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悲伤的小学作文
初三 记叙文 4104字 978人浏览 龙哥1235123

“最悲伤小学作文”被质疑是枪手所写 老师回应 2015年08月06日 01:44 来源:新闻晨报

原标题:支教老师:只是规范格式,内容未改 《泪》

爸爸四年前死了。

爸爸生前最疼我,妈妈就天天想办法给我做好吃的。可能妈妈也想他了吧!

妈妈病了,去镇上,去西昌。钱没了,病也没好。

那天,妈妈倒了,看看妈妈很难受,我哭了。我对妈妈说:“妈妈你一定会好起来的,我支持你。把我做的饭吃了,睡睡觉,就好了。”

第二天早上,妈妈起不来,样子很难看。我赶紧叫打工刚回家的叔叔,把妈妈送到镇上。

第三天早上,我去医院看妈妈,她还没有醒。我轻轻地给她洗手,她醒了。

妈妈拉着我的手,叫我的小名:“妹妹,妈妈想回家。” 我问:“为什么?”

“这里不舒服,还是家里舒服。”

我把妈妈接回家,坐了一会儿,我就去给妈妈做饭。饭做好,去叫妈妈,妈妈已经死了。

课本上说,有个地方有个日月潭,那就是女儿想念母亲流下的泪水。

木苦依五木

柳彝

2015年6月20日

四川凉山四年级彝族女孩木苦依五木的作文《泪》在网上传播后,被网友称为是“世界上最悲伤的小学作文”。一日间,各网络平台接到的网友捐款即超过92万。

昨日,作文的最早发布者、四川省索玛慈善基金会理事长黄红斌表示,发出这篇作文的本意并不是想募捐,“孩子缺的不是钱,而是关爱。”而亦有网友质疑作文“是枪手所为”。

央视昨日报道,《泪》 这篇文章并非木苦依五木写的原文。 孩子缺的是关爱

据最早发布这篇作文的索玛慈善基金会理事长黄红斌说,他是7月8日在看望宝石小学支教老师的时候,在一间教室墙壁上所贴的孩子们写的作文里,发现《泪》这篇作文的。

黄红斌说,读完作文后,他和支教老师一起到木苦依五木家中进行家访。根据黄红斌介绍,木苦依五木的父母共有5个子女,大姐16岁,二哥15岁,2人均在外打工。12岁的木苦依五木排行老三,下面还有2个弟弟,一个10岁,一个5岁。在父母去世后,照顾2个弟弟的责任就落到了木苦依五木的肩上。

7月11日,黄红斌将这篇作文发到了微博上,随即引发了网友的热议。

《泪》这篇作文在网上流传开后,网友们也在表达着自己的爱心,有不少人表示要给木苦依五木捐款。不过黄红斌表示,因为国家对孤儿有每个月600元的生活补贴,木苦依五木和她的弟弟缺乏的不是金钱,而是关爱。黄红斌还表示,索玛慈善基金会已经把木苦依五木的2个弟弟接到了位于西昌的索玛花爱心小学免费读书和学习。

作文由支教老师整理过

据央视报道,昨晚,中共凉山州委宣传部发来《关于凉山小女孩写“世界上最悲伤作文”情况的调查报告》。该份报告共有

5页,其中一个很重要的信息是,从去年开始,政府把木苦依五木家的5个孤儿都纳入了孤儿专项基金保护中,对每个孤儿每个月都会发放678元的补助,加起来共有3390元,都由他们的奶奶来代领。此外,调查报告中还提出,网上作文产生的经过是,学生木苦依五木写了篇作文,然后支教老师任中昌看到后自己改写成了作文《泪》,然后叫木苦依五木照着他的手稿进行了原文抄写。

对此,四川省凉山彝族自治州越西县普雄镇宝石小学支教教师任中昌在接受央视采访时回应,班上的孩子都是讲彝语,汉语对他们来说是“外语”。他们的汉语讲得还是不错的,但是写成文字却是一塌糊涂,特别是作文的行文格式、标点运用上都不行,要他们把内心真实的感受准确表达出来,是一件非常难的事情。 任中昌说,在一节课上,他给孩子们讲了人教版四年级下册的课文——《小珊迪》。

《小珊迪》描述的同样是一个孤儿的故事。饥寒交迫的孤儿珊迪,在街上卖火柴,但是买火柴的人却没有零钱,小珊迪于是拿着整钱跑走。正当买火柴的人认定珊迪是个骗子的时候,珊迪的弟弟拿着零钱出现了。原来,珊迪因为换零钱,被马车撞倒,轧断了双腿,生命垂危。

故事最后,双腿已断的珊迪握着探望者的手,“突然,他眼里的光消失了,他死了。”

任中昌说,在讲这篇课文时,他哭了,孩子们也哭了,大家都非常的感动,于是他就让学生们写篇作文,名字就叫《泪》,要求围绕着伤感来写。

在第一次看到木苦依五木的作文时,任中昌表示文章是写得一塌糊涂,但基本能看懂。于是,他就按照作文的要求,对木苦依五木的作文进行了重新整理。不过,任中昌强调,自己并没有对文章的字词语句进行过任何修改,所有的内容都是她的,自己只是修改了行文格式和错别字,让孩子知道作文的标准化和规范化,然后让木苦依五木照样抄写了一遍。

真实性应该没问题

对于作文事实的真实性,任中昌表示,应该是不会有问题的,自己对木苦依五木家中情况不是非常了解。

而针对有网友认为作文作假的说法,任中昌称,现在网络这么发达,有各种声音非常正常,毕竟网友并没有去过现场,对真实情况并不了解。

央视《新闻1+1》白岩松连线任中昌老师

白岩松:接下来我们马上要连线四川省凉山彝族自治州越西县普雄镇宝石小学支教教师,他是在那支教,是公益行为,任中昌,任老师您好。

任中昌:你好。

白岩松:可能很多人在听完这样的一个文字的时候,都觉得这篇文章到底是不是孩子写的,那真实的情况是什么样的? 任中昌:这个情况应该是这样的,我们到凉山这个,喂? 白岩松:我听得见,您说。

任中昌:好,我们在这里支教,我是到这个宝石小学教四年级的语文,他们班上的孩子们,汉语对他们来讲是一种外语,他们讲彝语,但是他们的汉语讲的还是不错的,表达情况、表达能力也都不错,在他们的口语交流过程当中是很不错的。但是在他们写成文字的过程当中是一塌糊涂。他们在作文的行文格式上面和标点的运用上面,真的是不行。那么就发现这个问题,就是说要让他们自己把内部的心里的真实的感受准确地表达出来,是一个非常难的事情。因为他们的拼音不行、生字不行,所有语文老师应该都知道,字、词、句、段、篇,这根本就不行,那么就采取了一个方法,我做了一个尝试,就是叫他们写作文、写日记,天天都要写日记,全班都要写日记。

白岩松:都是用汉语写?但是格式可能有问题?

任中昌:汉语,全是汉语,而且我在班上给孩子们上课,最好进了教室,不要再说彝文,全部用汉语。然后坚持了一段时间,然后我又趁有一个机会,我就到了南阳十五小,在这边很有名的学校,到了南阳十五小和他们学校进行交流,希望我们班上的同学。

白岩松:任老师,对不起,可能时间的原因,我们要更简练,这篇文章,这个小姑娘,她是用汉语写了是吗?

任中昌:汉语写的,而且她的汉语当时应该讲到了小学四年级,人教版小学四年级下册的时候,有一篇文章叫做《小珊迪》,这是说两个孤儿的,在我给他们讲这篇课文的时候,我也哭了,孩子们也哭了,当时大家都非常地受感动,在这个情况下我就说孩子们写一篇作文叫《泪》,就写一个作文叫《泪》,当时孩子们都写,有写《泪》的,也有写《哭泣的心》的,还有写其它名目,但是基本都是围绕这个伤感、感伤来写的。

白岩松:然后这个孩子的作文,送到你面前的时候,原貌是什么样?你改了多少?

任中昌:她送到我的面前几乎是一塌糊涂,但是能够看的清楚,基本的眉目都能看清楚,那么我就是按照作文要叫他们要个

格式,每个段前要空两格,标点符号怎么样用?这是所有当老师的都要指导的。

白岩松:现在在我的手里,有这张您写的作文《泪》,是根据她的作文,重新按格式写了一下是吗?

任中昌:对。

白岩松:但是您理顺了她的一些字词用法和语句?

任中昌:没有,字词用法几乎没有什么用,因为这些是她的作文,我无从知道她的家庭情况是怎么样。

白岩松:她的原文还留着呢吗?

任中昌:她的原文就不可能留了,孩子们,小学生做的习作,四年级小学生在做的习作,那些作文你看了他们作业本都知道了,连皮都没有了。

白岩松:我明白您的意思了,您给她改完了之后,然后又让她照着这个又抄了一遍对吧?让她熟悉格式?

任中昌:一个就是格式,再有错别字、标点符号,在这些方面我只是做了行文的格式上面,给她做了一些标准化,就是说应该怎么样?叫别人能够看懂。

白岩松:然后基本上是按照她原来写的作业内容来?

任中昌:所有的内容完全是她的,所有的内容我根本就不知道,因为我班有49个学生。

白岩松:另外还有个问题,任老师,就是说孩子写的这个家里的这个事实,都是没问题的是吧?

任中昌:这个是绝对,应该是没有问题的吧,因为我对她的家庭还不是那个时候了解的,在这个之前,我不知道她的家庭,她的父母亲到底因为什么、什么时候死的,我都不太清楚,班上40多个孩子的作文,都一塌糊涂的情况下,我必须要选出一张比较合适的,我写出来格式叫大家看,应该是这样写作文,而且每个孩子要抄三遍、五遍,甚至抄十遍的都有。

白岩松:明白。

任中昌:要把它变成格式,这只是在格式和语言的格式,行文的格式和标准上面进行了给她修正一下,作文的内容完全是她自己的。

白岩松:任老师,最后一个问题。当这一篇作文,突然被互联网广泛关注之后,也许有人会因为这样的一个复杂的过程,可

能不了解那种彝族的语言,或者孩子的成长,说这里头,这不是她写的,是不是作假,您的态度是什么?

任中昌:我觉得,我从这件事情其实我是这样想,第一,我是没想到,我没有想到一个两三月前,就已经放在我爱人、我们索玛那个圈里头的文章,大家都在交流学习的这样一个文章,会在这个火了,没有想到它会火。因为这是小学生的习作,因为大家在教学经验上的交流,这是没想到。再一个,我觉得有各种声音非常正常,现在网络这样发达,因为他不了解真实情况,尤其他没有真正到那个去,有这种声音那太正常了,所以很理解。第二个还有一个就是很欣慰,我非常欣慰,因为这样一个短小的文章,引起了全国、全社会的这种关注、这种正能量,我感觉到非常地欣慰、非常高兴,我很希望所有的同志们,或者有心的人们,去到那里去当一个学期的老师,去教一教孩子们,我有一个内心的,真正想说一句话就是,我非常非常敬佩这些坚持在第一线的老师和支教的老师们,他们真的不容易。如果你教了一个学期就知道了。

白岩松:任老师别的先不说了,特别要对您说上一句,您辛苦了。因为据我所知您岁数不年轻,还跟您的夫人一起去到大凉山来进行支教。

任中昌:对,我爱人张原丽(音)我们一块到了大凉山,去那里支教,这是我因为身体不好,才回来体检来了。 白岩松:一切顺利。好,祝您开心,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