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情柳梦
高中 其它 1621字 75人浏览 若兮薇儿

乡情柳梦

垂柳含情依依、碧水潺潺;蝉声如吟绵绵、月光似水盈盈„„这就是我梦中的故乡,这就是我童年徜徉漫步的乐园,这就是我再也得不到的向往。

那是一条古老的乡间小路,那是一行爷爷的爷爷亲手栽下的垂柳,那是传说中的仙童饮牛的一泓泉水,那是一片承载了无数人希望与梦想的风水宝地„„

春冰初泮,那古老的垂柳把新春的信息传递给这方热土上勤劳耕耘了一代又一代的农民。垂柳梢头黄了,米粒大的珍珠从柳枝梢头悄悄钻出来。柳树发芽啦,春天到了!我们这群不知天高地厚的孩童们奔走相告,呼朋引伴奔到垂柳下,默算着黄牙什么时候才能睁开眼睛、长出绿眉毛,默算着什么时候折下那生机盎然的枝条去编织色彩艳丽的英雄梦,默算着什么日子做只柳笛含在口里,吹奏着淳朴嘹亮的代代相传的名曲„„那记录了一代又一代人的酸辛与追求,那陪伴一代又一代人不屈与奋斗的曲子易学易奏,百吹不厌。吹着柳笛,看着弥飞的柳絮洁白如雪、轻盈若粉,悄无声息地落在你的肩上、落在你的头上,给你绣一身清爽美丽的纹饰,给你戴满纯洁无邪的头花,让你沉浸在幻想中,让你的思绪飘逸在这洒洒洋洋的世界中„„难道你不觉得这接天连地的尤物就是生活在这片热土上的人们朝思暮盼的思索?

清明是垂柳湾最美的季节。绿油油的麦苗千顷绵绵、金黄色的油菜花万里飘香 ;蜂儿飞、蝶儿闹,嘤嘤嗡嗡,是诗、是画,还是无

休无止的乐章?柳条业已绿叶处绽。我爬上枝头去折柳条。一阵风吹来,枝叶动荡, 这未免让我胆战心惊,一股股寒意从脚下直冲我的脊梁„„那一时刻,我只得死死抱住枝桠,又装着若无其事,小心翼翼地往下滑,惹白发苍苍的老奶奶翘起大拇指直夸我胆量大。

夏天的垂柳湾也是别有一番风味的。

柳团绿得好像要流了油,远远望去宛若一堆堆墨云在翻滚。骄阳似火,墨云上还飘着缕缕朦胧的青烟哩。三五成群的寻凉者应约而至。大家席地而坐,摇着自编的蒲扇、芭蕉扇细声慢语地讲述那些千年不朽的故事。白胡子的老爷爷抽着旱烟袋“吧兹吧嗞”地给故事情节伴奏。一边是故事情节饶有情趣、引人入胜;一边是烟雾缭绕,情态庄严。那时,或许是受了那故事的感染,也或许是受了那忠诚的香味的鼓舞吧,我总要擦了一把鼻子、摸了一把泪„„有时候,一个人坐在柳根旁的石墩上,小脚丫泡在清凉的水里,细细地揣摩那苦命的王三姐如何辛酸的挖了十八年的野菜,用我幼稚的脑瓜默默地思忖着那十八年的相思之苦„„我不止一次地悄悄问自己那样的好人为什么就享不了福呢?

水涨的时候,一群黑得发亮的泥猴子站在低垂的柳树枝桠上,喊着口号,有节奏地一个一个地往水里跳。那清脆悦耳的乐音给岸上的我带来的是无限的遐想:滚滚的热身子、清凉碧透的绿波,一定是一种享受。可是,我委实不愿让他们在水里瞎折腾,生怕他们搅碎了墨黝柳云的倒影。那荡漾的碧波、墨柳的倒影,在这变幻莫测的世界给人装饰了一幅又一幅永不重复的画卷,我怎忍心有人把它撕烂„„

晚上,缓缓轻洒的月光下,我们这群孩子和大人们一样活过着被单或拎着张凉席,幕天席地。惬意极了、舒畅极了!仰头上眺,细细地数落着遥远而又近切的月亮奶奶悄然从东方升起、爬上树梢玉盘如辉,她把那神秘而又恬静的气氛传递给沐浴在她怀里甜美的梦乡„„

我用心灵跟天上稀朗的星辰交流,看着牛郎织女苦苦地等待,品味着浅浅天河了的波澜和那河里溶揉着的心酸。我问年轻时曾光彩照人的老奶奶那银河里到底是不是酸楚的泪。老奶奶只是静静地呆望着那柳叶宽的星空,什么也没有说„„恍惚的梦呓中,那月宫中的嫦娥驾着一朵洁白的云朵从我身旁悄然飞过,缕缕清香从垂柳的轻柔的枝头轻轻地溢流伴着那弯弯的流水唱着的甜美的摇篮曲在迷人的夜风的温馨怀抱中,我们渐渐进入了梦想。

这样的日子也许不会再来。揉揉惺忪的睡眼,我身上仿佛还有柳叶缝里漏下的清凉,还有那沁人心脾的清香。可是那那些老柳树,我再也寻不到了——它们走完了生命的流程:在一次河床改道中被砍掉,为家乡的文明献了身,而我也漂泊在咫尺的异乡。

我还能重温那段梦吗?

(原文发表于1997年12月《学子苗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