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壕吏改写
初二 记叙文 455字 190人浏览 留下粉色

秋风惨淡,天阴雨湿,薄暮冥冥,吾经石壕村,身疲力竭。恰逢老翁,乃前而求宿。

老翁慷慨,备素食以待。老翁曰:“家贫,无酒肉待之,勿怪。”余立,对曰:“老翁留余宿食,令余感激戴义,怀欲报之心。”饭既毕,寝卧。

中夜忽闻嘈杂声,心惊,遂和衣而坐。未几,吾闻喊叫之声渐进,老翁翻墙而逃,老妇甚俱,出门观之。倏尔门开,忽闻一官吏怒吼:“呼汝儿来此,尔需遣一人从军。” 老妇大戚,汪然出涕曰:“吾有三儿,皆戍邺城。无何,一儿信至,信曰:‘吾兄弟二人战死’。”官吏曰:“岂无他人乎?”“无他人,生者暂偷生,死者已死矣。” 言之,貌若甚戚者。忽闻儿啼哭声,官吏曰:“屋中何人?尔竟欺之。”老妇曰:“家有孙媳二人未从军,吾孙方乳,吾媳无裙。家贫命苦,无所依。老身虽年老力衰,可同往,服役河阳,吾可备膳。”官吏对曰:“允之。”遂同往河阳服役。官吏喊叫声良久未绝,忽闻呜咽低泣声,吾亦泣下。

翌日,质明老翁归,曰:“悍吏之来吾乡,叫嚣乎东西,隳(huī)突乎南北;哗然而骇者,虽鸡狗不得宁焉。”吾余悲之,然无言以对,泣下,遗二两钱,辞之。

石壕吏改写11篇同标题作文
换一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