刹那芳华曲
初二 散文 1884字 176人浏览 合肥工业大学17

【导读】离境,云界,荒城。心灵的三个境界。我徘徊在荒城里,寻找曾经的离境,等待一个关于云界的传说。然后所有的唯美都将埋葬在那古老神秘的笛子里,伴着那首刹那芳华曲,留下最美最殇的故事。

夜,是孤独的船。

我在黑暗中游弋,黑暗的天空里,寻找不到一丝关于你的气息。那从遥远的时空里传来的味道,沁入心底的时候,我突然明白,也许是时候花落了。

花开花落,终究那些伤心的过往只是你生命中的一个插曲。而我不过是路过凡尘的一朵碎花,只是偶尔荡漾在了你的波心。就像一片云彩,漂浮过你的心湖的时候,停留的太久,于是一次又一次的落下最伤的泪。

遥远的味道透过彼岸的花与水,停留在久久不曾散去的心底,于是在孤寂的夜晚想起那些过往,泪水从眼角落下的时候,仿佛是放大了几百倍的晶莹,从心底流出的最唯美的故事,在最为伤心的时候,写下最殇的恋曲。

在找不见你的日子里,我满世界的找你。然后发现我的世界里满满都是你的影子。闭上眼,那朵飘零的花朵里刻着我的痛彻心脾的字迹;睁开眼,忧郁的蓝天里分明有谁的笑声在回荡。我还是选择闭上眼睛,任凭泪水从眼角滑落,嘴角咸咸的味道仿佛沉淀了几千年的哀伤,几个世纪的悲戚。

阳光依旧很好,我想风也一定很好。暖暖的味道就像千百回的回眸之中浓浓的不舍,闻到的那一瞬间便痴了谁的心。那种刻意的温暖化成眼底的绿野茫茫,流动着的气息分明是眼波荡漾出的悲伤流淌。那些带着浓浓的心情色彩的哀愁透过温柔的风不经意的便刺到了骨子深处,似乎用尖锐的刀子,在最柔软的地方刻下最痛的伤。徒留下一地悲伤的血迹,似乎印证着那个流传在彼此心间的传说,然后把所有的过往都扔到小风窗外,如同优雅却哀伤的蝴蝶,盘旋回转之间消失不见。然而我却看见满目的繁花,落下去的瞬间依旧在留恋着阳光的温暖,只是风却冷,心亦冷,于是在一个不经意的冷漠里,亦转身消失不见。

阳光照耀下来的时候,我依旧选择躲在墙角里,看看蓝蓝的天,然后双手抱紧膝盖。交叉着的双手,蜷缩在一起的身躯,紧紧的躲在属于自己的角落里,淡漠,疏离,然后用最安全的姿势来保护自己。我已经明白,落花终究是落花,不管为谁停留了多久,也终究会有自己的归宿。人亦何尝不是如此?纵然落花在某个温暖的春日里,落下一地的繁华。然后为某人谱写最华丽的乐章,奏响今生最美丽的序曲,也终究挡不住时光的脚步。

突然明白,我依旧只是一尾孤独的鱼,随着漂浮不定的云朵荡漾在曾经游弋过的地方,想踏过你曾经的足迹,寻找一点关于花香关于风过的故事。只是无限相思,只是轻轻拢过发梢,而后吻过皱起的眉弯。风过后,消散不见。

我捧起一片片过往留下的碎片,映着的故事仿佛在对我诉说属于你的传奇,也好像是在宣判我早已出局。我在接近崩溃的边缘里寻找关于你的点点滴滴,如同一个迷了路的孩子,无助的徘徊在路口。然后蜷缩在街角,抱紧双膝,看着过往的人群,黯然流泪的时候,写下一个个痛到骨子里的文字。

是的,我是个孤独的孩子。就如那尾孤独的游鱼,在不死的忘川穿行的时候,掸起沉淀了几个世纪的溶冰。酆都血门的蝶印唤醒一世的记忆,转成的朱雀在妖冶的血池里跳落,终究我成为那迦罗里最为忧伤的魂魄,轮回千年,迟到十年,为了寻找一个传说,来到了你的传奇里。所以,我注定伤痛,注定无奈。

流光容易把人抛,红了樱桃,绿了芭蕉。再次看到这句话,便真的有了些许迟到的味道。流光易散,刹那芳华,所有存在的不过只是昙花一现。昙花朝露,只在一朝散尽,满目尘烟,为谁流下今生的泪水,偿还上一世欠下的债?终究,转眼成空,所有的唯美只是一场迷人的水月镜花。

终究,我明白。流花依旧是流花,月却早已经不是以前的月。流花静静的趟过时光深处的那些过往的时候,竟然有些安静的气息。随着时光流淌的不过是心底的影子,而我亦是岁月里的一朵花,带着拟妄中的蛊惑,冷风吹过却斜阳。

很好的天气里,却又下了点小雨。于是心也变得湿漉漉的,有点像那时候的心情。那时候的水墨色的心情,就像五百年前的玻璃,晶莹剔透的映着过去的影子,在某个瞬间,照出荒城最凄清的故事。

离境,云界,荒城。心灵的三个境界。我徘徊在荒城里,寻找曾经的离境,等待一个关于云界的传说。然后所有的唯美都将埋葬在那古老神秘的笛子里,伴着那首刹那芳华曲,留下最美最殇的故事。所以,我们的故事都将隐藏在葬花笛的凄美传说里,那是烟雨深处的吟哦,是落花醉去的时候,疏疏一树五更寒的无奈与悲怆。

刹那芳华,落花此绝,独字成殇。

小花窗外却斜阳,谁道不凄凉。

遥远的落花,遥远的落日,遥远的故事,遥远的心情,遥远的我。我依旧孤独的游弋在最偏僻的角落里,带着假面,微笑的看着过往,在寂寞的时候,看看天,然后流下属于自己的眼泪,不再为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