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南春 朔北雪
初三 记叙文 1107字 69人浏览 juflower

【导读】剑气如虹,大漠的风尘卷起杀机的涌动;长歌当哭,梦中的故土却一天天模糊。于是我转身走开离去,只留下你守候在原地,不是我流水不解落花意,而是人虽有意天无情,有谁听?

灯影桨声里,天犹寒,水犹寒,天水犹寒人未还。人未还,望复关,不见来人泪潺潺,无语问江南。

你本就该属于江南的,这儿有柔软的风和水,还有女子额下那细细的黛眉。你说你曾执着的去寻找这儿的每一种色彩:浅绿,鹅黄,水粉,你说这些色彩交融起来,便织就了你与你祖先千年的梦境。

握着你柔荑般的素手,想就这样度过春,度过秋。青石板路的尽头是一口古井,沉甸甸的是谁的哀愁。千年间未曾褪尽的脂粉,都落入了路人的眼眸。而那江上依稀可见的,是故人的回首。

梳着我熟悉的发髻,甩开你如云的长袖,姗姗走来你看不出一丝哀愁。于是满城风絮,淡然沾染于梅子黄时的一川烟雨。喧嚣沉寂而声色渲染,想念如墨迹般洇湿江南的画卷。我说不是我为赋新词强说愁,而是悲欢识尽泪难收,君知否?

依旧是黄藤美酒红酥手,依旧是满城春色宫墙柳,眉眼低垂,目光躲藏在发丝之后,无法开口只见烟锁重楼。我说来啊,来喝杯酒,你只道借酒消愁愁更愁。

目光,如潋滟的河流,怕被风吹皱。想此去经年,秦淮几番风月,断人肠处,愁入琵琶。

记忆化为沉寂的灰烬,眺望着季节里绚丽的星辰,天水犹寒,浅紫柔粉逐步渲染,回响在暮色里的,仍旧是那熟悉而遥远的歌子:

.......... 天犹寒,水犹寒,天水犹寒人未还,无语问江南。

孤泉冷月中,云不回,雁不回,云雁不回人未归。人未归,难收泪,白衣胜雪双鬓衰,无言对朔北。

我原就该属于朔北的,这儿的风雪带着凌厉,这儿的尘沙夹着韧性,我说这儿的一切组成了一个我应归去的宿命。并不婉转却有着百转千回的忧伤,并不华丽却有着极其内敛的张扬。我说我是属于这的,包括我的祖先也是。

凝视着镜中自己黯淡的瞳眸,想从中辨认出你曾留下的温柔,那是一泓江南的春水,在细腻的风中婉转依洄。我想我真是属于朔北的,因为我眼中充斥的,是萧瑟而非柔媚。

剑气如虹,大漠的风尘卷起杀机的涌动;长歌当哭,梦中的故土却一天天模糊。于是我转身走开离去,只留下你守候在原地,不是我流水不解落花意,而是人虽有意天无情,有谁

听?

依旧是画檐垂挂的风铃,依旧是满盛哀伤的古井,而你,是那持酒劝云的唐代佳人的后裔吗?为何会一再挑起我的愁绪,突然的,我开始渴望归去。

归去,归入了朔北的冰天雪地,归入了大漠的萧瑟铁骑的干戈,也归入了我的祖先留给我的,生生世世在血脉中延续的,宿命。

云雁南飞,我却回到了朔北,长风呼啸而过,伴随着一种模糊而遥远的情绪一丝一缕的渗入记忆深处:

...... 云不回,雁不回,云雁不回人未归,无言对朔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