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岸既彼岸
初一 议论文 1065字 74人浏览 violet潇霄

历经了五千里的穿越,终于又回到了这个岛屿。既然当初选择了远方,也就同时选择了奔波。曾经觉得自己像一只候鸟,其实,说起来却连候鸟都不是。候鸟都拥有在一个地方栖息半年的权利,然后飞往另一个地方度过另外的半年。它们追逐的是温暖,它们追逐的是阳光。多希望能够拥有它们的简单。也许我追逐的是梦想。然而,一度的迁徙,却只是让我 的手越来月抓不住梦想的影子,反倒恰恰是在不停歇的迁徙中失去了自己的故乡。别家五载,头脑中关于家的记忆早已开始一点点淡漠,慢慢褪去了曾经鲜艳的色泽。或许,终有一天,它的图案我将再也辨识不出。

格非的语句,总是在我的心上忧伤地飞舞:当你面对不可预知的未来,无论你是觉得前程似锦,还是心灰意冷,美好的岁月早已长留身后,你只知道往前走,却看不到栖息的堤岸„„是的,我再也看不到栖息的堤岸。既然我曾不顾一切地离开家乡,便再也不想因为无路可走而狼狈地重又向家乡求助,虽然我确信我仍会得到收留。古来人们传诵的皆是衣锦还乡的佳话,落魄之际再重回故里哪有不遭人白眼的?这个岛屿会收留我吗?它所能给的,仅仅是一个未知。我不属于这里,不属于我无论如何也不会听明白的奇怪方言,不属于对我来说像迷宫般让人失去方向的街道,不属于我从它们旁边走过一万次都叫不上名字的树木,不属于我以往毫不曾在心中仰望过的黯淡的门庭„„

“逃离,一切都指向它,一切都是它的影子。三十年后,这个词语更换了一个面目在他的心中扎根,占据了他的全部意识,那就是:奔向。一个是另一个的原因或目的,但它们在本质上说或许是一回事。”三十年,而我才刚刚超过二十岁。我的折返,其实也算不上奔波。格非今年四十岁,恰好是我的两倍。而他写下这些在我看来如同覆满白雪的草原般完美无暇的文字时,正如他所言是三十年。不满二十岁时,他从江苏那个叫做丹徒的地方逃离,奔向丽娃河萦绕的华东师大,而后,又迟迟地在曾经泛着柔波的丽娃河畔留连地停歇。他的身影,一定曾穿过校园中那一丛丛的丁香,一丛丛的海棠,他的脚步,一定曾经踏上丽娃河上那一座座小桥,文史楼前那一方青翠的草坪„„似乎这已是他梦境中安宁的天堂,是他呼唤过无数遍的归宿。可是,格非,这个笔下流淌着南方温郁气息的基督徒,却离开了华师大,离开了丽娃河,离开了夏雨岛,奔向了遥远的清华园。清华的荷塘,是否比得上丽娃河的情致?似乎北方干冷的空气,一度使你失去了写作的自由。不知道,是因为你的离去,使丽娃河再没有一丝的风韵,还是丽娃河已不再如往昔般美丽,你才会怀着叹息和失望离开,还是,年复一年地行走在她的岸边,丽娃河的一切都已经使你感到了厌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