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与不爱之间,往往不过是时间在作祟
初一 其它 922字 73人浏览 winniiiii

爱与不爱之间,往往不过是时间在作祟

望着那些狮子和野牛的卡通壁纸,一瞬间,那年的梦想变得清晰起来——她想起十六岁的那个女孩,在某个下了课的黄昏,蹬着自行车往家赶。那年她并不知道要追赶什么,就是喜欢把自行车骑得飞快飞快,然后笑起来很爽朗,说话声很大。她在小县城读完了高中,身边都是同样骑着自行车、剪着童花头的女孩子,她们穿着白色衬衣、校服裙子,在小巷子里穿梭,在叽叽喳喳地讨论隔壁班的某个男生,然后在夕阳下嬉笑追逐。她依稀能记得家门口的那条巷子,两边的水泥围墙里,经常探出一朵朵白色的栀子花,墙垛上有时还会蹲着一只懒洋洋的花猫。她骑着自行车呼啦一声穿进巷子,接着便听见母亲的骂声从巷子那边传过来:“骑那么快!摔不死你!”她咧着嘴哈哈一笑,有时干脆来个大撒把跟母亲打招呼,对于母亲惶急的表情,她丝毫不放在心上。

„„

她最快乐的青春,而今,已是一去不返了。

艾明雅小姐回过神来。她依然年轻,还不到三十岁,但是她觉得自己仿佛已经走过了很长的路。那段路一直有迷雾,她一直摸黑向前走,一直看不到自己的模样,似乎有什么追赶着她在黑暗里一直气喘吁吁地往前跑,直到有一天她在黑暗里看到了灯火,她向着灯火狂奔而出,终于歇下一口气,却发现走出来的已经是一个穿着高跟鞋、背着CHANEL 菱格包、擦着紫色眼影的女人,见到熟人一开口就问:“今天的大盘跌了没有?”

依然是那个热爱着狮子和野牛的女孩,但是镜子里的那个她,好像已经熟透了,熟到已经变成了谁的妻子。她回头望,父母健在;她扭头看,有人在身边;她向前看,仿佛又看到她要成为谁的母亲。

可是她还是记得狮子与野牛,虽然已不再那么狂热。她庆幸,在一路的奔跑中,她依然没有丢失某些东西。

有时候觉得像是一场梦。最好的年纪仿佛已经过去,又懵懵懂懂地感觉最好的岁月仿佛还没有来。

有一天,她坐在新房子里给新买的茉莉花浇水,小金毛在笼子里懒洋洋地睡觉。那天的天空如同水晶一般,呈现出一种透明的蓝,她想起《海的女儿》里的一句话:海的深处是那么那么蓝,蓝得像矢车菊的花瓣。

突然间她听见什么声音,然后跳起来,跑去厨房关掉煮牛奶的火。她系上围裙,一边擦拭着溢出来的牛奶,一边笑。

她想,有些梦想可能永远都不会实现了。 她想,有些梦想也许明天就可以实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