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为什么写作
初一 记叙文 1319字 75人浏览 风萧萧水寒

我是容易上瘾的人,烟呀,酒呀,咖啡呀,早让我上瘾好多年了。现在是上网也上瘾了。闲时,上上网,或看新闻,或浏览各类文章;偶尔也写点不成样子东西,厚着脸皮贴到网上去。写来写去,贴来贴去,竟也上了瘾,隔几天不写点东西,就感到浑身如蚂蚁在爬,难受呀。于是,有闲就写,然后就象贴橡皮膏药一样,小心翼翼地贴到网上去。

俗话说,知夫莫若妻。我老婆说:“你这人接触什么都上瘾。”

我说:“当然,我接触你后,也对你上瘾,再也无法离开你了。”她无言以答,只甜甜地笑了。不经意的这么一句话,她听了竟然非常高兴。哦,原来女人是这么容易哄的。

话归正题。我们为什么写作?人,天生有倾诉的欲望,既然是倾诉,当然很需要别人倾听。比如,我的几岁毛孩说话时,我看着他,他就很高兴,不看,他就嚷:“老爸,你听我说呀。”。又比如,我几个朋友都很喜欢唱歌,个个家里都有高级音响设备,但他们几乎都不在家唱过歌,而是经常呼朋唤友去歌舞厅一起唱卡啦OK 。为什么呀?因为在家没人听他唱,就没那个兴致。上述这两个简单的事例证明:人是最需要倾诉、表达与被欣赏的动物。写作就人们倾诉与表达的方式之一。我们对人生、爱情、生活、理想、事业、世界等等一切事物的感受、体验、觉悟、看法,需要表达出来,与大家交流、分享,于是,我们就有了写作的欲望。我不知道别人写作时有什么感受,但我写作时是快乐的。关于网络文学,我认为应当象唱卡拉ok ,喜欢怎样唱就怎样唱,唱得不好也无所谓,反正以快乐为主,又不是要参加什么国际比赛,搞得那么紧张干嘛?

在天涯社区-海南一家的海南文苑版,我是少数几个赤裸裸不穿马甲实名上网者。穿不穿马甲,是人们的权利和自由,任何人都没有资格干涉。我曾写过一篇题为《我为何不穿马甲赤膊上阵》的文章,自述上网发表文章不穿马甲用实名的原因„„

但自从几个月前闯荡网络江湖“练剑”以来,经常在海南文苑版发表文章。这是一个“满城尽带黄金甲”的世界,就我等寥寥几人赤裸裸不穿马甲。于是,在网络这个马甲世界里,赤裸裸的我,犹如异类在网络江湖上行走。绝大多数穿马甲的网友对我是友善的,许多人还多次在我的作品后跟帖,表示对我写作的鼓励与支持,对此,我心存感激,衷心感谢。曾有网友批评我写东西很差,差得不如小学生的作文,我也同样表示欢迎和感谢,因为批评作品,我认为怎么批评都不过份。然而,意想不到的事发生了,个别马甲凶神恶煞地向我扔砖头,并且变换着马甲对我连番进行谩骂、污辱或人身攻击。为此,我曾打电话要求斑竹封杀恶马甲的ID ,斑竹说:“你封他的ID ,他另外可以立刻注册几个马甲出来,让你毫无办法。”是呀,没办法。后来,我也注册了几个马甲,专门用来对付个别恶马甲。毛泽东同志说过,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我的马甲犹如护身保镖,遇上哪个恶马甲给我扔砖头,我的马甲立刻出击,以牙还牙,刀光剑影„„有人对我说,随便它怎样攻击你,可以不理它。我说,不可,因为我不能容忍被污辱与人身攻击!虽然屡屡受到个别不怀好意的马甲攻击,但我依然继续坚持不穿马甲赤膊上阵„„

到散文天下版发帖,不用担心个别马甲给我扔砖头,很开心哈。因 快乐也罢,痛苦也罢,都需要倾诉、表达与分享,所以,我们仍然在写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