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评类作文练习
初三 散文 3020字 457人浏览 吉祥物许冰冰

1

【作文材料】

11月16日晚在深圳罗湖区,发生了一件事:27岁男于李某在一家面馆检到了一个钱

包,里面有2200元现金、身份证和几张银行卡,他本打算去交给民警,可在南湖派出所附近徘徊良久之后,他产生了借“天上掉下来的钱包”让自己“出名”的想法,连夜做了一面表扬自己的锦旗。次日,李某带着锦旗“挨家挨户”找媒体求曝光。一番折腾后,李某按照钱包内身份证上的地址,“终于”找到了整夜焦虑不安的失主,并收了失主200元的红包及一个苹果。

拾起人性的本真

一念之差,让灵魂从道德的至高点跌入欲望的泥潭——当李某的“拾金不昧”被其想出名的欲望燃烧变质;当自做的锦旗和那张伪善的面孔一齐在镜头下被赫然曝光,试想,难道所谓“拾金不昧”,仅是镜头前的李某自导自演的一场闹剧吗?是的,如今真正该拾起的,应该是其早已丧失的人性的本真。

尽管在初发现钱包和其它失物时,李某的初念是想要把钱包直接归还失主的。然而,人性中的“真善美”终究敌不过他内心的私欲,最终被媒体曝光并展示在大众面前的,是他那张似已丧失本真的虚伪面孔和那面令人啼笑皆非的虚伪锦旗。看到此情此景,我们不禁发问:如今丧失的人性之本真该从何拾起?

“我们已经走得太远,以致于忘记了为何出发。”是啊,正如黎巴嫩诗人纪伯伦所说,在这个逐渐缺失了人性中本应存在的纯善时代,我们似已走得太远,走得太偏,以致于抬头望不见星斗,弯腰看不到大地,远眺不见尽头,转身回头,却又忘记了自己为何出发。那些本在起点就一直伴随着我们的人性中的本真,似乎随着李某事件的曝光,让我们意识到:我们,已将它们丢失的太远,遗忘的太深„„

在当今这个社会里,李某的做法似如跳梁小丑滑稽可笑,可它却如一面镜子,从中我们看到了自己的影子。不必说如今朋友圈微博中大肆引人眼球的标题党,也不必说各种软件蜂涌而出的搞笑段子,单说各种自导自演和层出不穷的“整容怪”,就足以发人深省。在名欲和出名这个大泥沼前,作为“会思考的芦苇”的我们,早已将种种本真弃之于脑后,纷纷向其弯腰低头。

正如冰心所说:“如果你简单,世界就简单。”若是我们每个人都以善良、真诚和美好去对待身边的每一个人,方可迎来期待中的人性温暖和道德闪光的社会。只要我们勇于斩断贪婪,让伪善包藏的脓血溃流于地,只要我们善于回归本心,种下纯然行善的道德之树,我们希翼的美好,便会光辉夺目。毕竟,那些靠一时的曝光而风靡网络的人物,是不能被人们一直铭记的,相反,若是我们都能拾起人性的本真,人生之路,便是彩蝶飞舞,花香

满径。

人性之花,在喧闹中凋零,在沉寂中绽放—重拾人性之本真,方能拾起纯善的世界。

莫让善举掺杂功利之心

李某在面馆门口捡起他人遗失的钱包——当他在派出所门口徘徊良久后,一场荒诞的闹剧便徐徐拉开帷幕,这个一心想要“出名”的男人自制锦旗,挨家挨户乞求媒体曝光,大众瞩目。我不禁颔首沉思:从小师长教导的拾金不昧这一高尚品格,怎么到如今沦落为出名的手段?于是,我呼吁:莫让善举掺杂功利之心!

在这个娱乐至死、众声喧哗的浮躁社会,媒体对善举的过度曝光与公众对高调“炫善”者的争相追捧,刺激着一颗颗不可安分的心——如同李某自制锦旗以此攫取财、利、名。应该说,除了李某自身的功利虚荣心使其费尽这般心机,社会与媒体的导向也有难逃之责。当今时代,有噱头的善举被大肆包装镀金后陷入娱乐化的混沌,而真正朴实善良的举动却缺乏鼓励,这无疑为“李某式善举”提供了生长的温床。

不仅媒体宣传难逃其责,社会上的不良风气也难辞其咎——“中国首善”陈光标高调“行善”、冰桶挑战实际用的是热水„„是的,怀着谋己的不单纯目的行善,纵使结果是好的,但是当他们把行善演变为“炫善”的那一刻,他们血液里的温情早已消失殆尽,他们当初的善意也就变了味。因为,“我想当一个诗人的时候,我就要失去了诗;我想要当一个人时,我就失去了自我。”顾城的劝诫时时提醒着世人——如果你刻意行善,你已不再是个纯粹的善人,反而成为人们眼中道貌岸然的伪君子!

的确,于大多数人而言,能将意外的财富归还失主实属不易——还钱包总比不还钱包来得高尚。但“将意外之财占为己有”与“借还钱包之由使自己出名”之间,从利益的归属方上又有什么分别呢?只不过前者要的是物质上金钱的利益,后者要的是精神上虚荣心的慰藉。无良知与昧良心,无论怎样都是玷污了本心,都是利己主义作祟下已经变质的“善意”。

相形之下,获得2014感动中国人物称号的张纪清老人27年坚持以“炎黄”为署名捐款的事迹就高尚得多。老人曾坦言:“我们做一点点小事情,就不能以恩人自居。”直白朴素的语言、不求出名只为完成质朴心愿的高贵无形中彰显了善的本质——不求回报,甘于奉献。而“最美妈妈”吴菊萍在冲向坠落的生命时不曾思量过回报;“最美教师”张丽莉在扑向生死一线的学生之时,也绝不曾要求过“最美”的称号„„这份炎黄子孙血液里流淌的美德,才真正值得我们学习与推崇。这些才是真正纯粹的、不掺一丝名利之心的善举。

请记住泰戈尔的箴言:“当鸟翼系上了黄金时,就再也飞不远了。”莫让善意被蒙昧,莫让温情被束缚,莫让善举掺杂功利之心!

2

心无诚善,何以立身?

一念之差,可以让一个人从善良的高空坠落到虚伪的低谷;一步之遥,可以让一个人从灵魂的光明沦陷到卑鄙的阴影。李某这场自导自演的闹剧,被名利埋没了真心,被虚伪遮蔽了双眼,可他又何尝不是在告诉我们,告诉这个物欲横流的社会社会:心无诚善,何以立身?

马德有言:“一个人,虚荣风光的时候,灵魂一定在受难。”想必,手拿锦旗、接受报酬的李某的灵魂在聚光灯下是无比黯淡的。原本要拾金不昧的他,却被名利的杂念裹挟到了堕落的沟渠。明知失主整夜焦虑不安,他却依然心安理得的自制锦旗,“非君子,心不黑”——锦旗上的话好像在嘲弄着制作者。在这个以实现个人物质追求为人生唯一目标的社会,像李某一样的伪善者手中握着善良的证明,却把它当做出名的空头支票。二百元的红包与一个苹果,交易的不仅仅是一个钱包,更是整个社会的良知。曾几何时,善念变得如此廉价?

多年前发生的“小月月”事件如今还历历在目。当十八个路人心安理得地经过倒在血泊之中的小悦悦身边时,他们又何尝不是对这社会道德底线的十八次挑战?当拾荒老人陈贤妹抱起小月月的一刹那,她又何尝不是用她颤抖的双手抱起了社会仅存的一点良知?不过,还好,这社会觉醒得还不晚。每年一次的“感动中国”,让我们知道了“英雄埋名五十年,纵死终令汗竹香”的科学家林俊德;让我们发现了红尘中的隐者,用“炎黄”二字掩盖半生汇款秘密的平凡老人张纪清,还有许许多多同他们一样我们所未知的平凡者在这个社会的某个不起眼的角落默默服务着,保存着这社会最后的良知„„

或许,这依然是一个“卑鄙是卑鄙者的通行证,高尚是高尚者的墓志铭”的时代;或许,对金钱、地位、权利的无尽追求依然是这个社会的主流,但是,只要我们还有像守护“炕头课堂”十四载的高淑珍一样不带功利的默默行善,只要我们还有像三十载赫赫而无名,花甲年不弃使命的潜艇之父黄旭华一样为国奉献的大爱,我坚信,“星星之火,可以燎原”,他们的善行大爱,会让这社会道德花开,芬芳弥漫。正如康德所言:“美,是无功利的。”正是因为他们的“最美”,狠狠敲醒了还在盲目追求物质欲望的我们,告诉我们:心存诚善,乃立身之本。

在未来的某一天,当我们回望这平凡却充满诚善的一生时,若发现我们不再是踽踽独行,那终将是这社会道德芬芳的真正回归。 还在前行的人啊,请谨记:心无诚善,何以立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