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庸:爬香山为清肺
初二 记叙文 2427字 50人浏览 070809lhp

秦庸:爬香山为清肺

作者:秦人风流子 标签:旅游2010-10-31 00:23 星期日 晴

爬香山为清肺

“东方欲晓,莫道君行早”。早晨六点我们以为很早了,哪想一路的车辆排起了长龙,赶到香山脚下时,已经人山人海,山道和缆车上的游人已捷足先登、上上下下了。喊山人的嗓音早就唤醒了沉睡中的飞鸟,整个青山仿佛都在摇晃。人们都想乘周末到山野锻炼一番,换换空气、清洗一下超负荷的肺。当我们刚跨进公园大门时,一股浓郁的桂花香气扑鼻而来,顿时沁入心脾,让人立即清爽起来。香山是因山形酷似“香炉”而得名,未曾想这山也有原生态的花香让其更具魅力,是非“香”不可了!

沿着山道向上爬,景色也逐渐美丽起来,升腾的山气如薄纱般罗织在松柏和黄栌树枝间 ,老顽童的太阳也跟在我们的屁股后面朝山顶上猛追。回望山下和远山,居然有种日照“香炉”生紫烟的绝妙景致。到底是清秋,气温仍然较高,爬着爬着就汗流浃背。于是,就任凭“松风吹解带”,秋日照吾身了。一路上看见不少的老人也相继脱去外衣,气喘吁吁地继续攀登。光着膀子虽有失文明,但也是一道与自然最接近的原生态景观。谁让此峰叫“鬼见愁”呢,连鬼见了都发愁,更何况这些老人?可想这山的陡峭了。我们不是山鬼,而是征服山鬼的人。穿过带刺的枣林时,顺手摘下几颗野酸枣,那味道是酸多甜少,品尝时不由得眯起了眼睛;爬过陡峭的林荫路时,驻足欣赏班驳的阳光点缀的“花荫凉”;“清泉石上流”的诗意幻境倒映着摇曳的树影,几只调皮的松鼠蹦来蹦去,吸引着一群游客给它扔东西吃。旁边的小孩儿天真地冒出一句:妈妈,这松鼠是老鼠成“精”变的吧?头顶的喜鹊和林间的小鸟也凑热闹来了,向我们卖弄它悦耳的歌喉;森林皇后的蝴蝶也翩翩起舞,诉说着它五彩的梦;连吉祥的乌鸦也唱着“好哇好哇”的歌声。真有种“山气日夕佳,飞鸟相与还,此中有真意,欲辨已忘言”的感慨了。如此惬意的心灵感召与自然融合,当然好哇!借此力量,我们鼓足一口气爬到了香炉峰顶,原来,登香山的人主要是来看香炉峰了。

蜂拥的游人争相在题有“香炉峰”的石碑前合影留念。557米虽然不是什么高峰,但在北京西山算很高的了。峰顶平阔,阁楼巍峨。极目四望,但见西山峰连,重雾叠翠;东边中关村的高楼掩映在朦胧的雾中,阳光影射,仿佛奇异的海市蜃楼;南边小山坡上的黄栌树郁郁葱葱,抓住它即将老去的青春,在清风的微拂下向我们点头示意,仿佛在说:要看我的绰约丰姿,请到十一月中旬吧,那时我会穿着新娘的红装,用火一般的热情敬您一杯“女儿红”,让你们不醉不归!啊,红叶,醉人的女儿红,我期待着,我还愿意做你的新郎呢!是的,每年的十一月中旬前后,漫山红遍,层林尽染的香山红叶将是它最美的时候,整个西山仿佛都燃烧在一片熊熊烈火之中。那才叫真正的“香炉烽燃西山中,红叶不与四时同。光晕缭绕接天际,祖国江山一片红”呢!那时的红叶节,更加热闹,慕名而来的游人都会采撷几片香喷喷的红叶做纪念。今天不是红叶节,我都已经神游万里了,若真到了红叶节,我不“拥抱红叶诗百篇,管它今朝是何年”才怪呢!

登山缆车上的游客露出幸福而满足的笑容,向我们挥手示意。同是登山,只是方式不同而已,但我相信感觉是相近的。我们登山的目的是锻炼身体和欣赏风景,清理一下在闹市中浮躁的心境和麻乱的思绪,同时也清洗一下藏满灰尘的肺部。俗话说:上山容易下山难。领略完山上的风景后就抄山东南的小路往山下走。不知不觉就到了双清别墅的清泉边,潺潺的清泉汩汩喷涌,啜一口,透心凉。泉水汇聚成一个碧绿的花荫池,金鱼悠游在星星点点的阳光投射的池水中。池边的凉亭和藤椅风貌依旧,只是游人没有享受的份儿,周围都用绳子圈起来了。阳光吻遍这里的一切,所有的东西仿佛都灵光乍现。绿树掩映的平楼古朴而幽静,室内陈设依旧,刚进入门口,迎面就是主席当年的画像,他老人家亲切而透人心魄的微笑犹

如清风和清泉沁入心脾,一种崇敬之情油然而生!抓住片刻的时间赶紧与老人家合影留念。进得里屋,正中是会客室,古色古香的红褐色椅子围成圆桌会议形;右屋是主席当年的办公室,老式的电话,笔墨纸砚,烟灰缸都放在一张陈旧的褐色方桌上;左屋是主席的卧室,洁白的床单被褥,一排古朴发黄的书籍整齐地摆放在床沿边,这书是主席的锦囊,他总是把最高的智谋之剑倚靠在床边的书籍里;一幅人民解放军和国民党军作战战略地图悬挂在主席的办公室和会客室的墙上,当年的敌我军事力量在地图的箭头上清晰可见,从地图上看,人民解放军取得最后胜利的迹象明确显现出来了,各个野战军团看似各个独立实则连成一片,把国民党集团军各个切割开来。能首尾互应,运动自如,便于集中优势兵力对国民党军各个歼灭。可见主席指挥谋略之高矣!清新的空气唤醒了灵魂沉淀的历史幽思。星星之火,在这里真正地呈现燎原之势。1949年的3月到11月份,毛主席在这里运筹帷幄,最后发出了渡江作战的命令,顷刻间,蒋家王朝在狂风骤雨的飘摇中覆灭了。这里是一本生动的历史教科书,那每一个物件都引起人们无尽的怀想和沉思。这里也是中国新民主主义革命和建设新中国的分水岭,前为硝烟弥漫的战争场面,后为热火朝天的建设场面。香山也由此而更加声名远播世界了!

从双清别墅出来,沿着石子水泥铺成的小径,来到垂柳林立的荷花池边,香山的所有清泉在这里汇聚成一个不小的湖泊。湖中荷叶不存,想“留得残荷听雨声”的愿望是泡汤了。碧绿的浮萍连缀成一帧地毯,在湖面上摇曳。倒是森林皇后的蝴蝶依然优哉游哉地亮翅舞清秋!优柔的飞瀑从西边的山隙间滑下,有如水帘洞般倒映在湖中。我站在湖边的木桥上,听流水穿洞的声音,看“疏影横斜水清浅”的幻境。然而时间不等人,我带着留恋不舍的心情步出香山大门,再回望香炉峰时,已然清晰地矗立在青云之上,缆车上的游人好似天外来客。回想刚刚走过的路,刚刚欣赏的风景,我的心空一片晴朗,竟然也矗立起一座并不陡峭但风光旖旎的山峰,莫非我的灵魂与大自然融合了?!就仿佛此时的朗朗晴空下的香山优媚而空灵;又仿佛“西山晴雪”般清朗而澄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