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木虫鱼]火树银花忆过年
初三 其它 978字 18人浏览 张廷芳

火树银花忆过年

——草木虫鱼系列

比草大的就是树,比树大的就是山,比山还要大的就是人的心胸。

1

年三十的晚上,天空里开满了灿烂的霞光,就像一株株结满了七色花朵的参天大树,在广阔的夜空绽放。望着这满天盛开的七彩花朵,我满怀希冀写下了这一行文字:

火树银花不夜天,

花开盛世康定年。

震耳欲聋夜难眠,

喜笑颜开迎新春。

这不是一首好诗,写的比较烂,可勉强读来,诗不诗的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这正是守岁辞旧迎新的真实写照。

2

过年,总是难忘童年的好时光,俗话说:大树底下好乘凉。那时候的我们就是一株小小草,在父母这棵大树底下活的快乐又逍遥,自在也无忧。

在我的记忆里,童年是一件难以忘记的新衣服,坐在椅子上不敢乱跑,怕钩破;童年是一双母亲亲自纳的新布鞋,穿在脚上小心翼翼走路,怕弄脏;童年是长辈给的五毛压岁钱,然后妄想着去买一只皮夹,可压岁钱却不见了,只剩下空空皮夹,傻笑;童年是从稻草堆里偷喝自家酿的米酒,喝的微熏,便倒在稻草里睡觉,寻不着;童年是...... 。

童年是人一生中最美好的时光,虽然比较幼稚但难以抹去这可贵的重重的痕迹,长大了我们也时常想着童年的辰光,老了还有返老还童之一说,可见童年是多么的幸福,幼稚是多么宝贵。

3

如今的过年,比较奢侈,讲究的是高档极品,健康时尚。就像年夜饭可在高档的饭店里吃喝,省得买淘烧洗,一桌可叫价十六万人民币,这奢侈这豪华不是我们这些小百姓可品尝得了的,妄念一凡,解解谗念,就此作罢吧。

还是说说我小时候的事吧。记得,我小时,正月里去做客,小孩子是不可以上正桌的,总是搬个小桌子小凳子,与年龄相仿的孩童在“下面吃”,有大人夹个鱼肉在饭碗里,就算是山珍海味丰盛的紧喽。那时,遇到家境贫苦的,鱼肉称谓“看鱼、看肉”,是不能动筷的,必须等过了正月十五方能吃。甚至,用木头做成鱼肉状,摆设于正桌上招待客人,以显示礼仪。昨天,我还在外婆家吃晚饭时说起这件事来着,如今的年轻人,绝对是想象不到我上面

所说的话,但那个年代是千真万确的事情。

忆苦思甜,这四个字已经很少有人提及了,现在写出来也是不合时宜的,毕竟时代不同了。看来,我的思想是落伍喽。

4

花红酒绿,欲念横溢,这样的时代,说什么是最好的,恐怕就是“人家的老婆;自家的文章”。呵呵,说的乱了,外面有小孩“噼噼啪啪”零星的放着鞭炮,扰乱了我的心,就此搁笔。

丙戍年正月初四 随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