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这样一个地方
初一 记叙文 6字 458人浏览 chen807801501

有这样一个地方

杨婉

在久远的时光里,有一个这样的地方,永远倾洒着温煦的阳光,缭绕着老槐的清芬。那个地方,便是外婆的床。

外婆的床,红漆实木,大而陈旧。床腿斑剥,床脚很高,对于那个年纪的我,总是很难自己摸爬上去。外婆便在睡觉前将我从“城脚”托抱到“城上”,我便在床上欢呼雀跃起来,外婆总笑着“蹦吧,蹦吧,好长快些。”

床上一年到头悬吊着蓝纱帐,冬天就直接将垂幔掀到帐顶上,夏天就放下来防坟虫,不怪外婆不勤快,她说,在上面搭着,好去接房梁上掉落的尘土,睡着安心。床褥是外婆用自己弹的棉花架着老花镜一针一线做成的,最难忘怀那床冬被,又大又厚,布料有轻微的粗糙感,被罩上挤满了俗艳的大红花,我那时却觉得可爱,外婆也称赞:“瞧瞧,多喜庆!”是啊,我许多的冬夜,便在那厚厚沉沉的棉被下,酣睡得欢喜、满足。

临睡前,外婆总要为我掖好被角,动作利落有力,然后才抖索着进来,“呀,你的脚冷得像石头。”不由分说将我的脚搂在她的怀里,轻轻揉搓着,我便像一路从雪地里奔到了春天绒绿的草地上,幸福惬意。外婆打了一个低沉的饱饱的哈欠,叮嘱一声“睡着!”灯遂灭了,一室寂寂中,外婆均匀平缓的酣声悠悠响起,漾开,伴着时钟不紧不慢的“嘀嗒”声,汇成了生命中最难忘却的歌谣,我的梦遂流成了一条潺潺作响的溪流,渡我到晨光熹微里去。

枕畔的人哪去了?好多的早晨,醒自美梦的我因为“不见了”外婆,心底总要掠过一阵心慌,当我透过窗子看到飘散在前院高高屋脊上的炊烟时,惊慌才会平定下来。噢,我的外婆一定坐在老槐下,在灶前挥着蒲扇,一个人,披着薄雾与霞光,为全家准备饭菜呢!

心里的石头落了地,我把被子拉过头顶,眷恋被子上太阳的味道。被子常被外婆挪到太阳底下翻晒,吸饱了丰沛的阳光,收藏着外婆手掌的抚拍,散发着长久而醇厚的芬芳,让人不禁想与床再多一些厮磨。

我曾认真地在外婆的枕上捡拾她落下的白发,横七竖八的,像荒原上的枯草,我小心地放在掌心里,心里莫名地害怕,奶奶你可要好好的!真的,有这样一个地方,让你蓦然读懂了光阴,启迪了你去珍惜,去体恤。

不知不觉间,那些安宁的夜晚多了我欢快的聒躁:“外婆,我长大了,会常来看你,给你买一张席梦思-----”“好!,我用劲活———等外孙女来孝顺我。” 可她的外孙女儿终归是走远了,去外婆家的次数随着年龄增长逐渐稀少,可她心底却无比珍重地深藏着对木床的怀念,就像鸟儿无论迁徙多远,总有一棵它栖憩过的树,让她念念不忘,那树,或许并不茂美挺拔,或许并不高大堂皇,但每一片叶子都那么甘愿地为你遮风挡雨,让你安心。

有这样一个地方,怎能让人遗忘?

中 秋

周臻

一家人过中秋,月饼接不上了。妈妈让我下楼一趟,说小区北门那对小摊点自已制的土月饼是才好的呢。

裹了外衣出门,已然秋凉兴味。阴沉的天只见一轮起了毛边儿的月亮,仿佛古旧信笺上的邮戳一枚。单元楼的窗户里灯光温暖,音响欢快。我紧了步子,只想快去快回。

心里还担心,那对摊主人已回了吧。远远看见那把高擎的黄油伞,知道还在。许多年来,那对毗邻的摊点就共撑于这同一把油伞下,旧铁皮盒子里盛着小买卖的进项,连塑料袋也系在一处。

摊主是一对老夫妇。

老大爷卖葱油饼,面盘得实在,也舍得放油盐。老大娘烙煎饼,心便细些,总是舀了一勺再颠掉多余的。一边摊着,一边撒着佐料,口里问道:“口味重不?能吃辣不?”

闲时老大爷操手坐着养神,也拨弄拨弄煤灰。老大娘便跟临摊的人拉家长,行人掉了菜什么的她总是抢着去搭手拾,小孩子打架了,她忙去拉开。

真的有好多年了呀,那把黄油伞仿佛长在了小区北门,成为一棵美丽健康的风景树。树下那对老人日日做着小买卖,守着小团圆。可今个是中秋呀,也不早回。

我擞紧了衣服,这初秋的夜风泱泱然吹得人脸也竟冰凉。近了那摊子,又忆起一幅画面。五大三粗的城管来撵人,大爷先把老大娘的三轮车推进小区里避着。自己躬了身挨头儿把烟敬了人。老大娘揣着手,不敢动也不敢说,只眼不离他。

所说的相濡以沫也就是这样了吧。

到了摊子,黄伞竟抖抖地放下了。家什都拾掇齐备摞在三轮车上。 “收摊了吗?我来买月饼哪!”

“收摊了,闺女,月饼卖完了。”

我脸一现出失望的表情。“那怎么办啊,哪有过中秋不吃月饼的。” “这几个,给你吧。本来准备自个儿留吃的,没当心做,也没捏圆,给你吧。”老大娘说。

“那怎么行。你们自己留的。”

“不打紧。这一天边吃边做也够了,算过节了。”

“家里人不吃么?”

“孩子们都忙,没人来家吃。”

我接了月饼,他们接了钱。老大爷蹬着三轮,老大娘坐着,伸出一条腿帮着蹬地。

天边那些碎冰一样的云幔慢散开了,月亮的光华更亮些。他们就着月亮地儿,回家去。

我拎着月饼,也往家里去。心想,这可不只是买了月饼,更是得了人情。

有这样一个地方

赵悒雪

有这样一个地方——抽屉,它承载着许多不为人知的秘密。

一封情书,一本尘封已久的日记,几张皱巴巴的纸条及随意摆放的小东西充满了我的小抽屉。

正处妙龄的我们对未来充满了无限遐想,对现在十分羞涩,所以只有把心中

所想寄托于我的小小抽屉。虽然它不能替我们分担忧愁,但它却是我们无声的朋友,是我们最为忠诚的守护者。

抽屉里装着不为爸爸妈妈所知道的事,装着我们已长大成人的事实,装着我们所经历的人生的点点滴滴,储蓄着我的成长。

打开抽屉,翻开相册,那是小学时我们去春游时拍下的最新的一抹是绿。后面一只被压的扁平的蝴蝶是年少无知时做的“标本”。日记本里一直放着一片衰黄的叶子,那是刚上高一的那个秋天,和我好朋友一起拾叶时捡到的。当时还和好友一起感叹万亩凋零,落叶枯萎,好友不能常在一起……

偶然翻到一篇日记,是某一个暑假时写的。那是关于星空的记忆。夏日的夜晚,天空中繁星点点,尤其是雨后的夜晚,明净而又纯洁。最喜欢夏天的时候坐在院子里,身子平铺在一张大大的躺椅上,双目凝视天空。湛蓝,神秘,空灵。总之仰望星空是一件很惬意的事。有人说:“喜欢仰望星空的孩子是孤独的。”我却并不觉得。有群星为伍,明月,清风为伴,况身边还有许多虫儿,蛙儿不知疲倦的奏鸣声,怎么会有孤独之感呢?

一个人的时候就爱想东想西,所以日记里会有许多稀奇古怪的想法。雨天不打伞还漫步,因为这事不知道被批了多少回,我把它放进抽屉里,自己回味;临近考试了还没心没肺的看课外小说,被妈妈收了不知道多少次,死性不改,我把它放进抽屉里,自己吮吸;被朋友出卖,之后是绝交带来的伤痛,我把它放进抽屉里,自己舔舐。。。。。。

缘于回忆,人生才算得上完整,缘于抽屉,回忆才得以保存。有这样一个地方------抽屉,承载着我那年轻的心里最为重要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