里发出低微的光芒,这也说明了它的存在是有价值的。

在漆黑的暗夜,萤火虫发出了自己的光芒,为自己,为别人,照亮一米光亮,让我们看到微弱的生命也有它存在的价值,那一点点微弱的光芒,妆扮了黑夜,让我们看到夜的灵光,给我的心灵带来快乐,让我感觉到了没有星光的夏夜,还有点点萤光擦亮夜色,心里就多了一份暖暖的情愫。

最近几年,我每年夏天都会在乡下住上一段日子,每到夜晚我都会在田野里或水塘边寻找萤火虫的影子,结果是那样的失望,一只也没有看到,许多村民也告诉我,萤火虫在乡村已经消逝了,我感到非常的吃惊!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呢,实际上道理非常的简单,因为数年来,农村都在大量地使用化肥、农药,过去乡村里那些到处可见的萤火虫现在已看不到了踪影,许多在农村长大的孩子没有见过萤火虫也本在情理之中。他们也许只能在教科书里知道有一种叫萤火虫的昆虫了,哪里还会看到流萤的影子?

一种又一种的昆虫在乡村消逝,这是一件非常可怕的事情,多年来,我们一直倡导人与自然的和谐,现在这种局面正在逐步打破,乡村的生态正在受到严重的破坏,长此以往,我们人类势必会受到自然的惩罚,这种潜在的危机比什么都可怕。

常常在梦里回到那个流萤飞舞的夜晚,那是我童年生活中一段最美好的时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