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念记忆中的童年
初一 议论文 8222字 955人浏览 neonwatch

思念如雨,在每一个想你的时刻,你的名字缠绵的绕着我的心间,很轻易的就被你紧紧的束缚。没有挣扎,没有改变,只想静静的和你感受。

怀念童年

作者:走过人间千百回

一:荡秋千

小时候,常和朋友在屋背后的树上拉一条绳子,绳子间绑一块木板,人坐在上面,摇摇晃晃,甚是新鲜与刺激,我们管那叫荡秋千。记得有一次,几个小伙伴又在那棵快要被我们折腾个半死的树上享受,姐姐上来看到把我们狠狠斥责了一顿,可她自己忍不住也要参与其中。姐姐长得比较胖,她坐上去只一会功夫,绳子超载立刻从中间断成两载,姐啪的一声一屁股摔倒在地,我们瞬间呆住了眼。姐姐生气得不得了,边骂边捂着疼痛的屁股走开了,并再三警告我们下不为例。我们望着断了的秋千却是不敢作声,只好悻悻地收场,我们的梦想却仍旧随着秋千在空中飘荡。

二:捉知了

夏天来临,正值炎炎夏日之时,知了在树上叫得兴,一只叫起来,其他就千呼百应,一起合奏,那情形可比洗星海的《黄河大合唱》还要壮观轰烈。经常,在校上课的时候,外面的知了一叫,大家就再也无法定下心来学习。像一首催眠曲,让人听了不是心烦心躁就是想睡觉,真恨不得把它们一个一个给生吞活剥。小孩子对于知了总是甚感兴趣,放学后便和村里的同龄人一起去捕捉。所谓捉是怎样捉呢? 就是拿一根长长的棍子,在棍子顶端涂上一种粘粘的浆糊,然后在树上找准目标,神不知鬼不觉地慢慢靠近,把知了粘下来。别看说来容易做来可不简单,得有定力与耐性,否则只怕人未靠近知了早已不翼而飞。这知了还有特征之分,好像是公的不会叫就不要,母的会叫才留下。捉下来的知了就放在一个塑料袋里,在里面叫个不停,甚是热闹,给枯燥的生活增添乐趣。

三:捕鱼

闲暇时叫上几个伙伴出去捕鱼,所谓捕就是在一条小溪里找一个水位不宽的地方放上一个簸箕恰好拦住水流,然后人们从溪水上流用东西沿水流而下一直挥动不停,这样水里的鱼儿就都跟着被赶下来,到接近簸箕处及时把簸箕提起来,就可看到活蹦乱跳的鱼儿了。捉回来的鱼儿就用一个瓶子装起来,里面装满水再放上一些沙子石子水藻之类,摆放在屋子里,看它们在里面游来游去,倒也是一副可供观赏的盆景。只是每次捉回来的鱼儿养不了多久就死掉了,也许是它们不适应这种生活环境,渴望回归大自然,就如我们渴望自由一样,一种生活方式。

四:婚姻进行曲

说到这最可笑,我小时候特喜欢玩鸡,把鸡当宝贝一样,还煞有介事地给起一个名字,亲呢地叫着。如果母亲说要杀我心爱的那只鸡,我会坚决反对,拼尽全力保护它的生命不受损害。记得有一次母亲硬是说要杀掉一只我很喜欢的鸡,我便提前悄悄把鸡抱到屋后山上躲起来,让母亲找不到,母亲只好作罢。还有一次,一只我很疼爱的鸡不幸患病死掉了,我为此足足伤心难过了好几天,还特意在屋后挖了个坑把它厚葬了才算安心。最离谱的要算我和弟弟给鸡进行的婚礼场景了,有一次弟弟捉了一只公鸡起名叫张君宝,我捉了一只母鸡唤作彩衣,忽然间心血来潮要撮合它们。于是乎,我们硬是不顾它俩反抗,强人所难地用一些花呀布呀地把两只鸡打扮得花枝招展,然后非常认真地进行婚礼对白、拜堂等仪式,还要送洞房,那情形可绝对不比大人们的婚礼少步骤。可惜两只鸡不领情,拼命反抗,浪费了此等良辰美景。这是好的一面,有时我们也难免搞一点恶作剧,如拿绳子把两只鸡的各一条脚绑在一起,看他们拼命拉扯而开怀,甚至把鸡往长满植物的池塘上面扔去,看其在上面尖叫飞跑而逗乐。现在想想,那时怎会那么幼稚与可笑甚至是残忍,可儿时所做的一切都是可以原谅的,因为不懂事,不知者不为过。

五:上山采稔子

家乡有一种叫稔子的东西,在春天时分盛开结果在大山上,外面紫黑色,剥开来是紫色的汁液,甜甜有,回味无穷。小时候特喜欢吃,放暑期时常会叫上村里几个伙伴往山里面摘稔子去,翻越一座座高山,历经千辛万苦才是到达。小孩子贪吃,看到有稔子大家就争先恐后地抢,看谁跑得快。记忆中有一次,我看到不远处有几棵稔子树,上面挂满又大又红的稔子,我三步两跳地迅速疾奔过去。就快到手的时候,乐极生悲,扑通一下整个人掉进了一个洞里,吓得我直哭。原来不知谁在那里挖了个坑,被茂盛的草木遮住,人一个不小心就中招了。幸好不深,只是半个身子陷了进去,否则都不知会怎样。从里面爬出来,仍旧心扑扑跳得厉害,惊恐万状,也从那次以后再也不敢那么心急了。这还算好一点,有的跑过去一不小心触动蜜蜂窝,被蜇得脸上手上都肿起来,都是贪吃惹的祸。尽管这样,还是消磨不了我们上山的决心。因为,一种简单的满足与快乐,也就无所谓那么一点受伤了。

六:上山砍柴

在农村长大的孩子,基本上无一不多是要种田下地,上山砍柴自不在其次。说到砍柴可不是易事,甚至比种田还要辛苦,这不仅要弯腰打砍,还得用绳子捆绑起来,挑下山去。平时多和母亲一起出去,要母亲绑好,挑到山脚下自己才开始接后一半劳力。记忆中有一次和朋友上山砍柴印象最是深刻,可以说是刻骨铭心,一辈子也不会遗忘。那时,几个女孩子差不多把柴都砍好了,只等绑起来挑回去,便先坐下休息一会。忽听一人惊恐万分地高声尖叫着大家快跑,瞬间大家逃荒似的四处散开,都还未来得及弄明白发生了什么事,只是被朋友那过于恐怖的声音吓到,只管撒腿就跑。我也在其中,不管前面是荆棘还是草堆都硬往里闯,仿佛后面有妖魔鬼怪追赶,只顾逃命一般。当终于可以停下来,这腿脚早已变酥软,浑身都没了力气,大家的呼吸渐渐平息,这才开始追问怎么一回事。原来刚才朋友看到一条有拇指般粗大的蜈蚣从我们前面慢慢爬过,浑身都是厚厚通红的粼甲,看样子起码活了有几十年还是一百年春秋,其毒性可以想象,假如被咬到怕是凶多吉少,无回天之术。事情虽然过去了,可大家想想都还挺心有余悸,后来匆匆忙忙赶紧回去,怕再碰到。也就那次惊吓以后,再也不敢上山打柴了,而现在回忆起来,辛苦中却又藏着一份淡淡的愉悦,另类情趣。 七:下田

如果问,女孩子最怕的一种动物是什么? 当是蚂蝗不过了,其次才到蛇和虫子。在城市里长大的孩子也许不知道,在农村里长大的孩子绝对深有感触。溪水里最多就是那种能吸人血的蚂蝗,浑身滑腻腻的,一旦被粘上你怎么用力也难以扯下。下田插秧苗的时候,最怕就是这个,经常一边插一边瞻前顾后,左顾右盼,提心吊胆,那种惶恐不安又不能走开的心情,可不好受。不过,后来长大后,出到外面工作就很少在家插过田了,即使偶尔回去碰上,家人也不让我们帮忙。而且现在都兴用秧盘抛秧,快得很,省时省力,任何事物都在进步之中。 八:收割稻谷

要说在农村里最辛苦的是什么? 莫过于六月天里收割稻谷了。顶着炎炎烈日,脸朝黄土背朝天,大汗淋漓,饥渴难耐,又是割又是打又是挑,一系列工作,忙得不可开交。谷子收回来还得晒干,比割禾还要费心费劲。夏天天气多变,经常东边日出西边雨,远远看到天边有乌云,立刻以最快速度把稻谷打扫起来,慢一点怕被雨淋湿。最怕的是稻谷收起来后没见下雨却是重见天日,又得重新摊开来。如此反反复复,让你筋疲力尽,却也不得不继续。稻谷,这丰收的果实可是胜于一切。真的是锄禾日当千,汗滴禾下土。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劳动,让我们更加懂得珍惜生活。

九:挖红薯

红薯,有的地方叫地瓜,在我们家乡叫番薯,称呼不一本质却是一样的。红薯作为杂粮的一种,可以用以养家禽牲畜,也可用来当饭吃。小时候,经常和同伴一起去地里挖红薯,然后在田里打番薯窑。所谓番薯窑就是用地面之前挖出来已被晒干的泥团筑起一个地窖一样

的空间,就像烧砖那样的留一个小口,然后往里面放干柴燃烧,直烧到泥土发红,再把番薯放进里面,然后把泥团弄倒塌,用锄头等东西紧紧压平压紧,有点像传说中叫化鸡的那样。如此静候十几分钟,让番薯在里面被高温焖熟,再挖开来就可闻到香喷喷的番薯味道了,用这种方法可是比在家里用窝煮熟的番薯要好吃得多。也就如我们在外面经常可看到有人推着一个车子用木炭烘熟的番薯来卖,远远就可闻到那熟悉的香味,让人忍不住怀念起家乡来。因为,那是一种家乡的味道,最让人难以忘怀与神往。

十:追蜜蜂

小时候,家里养蜂颇费精力,它们有时候会私自离家出走搬窝。这蜜蜂搬起窝来可不是小事情,蜜蜂里面有一只叫蜂王的,它飞到哪里,蜜蜂就跟到哪。有一次家里的蜜蜂忽然移窝了,一只蜂王带着千万余只蜜蜂在空中飞舞不停,缓缓移动,甚是壮观。家人就一直跟着,直确定它最后在河岸边的一棵树上筑窝下来,密密麻麻地绕在竹子顶端盘绕。怎么把它们搬回来呢? 用手捉是不可能的,只有把竹子砍下来,托着竹子往家里走。只要蜂王不走,蜜蜂也就不会散去,乖乖跟回去了,真应了那句话擒贼先擒王。虽然养蜂不容易,但这蜂蜜可是极品,既能养颜又能起保健作用,价格还不低,而在外面卖来的蜂蜜绝对没有自家养的纯度高,更加清甜可口,一切还是自己动手得来的东西更有品味与价值。

十一:捉萤火虫

在外面似乎很少看到萤火虫的存在,在家乡的夜晚则可看到众多点点星光在舞动,很是好看。小时候对萤火虫特别喜欢,经常晚上入夜时就跑到外面去捕捉。萤火虫多是藏在那些树呀叶呀较隐蔽的地方,你得大胆勇敢一点。捉到的萤火虫就放在玻璃瓶里装起来,在房间里把灯熄灭后,可以看到里面点点光亮,就如星星点灯般绚丽。听老人们说每一个萤火虫都是一颗逝去的灵魂,也就是人们所说的鬼,这心里就多少有点害怕,不怎么敢捉。又有听说萤火虫是天使的象征,是应该让天使挥着翅膀载着梦想在天空里飞翔的。那时便想,如果以后有一天自己走了,也幻化成一只萤火虫,飞呀飞,在夜空下用一点光和亮照亮孩子回家的路,还要把梦想继续飞扬,很是单纯幼稚可爱的想法。

暂时就想到这么多了,童年,好玩的事情实在太多,都那么值得回味与留恋。如果时光可以倒流,相信每一个人都愿意回到童年里去,哪怕用十年的光阴来交换。童年,就像一座人生的金字塔,那里面装着太多一些可贵的东西。当我们一层一层地往上攀爬时,却是一次一次地失去,再也无法回头拾取。

童年,就像一条河流,时刻在心底流淌; 又如一首老歌,轻轻在耳边唱起; 还如一杯酒,随着岁月的流逝越酿越浓,越醇越香&&

在梦中,多少次又见童年的炊烟袅袅,依稀还记得树上有个秋千在摇呀摇,有一段难忘的记忆在飘呀飘,可谁能为我们再度轻轻唱起这首老歌,谁能为我们再把这秋千来摇。尽情地摇,开怀地笑,拥抱童年的岁月,燃烧青春的激情&&

怀念童年

作者:u88710139

今天,我又去到了小时候经常去的地方,这里是我小时候充满欢乐的地方。不为别的,只为怀念一下我的童年。

我的童年是在欢乐里度过的,每每想起童年,我都会面带微笑,因为小时候的时光真的很快了,现在想起来仍然感觉自己的心情会变得很愉快。

我家住在四川成都郊区某个县级市的一个村子里,我们那里四处靠水,我家后面有条不宽却很深的水渠,离着水渠不到一二十米就是一条10米宽左右的河,但是我却没常在这万,虽然我喜欢水,但是这两个地方的水有点深。但是,爱水的我自然有地方去,离我家上方五十几米左右,还有一条河,我的童年的记忆大部分都是在这个地方。

可是当我在6年后再来到这条河边时,发现这里已经满目疮痍。原先绿绿的草地,青翠

的庄稼,已经不复存在,只能留在我的脑海里。因为利益,这里被开为采砂场,那是就在6年前这里被划入xx 沙场的开采地,自那以后我就很少来了,最后干脆不来了,一是学习没多少时间。二是,这里已不是我的童年的那个地方了,虽然这里仍是哪里。

但是,今天看着一堆堆的沙土一块块的石头,我仍然决定停下自己的脚步,虽然物是人非,虽然不再是我的梦里的景象,但是我想看看,我能否找到当年我们嬉戏的身影停留的地方。

记得,每天从离家不远的学校放学后,我们的第一件事不是回家,而是先去玩耍,这里就是我们经常来的地方,因为有水、有鱼、有虾。

小时候的我们是在笑容中度过的。

小时候来到这里,最爱做的事就是摸鱼,尤其是在夏天,天气炎热的时候。在河里游泳累了后,就选择一水浅的地方来摸鱼。不论摸到的是小是大,我们都会很开心。 往往摸鱼的时候,总会有人开玩笑。快看,哪有条大鱼。

虽然我们明知他是骗人的,但是仍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去。往往都没有,于是,我们就惩罚那个骗人的人。往他身上浇水,一个人咋能浇得过几个人,所以往往那个骗人的都会甘拜下风,连连求饶,引起了一阵欢声笑语,而那个骗人的也不生气,也会欢快地笑。 小时候,笑容就是那么简单,一个玩笑不论是谁都会笑。

小时候的是还有很多很多,但是现在的我们只能回忆了,因为我们长大了,小时候常常挂在脸上的笑容也少了,小时候那份无忧无虑的天真野没了,尤其是待人的那个真心已没有保留多少了。

怀念童年,怀念我的那些小伙伴,怀念自己的天真与真诚的心。

怀念童年的玩

作者:金松

我的童年是那么的简单,那么的有趣,又是那么的难忘。

开门能见山,路无三尺平,抬头见树林,低头见鸡鸭,天亮听鸡啼,傍晚闻狗吠,那是一个小山村的全景。

山村的孩子们很会玩,那玩物都是现存的,不同的季节会有不同的玩法。那是城里人根本想不到,也是玩不着的。那种玩才叫有意思,才叫有意思的玩。

过家家大概是许多孩子玩过的,只是我们玩的过家家有模有样,来得更真实,更有看头。过家家的孩子会是一群,一群孩子里肯定需要有一个孩子王,孩子王大多是历史形成的,一旦形成后,这个孩子王就会得到其他孩子的信任,而孩子王本人也会主动挑起重担。我们小时候玩过家家,至少也得有五、六个人,每个人会有不同的角色,不同的事情。角色清楚,先是安排谁做爸爸,谁做妈妈,爸爸妈妈定下来,就按照年纪大小分哥哥,弟弟,姐姐,妹妹。分工明确,我们小时候过家家还是很有内容的,房子、灶台、锅碗筷盆,样样不能少,孩子们要分工搭房子,搭灶台,采购粮食,拾柴火,准备锅碗筷盆,等等,都会有人做,年龄小的孩子是不用做事的。搭房子可以捡些小木棍,大点的木棍直接插地上作为柱子,小的就放在柱子上面作为梁,上面盖些草,房子就搭成了。灶台也方便,拿个小锄头在地上挖出一个不太深的沟,在沟的上面放上捡来的破盆什么的,灶台就有了。锅碗盆一般也是捡来的破旧品,筷子可以就地取材,弄些小木棍即可。过家家用的粮食一般是就地采的野菜。我们玩过家家的所有用品是不会从家里拿去的,只会有个别逃气的孩子才会从家里拿有用的东西出来玩。过家家,从搭房子、起灶台、拾柴火、准备粮食、煮饭炒菜,最后孩子们开心地围在一起吃饭,整个过程才结束,最少也得一两个小时,过家家后,会把用过的物品整理好放在那间搭好的房子里,以方便第二次玩。

孩子们最喜欢玩,也是最有趣,最有成就感的,要算是抓鱼捉泥鳅黄鳝。我们山区水库多,水库里大多是养鱼的。到了夏天,许多水库会放水,放水的时候会有许多小鱼冲出来,

孩子们知道哪个水库放水,就到放水的下游去找鱼。水沟里,水田里,肯定是有的。水库放水冲出来的,一般是小鲫鱼,在水沟里的会容易抓到,水田里因为面积大,抓到就不太容易,有些孩子为了抓到那一条小鱼,弄得全身泥巴。抓泥鳅就不一样了,那个时候,可以说是有水的地方就会有泥鳅。抓泥鳅是农村孩子们人人喜欢的事情。我也是这样,抓来的泥鳅一般都是给父亲下酒的。抓泥鳅需要智慧。泥鳅喜欢活水,水沟里的泥鳅总是向着来水的方向会多一些,今天抓了,过几天又会有。泥鳅大多是钻在泥里的。我们小时候抓泥鳅很有办法,先是把一段泥沟两头堆成小坝,再把里面的水弄干,泥鳅一旦没有水,行动就变得很慢,抓起来很容易。水弄干后,就把那些泥巴一块一块用手翻起来,泥巴翻起来后,泥鳅就会跳出来。我们一般会选择烂泥巴稍深一点地方,那种地方泥鳅多而且大。抓住一条大的泥鳅那会高兴得叫起来。有时候,费不上多少工夫,会抓到很多。那个时候,因为泥鳅太多,只有大一点的会煮着作为菜肴,大多是成为鸭子的美餐。抓黄鳝就更有意思了。我们山区的水田只种一季水稻,到了五、六月份,水田泥巴大块大块地被翻过来,到了晚上,因为天气热,那些黄鳝就会从泥里面钻到外面来透气,我们就是在夜间抓黄鳝的。抓黄鳝需要有专门的工具,工具都是自己做,用三根毛竹片,大约两尺长,一头是光滑的,用来抓手的,另一头竹片做成锯齿状,是用来钳黄鳝的。三根竹片做好后,一组是两片,另一组是单片,锯齿相对,把单片的夹在两片中间,三根竹片的中间用铁钉固定,合拢时成为1字状,打开时成为x 状。夜间抓黄鳝最重要的照明材料,那个时候家里有个手电筒恐怕是最高档的家用电器了,就是有,一般也是两节电池的那种,亮度不高。夜间抓黄鳝需要有足够的光线。我们一般是用山里找来的已经死了的松树,因为那种松树一般松油多,容易燃烧。我们松树弄成小块的,用铁丝做一个斗,到了夜间,我们把点燃的松树放在斗里,那样烧起来就会很亮。夜间的黄鳝只要不直接碰到它,是不太会跑的。我们会是两个人一组,一个人拿着工具钳黄鳝,另一个人负责照明,事情就解决了。有时候,一个晚上会有十几斤,抓三五斤是少的。吃黄鳝的人比较多一些,大一点的也有人拿出去卖。

捉麻雀也是很有趣的事情,一般是下雪天。鲁迅先生的《从三味书屋到百草园》就说过这件事。那个时候,家乡的冬天是必下雪的,有些年份会下雪成灾。在冬天里,那些麻雀,因为雪天时间长,会找不到食物,总是到房到屋后飞来飞去。 我们就找一处平坦一些的雪地,用一枝短棒支起一面大的竹筛来,竹筛下面撒些秕谷,棒上系一条长绳,人远远地牵着,麻雀就会来啄食,当麻雀走到竹筛底下的时候,将绳子一拉,便罩住麻雀了。捉麻雀也是需要耐心的,太性急,来不及等到麻雀走到中间去就拉绳子,麻雀就不太会被抓住。捉麻雀稍会困难些,但因为冬天,大家闲着没事,只是好玩。

童年的玩法,还有许多许多,我只是回忆了一些具有代表性的几种玩法,许多玩法已经不复存在,但总是留在记忆中。有时候,回到家乡去,经常会说起这些事,只是现在的孩子们没得这些玩法了,捉泥鳅黄鳝更是成为历史。现在的化肥农药,还有锄草用药水,自然环境完全被破坏,根本见不到泥鳅黄鳝,许多水库也没有了鱼,山林里麻雀也是少得可怜,这让我们更加怀念自己的童年。尊重自然,保护环境是人类生存的基本条件,我们看到现实是值得深思的。如果哪一天,农村的孩子们又能到水田里捉泥鳅黄鳝,那肯定是一件开心的事。 突然怀念起童年的生活

作者:请别忽略我

童年里的记忆你还剩下多少呢? 自己说过的话,做过的事,哭过,笑过,骄傲过,放弃过,拥有过,也失去过。原来我们却从来没有好好的看过她,也从没有在童年的时候注意她的美,而如今, 我们一起玩时. 才发现我已经不是一个小孩了. 在翅膀下长大的永远不会明白~呵.&&有时~感觉自己很大. 有时自己做的事~却像个小孩. 真不明白. 童年过的那么快. 是那么的快乐&&现在真没拥有过什么. 感觉真好虚无. 转眼十几年&&我们都要长大了. 对吧? 冷风如约的吹来,站在大街上. 举目无亲. 感觉真的好凄凉. 我想自己出去闯一闯. 哎. 在凝望中沉思,有人在阴谋

中喘息,又有人在马车中观望,微微颤动着肩膀,不怀好意的微笑。是谁在广场上哭泣,随着沉重的步子陷进了人心的沼泽,无法自拔,我还是那么的镇定而继续地深陷。人心的险恶,世道的黑暗. 如路边不断眨眼的夜行蝙蝠,黑暗且慌乱的复杂。夕日的灵魂在街道上歌唱,我害怕触碰到她的眼睛? 夜行的鬼魅正在一步步接近,真相只有一个,人性却还在真与假之间徘徊。

.真的不懂现在的世道. 我好像有一点点明白以前的那种世外高人. 诗人什么的~都喜欢隐居, 我也很想隐居. 因为现在的社会真的好复杂, 好乱. 真的好累. 钩心斗角. 为钱生, 为钱死? 有意思么? 够用就行了. 真为那种人可怜&&为什么人生不如意事~这么多&&小时候真的很幼稚. 现在我渐渐明白&&.这一切的一切. 所有的所有. 天上人间. 万恶之源全来自一个钱&&我们就不能过的开心点么? 人生短短几十年. 都不要赚钱赚的那么辛苦好么? 停下来回顾下过去. 想想现在. 童年真的好美妙/那么纯洁. 开心. 无暇. 无忧无虑, 天真无邪。

不知道你们现在还记得儿时的伙伴叫什么吗? 还能知道他(她) 长什么样子吗?

时间隔的太长了,长得都忘记了最开始和自己玩耍的伙伴,时光荏苒,现在的伙伴又在哪一个角落里忙碌呢?

回忆慢慢开始侵蚀现实,早年的快乐一点一滴涌入,让我很想知道陌生又熟悉的伙伴生在何处,现在过得好么.&&想说的太多太多,现在只想问一句你过得还好吗? 还记得你儿时的伙伴吗?

多么怀念童年时大家在一起大呼小叫草间寻虫等等美好的回忆啊!

想着想着就有些酸酸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