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人的独奏
初一 散文 684字 163人浏览 pekinghan

一个人的独奏

一路败北,败到那个发达的欧美北美的母语上,我心痛,我心碎,人憔悴了一圈,帐内,黄花人。落破,苍凉。

我每每奋笔疾书,每每勤学苦读,是个地地道道的好好学习的青年。也许是太过于渺小,连上帝都让我处处碰壁,弄了一鼻子灰,只有默默打理自己悲伤的回忆。

决斗的前一晚,梦靥像魔鬼一样把我推进一个巨大的黑洞里,从头到脚,在头被吞没时,我惊醒了,湿了枕巾,不知是汗水还是泪水。

第二天依就保持那个永久都不会改变的胸有成竹,昂首阔步,气宇轩昂,一切都精精彩彩,灿灿烂烂。

那个信心十足的我在随着一天天的决斗中愈渐觉得突然疲惫不堪,斗志在恍惚中绝望。才知道自己的自欺欺人,骄傲自大,我似乎看到了孔乙己。 在决斗中把希望寄托在我迄今为止的第二个朋友身上,她英语学得算的上是鸭子呱呱叫,也就是矬子堆找大个。我就像供奉一个神灵一样。烧香拜佛。 也记不清是多长时间的想入非非或周公梦游或悲伤难奈,只知道最后五分钟内提着个笔哆哆嗦嗦地描完七十多个空。然后稀里糊涂的哭了小半天。把那卷子团成一个不能在小的球,扔了。但后来又稀里糊涂的拣了回来,但那些褶皱却不能完好如初,如同破镜不能重圆,诺言不能恢复,友谊不再是天长地久。 尽管得到的只是可笑的分,但至少明白了什么是自己的,什么不是自己的。靠别人只是那灿烂的彩虹,而后却不能挽留。那勃勃的小草,是需要风雨的滋润,风雨的洗礼。我甘愿成为带着晶莹露珠的小草,永远生机勃勃!

过后抚摸那皱巴巴的纸,触摸一道突痕,心就痛一下;触摸一道凹痕,心就伤一下。这么多的凸凸凹凹,我好似又清爽了一些,明理了一些。因为我在演唱,独奏一曲永不衰落的青春赞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