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王别姬》读后感
初三 散文 2315字 2011人浏览 昆医茶协

1

浅论电影《霸王别姬》的主题精神

11法2 黄彦龙

这部电影记叙了京剧艺人程蝶衣、段小楼‎从梨园学艺吃尽苦头到终于熬成角儿,再到抗战时期、共和国时期的几经坎坷,最后演出了一场真实版的《霸王别姬》的故事。梨园的苦没有打倒程、段反而成就了他们,抗战中虽然有些波折但最后也回到正轨,而经历了“文革” 程蝶衣却选择结束自己的生命。不难看出,作品的主题思想即蕴藏于这些上述的对比中,不是同性恋,也不是近代中国动荡历史等等这些更明显更吸引人的元素,创作者最想表达的应当是关于一个国家、一个社会应当如何对待文艺工作者以及文艺工作者当如何对待自己的思考。

“人得自个儿成全自个儿”“哪朝哪代他也不能不听戏” “楚霸王都跪下来求饶了,京戏能不吗”······这些一闪而过或者反复提及的台词,细细把玩,别有一番意味。

我想通过这三句话谈谈我对这部电影主题精神的理解。

“哪朝哪代他也不能不听戏”。是的,剧中人说的看似没错,一个社会任何时候都不能缺少文化、娱乐活动。“人民需要文艺”这是个不言而喻的道理,然而问题是社会产生什么样的文艺和当局需要什么样的文艺以及两者有无冲突。延安整风以后,中共提出“文艺要为政治服务”,说白了,就是文艺活动要为党的政策的推行制造良好的舆论环境(包括最直接的舆论引导和最潜移默化的价值观构建)。而当中共掌握了全国政权以后,各种民间文艺团体基本被收归公办之后, “文艺要为政治服务”成了文艺工作者和团体最高的宗旨。新文艺(即“为政治服务”的文艺,下同)和旧文艺有很大的差别:新文艺因其数量需求巨大,而且需要更强现实针对性和时效性,从而不可避免地,没有厚重的“质感”,显得肤浅——缺少长期的历史积淀。同时会损伤原本被当作是传统文艺精华的东西,比如现代京剧就没有了脸谱这一规范化的程式。所以,新旧文艺的冲突不可避免。

冲突并不可怕,可怕的是,因为“文艺要为政治服务”——政治成了新文艺的“后台”,文艺层面的冲突被不自觉或别用用心地赋予了政治含义。反对新文艺(或者提出尖锐的意见)被当作是政治错误的表现。随着“左”倾错误的不断发展,这一势头愈演愈烈,在文化大革命中更是“登峰造极”。 在“横扫一切牛鬼蛇神”的政治风暴中, “楚霸王都跪下来求饶

2 了,京戏能不亡吗”。一大批老艺术家被批斗遭迫害,实际上是文艺灵魂的艺术家们都无法继续做文艺(至少是无法继续做自己认为的文艺),“文艺界百花凋零”的局面再正常不过了。

历史的教训证明了这么一个道理:文艺有自己的发展规律,政治最好不要强迫它为自己服务。当然,作为维护统治秩序的一种方式,拥有自己的宣传单位为自己服务是必要的。但是不能要求所有的文艺都要“以科学的理论武装人,以正确的舆论引导人,以优秀的作品鼓舞人,以崇高的精神塑造人”,只要它们行为在法律法规允许的范围内,就不应当横加干涉。

新时期以来,党和国家的宣传部门越来越明白这一点,在文化体制改革中把公益性文化事业和经营性文化产业分离——政府转变职能专注于发展文化事业,放手让文化产业在市场经济的大潮中自己成长。由此带来的改变无须赘述,仅仅电影业的变化——从“八亿人民八部戏”到去年中国内地票房突破1000亿就已经足以说明这一做法和思路的正确性。

而近期相声界的一大事件却让我突然发现竟然有人还停留在过去的老思路。

在广州市高级文艺人才理论研修班讲座上,姜昆说:“现在郭德纲在网上闹那么多事情,在道德在伦理上,出现这么多问题,我搞不懂为什么那么多人喜欢他?”

如果不是这一新闻事件引起媒体的热议,很多人都记不起姜昆是谁了,老一点的观众可能知道他是春晚的常客,说过几段当时还算流行的相声。而郭德纲却是在最惨淡最艰辛的日子里带领德云社一班人坚守小剧场,并且凭借郭氏相声针砭时弊、充满时代感的优势赢得了观众,逐渐成为当代相声的砥柱中流。艺术成就是个很难界定的东西,我们无从比较。但显而易见的是,郭德纲可以在南方、甚至在悉尼开商演,而且场场爆满;而姜昆只能偶尔做做评委、说说“晚会相声”。作为艺人,孰优孰劣,已然分明。

观众不买姜昆的帐,姜昆自己心里还是明白的,所以不敢从艺术水平上批评郭德纲。然而此公却是中国曲艺家协会副主席,拿起冠冕堂皇的道德、高雅大棒打起郭德纲来就自觉得大义凛然了。

某门户网站的微博就此事进行了一个“支持郭德纲还是姜昆”的投票活动,有将近87万名网友参与,郭德纲的支持率达到近96%。这可能令他很失望,观者依旧不买他的账。

当然,关于相声的发展应当是向“高雅”还是向“通俗”,这是见仁见智的事情,郭德纲和姜昆的意见不同,也难以判定谁对谁错。

3 但是我认为,一个文艺工作者不能通过自己的艺术本身去吸引观众而证明自己认为的艺术方向的正确性,而是抬出“人品”“道德”去攻击不同意见者,甚至想通过政治上的操作去封杀自己反对的文艺工作者(中国曲艺家协会是一个半官方性质的人民团体)是绝对不可取的,与前文所述“文革”做法本质无异(程度上当然大不相同)。

前文引述的调查结果也说明老百姓同样不认同这种做法。

足见,一个文艺工作者,在艺术上最应当秉承信条的是“人得自个儿成全自个儿”。在如今的市场经济中,自己在艺术上做得好能够吸引观众,观众自然会用脚来投票,自己期望的艺术方向自然也会为社会接受。

行文至此,大概可以引出我认为的《霸王别姬》的主题精神了。“哪朝哪代他也不能不听戏”,胡乱干涉的结果只会导致“百花凋零”,一个国家、一个社会应当包容文艺工作者,给予艺术更大的空间(只要不违法),创造条件让文艺工作者“自个儿成全自个儿”。只有这样,十七届六中全会就推动文化大发展大繁荣的部署才能落到实处, “把我国建设成为社会主义文化强国”的目标才有可能实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