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魂
初一 散文 1826字 32人浏览 平常人的感受

雪 魂

伴着呼啸的狂风,杂着冰冷的雨点,它悄无声息地来到这个世上,它就是雪。

它从天空中飘洒而落,在我的词汇量中,形容它的只有一个词——洁净。只有如此的白,如此的一尘不染的雪,才配得上洁净两字的称号。

“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在漫长的一天中,我终于迎来了一个雪白的世界。在一天的时光中,我不时向窗外望了好多次,看着细小而柔弱的它,真担心填不平有一个个小坑洼的土地。而这种顾虑却是多余的,成千上万的雪花成就了一个洁白的世界„„

雪迎来它的伙伴,所有的人开始玩雪,雪在欢笑与赞美声中沉醉;虽然有的雪花在天空中滑过一道优美的弧线,跌落在水里溶化了,但我相信,它无比自豪!严格的教师也在这雪中“大发慈悲”,竟在课间“纵容”学生飞奔下楼,玩得满身是雪而全然不顾,可见雪的魅力有多大!

日子一天天过去了,而这个欢跃在各地的小精灵被初阳蒸融了。雪,正走向时间流里,为我们留下一个美好的回忆。

现在,雪已融得差不多了,试问:谁还天天惦记着为我们带来无数欢乐的东西呢?就连我这个“爱雪一族”的人,也惭愧着。在人类心里得到满足时,雪悄无声息。人们盼望着太阳的到来,熟不知那一天就是雪的末日。

“滴嗒,滴嗒”,清脆异常的响声,我疑惑,原来是雪化成水发

出的声响,为何它离去还是这样的从容不迫呢?

呵,我明白了,雪完成了它的使命,正走向大地母亲,融化,是雪的再生;雪水,是雪的精华所在。我多心了,真有些自做多情。

雪,它化了,但给我们带来一个崭新美好的春天!

这种痛,何曾有

江西省金溪县实验小学六(6)班

喻昕 12岁

想想刚才发生的事,那是上课时,我和吴超凡趁老师不注意,比比谁会哭,结果我先哭出来,我们俩对视几秒,便不约而同大笑起来,哪知道,老师听到了:“吴超凡,等明天和罗鸣换座位。”话音刚落,犹如一道晴天霹雳,劈走了欢笑,劈开了我们的距离纽带。从那一刻起,我们都沉默不语,平时那说不完的话,今日已随风到了另一个世界。

一切沉浸在朦胧的寂静中„„静得可怕。

不祥的预感终于成为现实,我和吴超凡被分开了。忆往昔,在“弹笔战坛”上,笑声常有。当一阵阵欢笑声传来时,心中快乐无限;当一滴滴泪水潸然落下,心中何曾乐?回顾每一件事,那么不舍,即便是吵架、打闹,在我心中也成为美好的回忆„„

回家了,我失魂落魄地走着,平时急冲冲奔向近道,这时却毫不犹豫走了远路。吴超凡打破了沉默,诉说着伤心难过,我既难过又开心,平时他总针对我,但到了分别时刻,我看到了他对我的一片真心,一滴泪顺着我的脸颊流下。我俩尽量放慢脚步,慢慢回忆往昔的每一个细节、每一句话语、每一个动作,觉得一切都是那样短暂。我的心徘徊在这一个月的时光,出不来。我终于明白,世上珍贵的,是友情。

我尽量拖延时间,想拖住每一分每一秒,我觉得今天回家的路很短,我希望能一直走到南极。拐弯处我俩同时回头望了望对方,我分明看到,他的嘴巴想说什么,又说不出口。他转身,迅速走向了家的方向,似乎多呆一秒就会增加一份苦楚似的。我望着他的背影直到消失在嘈杂的马路上,才转身回家。

在回家的路上,我一直在想:命运为什么安排我认识他?认识了反增加许多疼,如果认识另外一个人,结局会怎样?超凡、超凡,你我千金义,结欢分何苦,心中起愁云。

这种心的伤痛,不知何时能逝,我现在只想说,也只想一件事:“老师,让我们再同桌一天,行吗?”

承诺

江西省金溪县实验小学六(6)班 喻昕 12岁

北风在咆哮、狂舞,刺入骨髓,我是一个感情极端的人,从不轻易承诺,可到头总是“人负我”。

元旦时,哥哥说考完试要回来,在那个充满“战风”(一种小游戏)气息的小屋里,我能感到哥哥对我的承诺。

离承诺期限还有二十天。

第一天:每二次雪还没来临,哥哥就回校了,带着我对他的祝福。 第二天:飞鸟在天空划过一条白色的承诺,是给我带来哥哥回来的信息吗?

第三天:承诺是金,上面隽刻着哥哥和我的情谊。

第四天:在承诺的天数中,我静下心来默默等待,只是每天都望见一片凋谢的叶子。

第五天:灯光与月光交融在一起呈现出来的,不单是辉煌的色彩,更呈现了我与哥哥相互的承诺。

第六、七、八„„天,我由安静变得焦虑。

终于,最后几天,我得知,哥哥不会回来了,他去厦门过春节了。 心如刀绞,难道在那个夜晚,他的承诺只是给我一个安慰吗?在那一刻的默默中,他显然不是在承诺,是在为难。

哥哥,他失信于我了。以往,他要带我去干什么、吃什么、玩什么,都做到了,这次怎么了。

在时间轮回中的我立下了一个承诺:这个寒假去厦门,找哥哥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