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年级优秀作文:收藏
初一 记叙文 4049字 129人浏览 杨淇显

九年级优秀作文:收藏

运动会如期将至,可手中的体温计如一杆长枪深深扎入我心里。心道:我知道,你也有你要赢的原因,但我也有,所以我不能输!两人无比默契地同时开始加速,我忽然感觉左脚尖一沉,转瞬间他从我的余光中消失了,并同时传来“噗通”一声闷响。

这样的战术对我自己也是一场冒险,可我已经没法回头了。我脑中高速运转分析:扶起他后再一起跑?在直道等他再拼个胜负?

不行,一旦停下来,我的身体会失去现在的惯性,我没有信心还能继续跑下去。血腥味封住了我的口腔,连张嘴的力气都没有。

昏沉感时隐时现、愈来愈强,额头上不断渗着细细冷汗。果然,疲劳感顿时涌入四肢。听到这四个字的我又想起了对班级的承诺,我把牙关早已咬得吱吱作响,握紧双拳,将指甲嵌入皮肉,让疼痛感迫使自己变得清醒。

谁知真正始料未及的事情发生了„„

我此时已躺在沙发上,柔软的舒服感让全身的骨头都放松了下来,奖状被我放到面前的茶几上,我没勇气继续拿在手中,因为接下来这一段是我真正不愿回忆着故事的真正原因。我把这奖状夹到那照片的边上,我很庆幸找到了值得终

身收藏的东西。冲线后,身体如获大释,紧绷的神经也立即放松下来,我立马失去了下半身的知觉,身体随即失去重心,一头栽倒在地。

好,拼了!我才不会输呢!

我的身高体型淹没在十几名选手中,毫不起眼。“好,大家各自准备一下吧,记得安全第一!”

微风轻轻地吹,暖暖的阳光如流水般充斥着整个操场,外围数百颗年轻又躁动的心企图征服这条狂放不羁的跑道。我低头一看,他——摔倒了。

我在弯道歉意地望了他一眼,然后头也不回地冲向终点。在那短短一分钟里,我产生了大量絮乱而没有逻辑的思维。心中默叹一句:厉害啊,还跟着,不过估计和我一样快透支了吧。

1000米是最后的压轴项目,在此之前我一直静静地坐在场下观看着这场拼搏,以洞察敌情之名来养精蓄锐。我看见观众席的同班同学冲破了赛场隔离线来到我身旁,嘴里一张一合地喊着什么,但我什么都听不清,吹入耳中的微风,仿佛变成了怒吼的狂风,撞痛了鼓膜。我着急了,多想眨一下眼,睁开的时候就是终点!

最后150米!全场的呐喊声已经喧嚣到难以分辨,我的余光捕捉到老师和同学们因声嘶力竭而涨红了的脸,心里默念感谢,但这并不是电影,在紧要关头,听几句启发心灵的

话就能瞬间小宇宙爆发。

【学生习作】收藏(熊波)

收藏

四年初中,匆匆流水。我能赢吗?想到自己放胆叫嚣出口的豪言壮语,此刻我没有一点儿自信了。你先前的热血去哪了?你先前的坚毅去哪了?对,我不能怂,突然我的意识开始一点一点的恢复,有些不可思议,手脚的麻木感渐渐退去,一股力量有如神助般在体内横冲直撞。

我与几名同学激情满怀地立下军令状:不夺第一誓不还! 可是,现实生活不是热血的少年漫画。即使这个故事的过程值得让其他人知道,但是,回忆它们的过程,却是我不得不再去经历的痛苦、焦灼、疑惑。不过被认同的自豪感很快替代了原本的落差感。

“最后一圈。随着发令枪一次又一次回荡在赛场上空,一条又一条捷报接连不断地传来。我很快告别了我的同学、我的老师、我的第二个家,也带走了沉重的行囊:纯真的友情、深沉的师恩和美好的回忆。

身后的脚步越来越响,我甚至都能听到他那沉重的呼吸声。但最后还是把它收藏了起来。“誓夺第一!”这个承诺突然从我脑中冲出,重重地扇了我两耳光。

每个人的脚尖都紧抓着起跑线,不肯多让一分一毫。我

也满怀一腔热血毅然报了男子1000米的比赛。事后我才得知,老爸待我出门后,立马给班主任打了个电话。

在踏入跑道的最后一步前,我吃力地甩给他们一个自认为还算灿烂的微笑。“砰!”运动会的最后一声枪响呼啸长空,压轴比赛男子一千米掀起了全场的狂热!

此时此刻,事过境迁,当我看着手中这张已微微泛黄的奖状,双手忍不住颤抖起来。我也一度陷入焦灼,当时的选择是不是错了?我无法面对这张奖状,一看到它就百感交集,我甚至想把它扔掉。

因为他背负的东西太多了,多到我无法抬手将它扔掉:同学的诺言、老师的信任、心灵的审判、时间的见证,全部凝聚在这张薄薄的纸上,没有一样我能够抛弃。待我脱下层层外套,积压在胸口已久的燥热瞬间爆发了出来。赌上最后的意志力奋力加速,我又再次和他齐平,注意到他喘得相当厉害,手臂也颤颤发抖,脸上的肌肉因痛苦紧绷起来。 班主任对我们的过火反应感到诧异,她并不知道“最后一次”这四个字带给我们的无法言喻的百感交集:是伤感?是激动?是莽撞?是,也不是。恭候多时的一句话终于出现了“请参加九年级男子1000米的选手准备!”

十月天,夏末秋初,暑气未消。知子莫若父,他知道我好胜心强,所以对班主任说如果我坚持就让我跑吧。

最后两百米,叫喊声看来进入高潮了,再次刷新了之前的记录。没错,我班健儿们兑现了诺言,拿了各项比赛的第一名凯旋归来。

我意外的发现随着圈数的增加,叫喊声也越来越夸张,来自同学的,来自老师的,来自裁判的。故事到这差不多结束了,我再次拿起那张奖状准备放回原处,发现刚才放奖状的位置正好遮住了一张照片,我一眼就认出了这张在熟悉不过了的照片,多么熟悉的背景,多么熟悉的人。但有了意识就有了最后冲一把的资本。

我不得不放慢了速度,身后的人也没加速要超我。我由衷地为他们高兴,可也不得不用现实理性的眼光审时度势。尽管故作轻松,可还是被同学发现了。

我心下忍不住调侃,学校周围的居民会不会投诉学校扰民啊?这一自我搞笑其实是为了分散我的注意力,精神太集中反而会更累。一边感慨一边翻看,无意间了一个透明的文件夹,透过那层通透的外皮,我终于看清那是一张橙色的奖状——xx 同学在我校2015年阳光体育运动会九年级男子1000米年比赛中获得第一名。“好,你上吧。

自预备到现在从未听见过这么撼天动地的呐喊声。我的双腿已经失去了感觉,完全凭意志在坚持,下巴像一个未拧紧的水龙头源源不断地液体滴向跑道,不知是汗水,还是泪水。我看到一班的体委已经坐在里面,医务老师在擦拭他的

伤口。

终于到了第三圈,酸痛感如在宣纸上的泼墨迅速蔓延全身。之后,我如愿获得了第一名的奖状,完成了对同学的承诺,可过程太艰难,代价太昂贵。我躺在地上,只有眼珠能动,而且眼前好像被糊上了一层极薄的黑纸,看什么都是黑的。

我也顶下了先发制人的战术,理由很简单——因为我没有资本和他们消耗太多体力。有的时候时甚至会回到当时的情境中去,问一问自己,如果重头再来一次,我会怎么做。身后的脚步声依旧持续,估摸着也就十米不到的距离。

那是初中生活的最后一次运动会,大家一改往日的矜持,争相报名、相互推荐、强强组队。第一次经过班级的坐席前时我潇洒地对着一脸焦虑的同学竖了个大拇指表示放心。” 沉默„„我去,这么爽快,不是应该还有一番激烈的唇枪舌战吗?我心道。

第一圈结束,经过裁判时她大喊:“37秒,太快啦!!” 第二圈后的第一个弯道,我利用转角瞥了一眼生后的人,我认识,是一班的体委,并不感到意外。当然这也是我的计划的一部分,像这样的突然加速可以很大程度上的消耗他们的体力、摧毁他们的意志。班主任那如同x 光的锐利眼神透过眼镜,将全班同学扫描了一遍。

病体的虚弱感和沉重的歉意感让我无法正视他。在整理

旧物时,我对整整三大箱书本和试卷无从下手,四年的心血毫无保留的倾注于此,当时的酷刑重罚此刻竟变成万般不舍。或许只是大家都希望尽自己一份力,不留遗憾的与它道别。 我可以分明感觉到体温在升高,力不从心的感觉越来越强烈,像是被剥夺了五感。我扛起大义凛然的英雄气,如同奔赴疆场的敢死队,,身后很多同学为我壮行,忽然感觉悲凉又搞笑。经过一番折腾后,同学们坚实的手臂将我慢慢架起,我真切地感受到了小说中“双腿被灌铅”和“生活不能自理”的感觉,就这样被拖进了医务室。

我,绝不退赛!

这时身着运动装的班主任走入教室,教室瞬间鸦雀无声。带着被低烧烤到三分熟的大脑,我恍恍惚惚地飘进教室,脚下有些打漂,眼神有些迷离。为什么?我好不容易下定决心放手一搏,半路却要杀出个“程咬金”!

比赛当天,我在家就受到重重阻挠。

红色的校园前,站着一排人,每个人都笑得那么开心,现在再看总有一种伤感萦绕在照片中。”裁判声嘶力竭喊道。“马上要期中考试了,你的身体是第一位的,怎么为了区区一个运动会而对自己的健康不管不顾呢?”老妈如复读机一般重复着洗脑的咒语,企图让我萌生退意,打消比赛的念头。 一书,一卷,千丝万缕在脑海中织成一张巨大的网,串联起模糊的往日片段,使得我不忍抛弃。半圈过后,我从脚

步声判定身后还有一个人跟着,有些意外,但也情理之中。那一瞬间,我突然感觉手中的这张奖状变得温热,我恍然大悟,终于明白当年为何要把它收藏下来。

身后的脚步声还是紧紧咬住我,而且越来越近。最终将视线落在我身上,并踱步而来——显然她已经知道了。他淡淡地看了我一眼,低下头去。

老爸一语不发,神情木然而凝重,目送我出门。我不由地将腰直了直。“你确定要上?”

“嗯”

一问一答,严肃认真,各不退让。

经过班级的坐席时,我已经看不分明他们的表情,也听不清他们在喊什么了。突如其来的低烧如一只无形的手死死掐住我的心脏。随着一声低吼,我就直接以百米冲刺的态度开始了第一圈,每越过一个人,从余光中我可以看出他们都是那种始料未及的表情,然后又都纷纷加速想住上我的脚步。 这张薄薄的a4纸顿时在我原本平静如镜的内心里掀起了滔天巨浪,一个狠狠的浪头将我的思绪拍回了一年前。看着我俩的样子,感觉有些可怜。既然暴露,只好坦白从宽,关切与失落相交织的表情在他们脸上浮现出来,大家都劝我不要硬撑之类的话,也有人自告奋勇替我上场,甚至开始调整战略战术„„面对他们的“依依不饶”,我体内的热度反而燃烧起斗志。

我不敢掉以轻心,甚至逼迫自己继续加速。就在心神恍惚之间,我先看到一个影子慢慢出现在我身旁,接着是半个身体、整个身体,天啊,他超过我了!我的心中一阵崩溃“要输了吗?”我明白,在这种情况下,要是心中最后一层屏障被击碎,不可能再重建起来。当第二次经过班级前时,我已经做不出任何动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