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发(300字)作文
四年级 记叙文 3750字 8456人浏览 可爱的木子乖

精选作文:理发(300字) 作文 不知不觉,我的头发长长了很多,妈妈开玩笑说我头顶着一个鸟巢。 过年前的一天,妈妈领我到理发店理发。店里的人真多,休息椅上坐满了排队理发的人。两小时过去了,终于轮到我。我被一位叔叔领到了理发椅上,他扬起一件披风,把我襄得严严实实的,只露出一个小脑袋。接着,只听到推子在我头上刷刷刷地响,一撮撮头发应声落下。我抬头瞟了一眼镜子中的我,哈哈,头顶中央被推出了一条轨道,头发两边高,中间低,像一个秃顶的小老头,我觉得滑稽极了。低下头,我心里默默祈祷,但愿别剪成一个小光头就好!又过了好一阵,只听到理发师说:好了。我睁开眼一看,镜子里出现一个干净利索的小女孩。 付过钱,走出理发店,我感觉头上好像轻盈了很多,心情也格外轻松。三年级:美君

篇一:小学作文:理发

理发

今天是星期天,我吃好午饭就在园子里打黄蜂。我打到篇二:理发 作文

理发

星期六晚上,我刚做完作业准备吃饭,爸爸就笑着对我说:“儿子,头发都比女孩子长了,去理发吧”

“理发?”我惊讶的问,“都这时候了还理发?”

“是啊,反正妈妈还没回来,去吧。”

我很不情愿地去了。 来到理发店,一进门,我就看到了简陋的理发工具:一把旧梳子、一把快生锈的剪刀、一面挂在墙上有些模糊的方镜子,还有一个深黑色的旧吹风机。这么简陋的工具能理出什么好发型?我鼓起腮帮,埋怨爸爸不该带我来这理发。这时,一位老大爷从屋里走出来。我真担心他年纪大了,眼睛花了,把我的头发剪成“狗牙缺”。

老大爷面带微笑,从墙上拿下一块不干净的布,抖了抖说:“孩子,想剪个什么样子?”没等我回答,爸爸就抢着说:“就剪个学生头。”老大爷麻利地把布罩在我身上,还在我脖子上打个结。

老大爷拿出那把旧梳子和已经生锈的剃剪,开始比划了。他首先用梳子把我的头发梳一梳,然后用剃剪顺着梳子把头发剃掉,剃得很仔细,随着“卡擦卡擦“的声音,一把把头发落到布上。我怕剪掉的头发掉进眼睛里,只好把眼睛闭上。唉,要是剪成了丑八怪,叫我一个星期怎么面对老师同学啊!我仿佛看见同学们在议论我的头发,追着我喊“狗牙缺”„„

这时,“卡擦卡擦“的声音停了,我悄悄睁开眼睛看见老大爷正在抖着布,然后又挂回原来的地方。

我偷偷的看了看镜子里的我,咦,剪得还不错平平整整,根本没有“狗牙缺”,还显得很精神呢!

篇三:小学作文:理发

理发

理发是我人生中,应该说是最讨厌的事情之一,可是妈妈她执意要给我理发,真是太生气啦!

记得四年级的时候,我陪妈妈去理发,从小我就对理发店的印象不大好,在空间里充满了药水的味道。没想妈妈在路上跟我说:“沈未艾,你也可以剪头发啦! ”晕! 我现在的头发是珍藏了几年的啊! 在我的心中这头发可算上特级保护物品了。我当时跳车而去。

可怜的我如同“囚鸟”被提时宜了理发店。妈妈让我坐在椅子上,自己则在沙发上悠然自得地看杂志。一位胖墩墩及很邪恶的身影向我们走来——一位理发师。他出现了,笑得超假,有时候还带一点油腻的成份。他与我妈妈交谈,也可以说是商量了一会儿,便转身离开了,我以为是妈妈忽然豁达,心中暗暗感谢,也沾沾自喜,不禁有点坐不住了。之后,那可恶+邪恶的理发师又出现了,他笑咪咪的朝我走来,我一白眼,一撅嘴,也就坐在椅子上了,心中弥漫着火药味。突然,理发师说话了:“你妈妈让我剪短一点,最好是短发。”上帝啊! 真主啊! 要我短发还是要我命啊! 接着我平静了一会儿,心想,短发应该、也许、可能蛮好玩的,试一次? 我半信半疑的点了点头,就安静等待。 理发师手拿一条黑色的兜兜向我走来,小心翼翼地围上,然后,开始用剪也来剪。剪得

我全身被捅得乱七八糟。我急忙叫妈妈来,妈妈也不帮我,只是一旁幸灾乐祸的看着我。我真是又气又伤心!

剪完了头发,已经晚了,也是我很伤心的夜晚。我发誓:不出别的状况,不剪头发了!

篇四:关于暑期的作文:理发

关于暑期的作文:理发

身体发肤,受之父母。头乃是“人之元”,故头发便是“元之元”。所以我的头发经常是长长的。其实呢说长也没有多长,只不过和《中学生日常行为规范》稍稍有那么一点的不符。无奈我天性慵懒,又不喜梳头,所以我的头发让人一看到便会联想到鸡蛋的出处。我的班主任认为我的头发拂了他的面子,但是他又不好意思开口,于是便给我找了一个借口,说是维护我的形象,硬逼着我去理发,无奈我平时虽然“猖獗”,但是在班主任面前也是不敢发作的,所以只有去理发。 我选了一个貌似正规的理发店。进去后,却发现店里面冷冷清清的,只有一位仁兄坐在凳子之上,任由理发师给他清理他那“战后的废墟”。

我看了理发师一眼,把我吓了一跳。他头上是凹凸分明的,我虽然视力不佳,但幸好还有一副眼睛,我使劲的睁大眼睛想看一看理发师头上是否理的是“欢迎光临”、“2008”、“酷”之类的发型,可是当我连理解毕加索抽象画的思维都搬出来后,仍然没有发现他的头型究竟是有何意义。所以我最后只能遗憾的认为:他的头前些日子被人给打了一棒或是给什么不明飞行物撞了一下,因为在头上缝了几针,便将头发剪掉了一些,所以他的发型与我们正常人的发型有异。

理发店里面放的是beyond 的歌曲, 嘈杂的声音与冷清的店铺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我开始认为放这样的歌曲有许多的好处, 比如说坐在凳子上的仁兄不至于会因为困而睡去, 但是其结果仍然特别的遗憾, 就我在镜子中观察所得:那位仁兄的眼皮已不知道打了多少次的架了,如果不是理发师不停的摆弄他的头,他现在已经去和周公打牌了。

我在店里面等了很

久,理发师仍然在给那位仁兄理发,店里面除了我之外只有一个人坐在凳子上打瞌睡。看到这样的情景,我已有了离开这家理发店的冲动。我刚准备站起来,外面就来了一个人,这个人的头型挺酷的,大有“一飞冲天”之势。他到镜子前面照了照,理了一下他的发型,然后对我说,理发?那时我因为进来了许久也就只有这么一个人理我而激动不已,就差热泪盈眶了,然后傻愣愣的点了点头。

他二话不说就让我坐在凳子上准备给我理发。当我坐在凳子上之后才回过神来:这个人的头型那么“经典”肯定不可能是他自己理的,换一句话说,刚才那人的头型让人打寒颤也不可能是自己给自己理的,他们只有相互给对方理。一想到这个问题我就问了一句特别愚蠢的话,这理发店只有你们两个人?他一听,认为我不相信他理发的技术,没好气的说,当然不是了。我一听,当时就松了一口气,可是他后面的一句话又把我松了的那一口气给提了起来,而且差一点将我给呛死,他说,那儿不是还有一个洗头的吗。

我一看我的命运已经注定了,也不做一些无谓的挣扎,只求这人这次超常发挥。看着剪刀在我的头上来来回回的,我真怕他一不小心就剪掉我仅有的两

个耳朵,而且他的手也不规矩,在我的头上摸来摸去的,给我一种弹古筝是扫弦的感觉。如果我的头上有虱子,我都会为它们的命运而担忧,担心它们会不会被这种“奔放”的理发方式给吓出了心脏病。

这时脸不服时宜的痒了起来,我于是便用手抓了一下,而那痒却并不退缩,反而更加放肆起来。而且痒的空间跨度之大乃此生未见,痒一下子从左腮跑到了右耳。我马上向右耳挠去,但是痒的同伙之多却让我惊叹不已,霎时脸上的痒纷纷响应右耳痒的“起义”,脸上的痒是“此起彼伏”,但是它们却未有“痒满为患”之感。不过几秒,脸已被痒给占领。就在这时,有一根头发进入了我的鼻孔,我不能自已的打了一个喷嚏,头也震了一下,脸上的痒被吓了一跳,马上安静了下来。理发师可能是由于我在乱动而感觉到有一些不耐烦了,就说道,别动行不行!这句话对我倒是没有什么影响,可是痒却认为理发师在恐吓,马上又开始“起义”。殊不知理发师是没有任何感觉的,有感觉且正在受苦的人只有我这么一个。

理发理了一半,理发师忽然对我说,你想理什么发型?刚才忘了问你。我一听这话,就在心里将理发师的十八代祖宗给问候了一便,这是什么人嘛!头发理了一半才问我理什么发型,连一点基本的职业道德都没有。理发师也感觉到自己这样有一点不对,于是便和我聊天,问我,你没有读书了?我本来就气,一听这话更气了,冷冷的说,没看见我穿着学校的校服吗!他碰了一鼻子的灰,呵呵的笑了几声,也不说话了。

音响里仍然放着beyond 的歌曲,黄家驹仍然在尽情的歌唱,现在我终于了解到了刚才那位兄台为什么会昏昏欲睡了,因为在理发时无论听见什么音乐都像是催眠曲一样。

终于理完了发,接下来就是洗头。而我感觉洗头的那人从未将客人的头当作是头,我也不知道她到底将客人的头当作是什么东西。她拼了命的抓,我真怕她将我的头皮给抓了起来。

洗完头后,我戴上眼镜在镜子前照了一下,不照还好,一照就给吓了一跳:头皮屑傲然的挺立于我的发丝之颠,丝毫没有把洗头的那人对它的“摧残”当作一回事,而且在洗发露的“滋润”下“茁长成长”,

而且那感觉有一点像刘胡兰英勇就义之势。我用手将它拂去,却发现隐藏在头发下面的头皮屑一大堆,最后我无奈的感叹:这洗发露简直是在给头皮屑输送“养料”。

我付过钱后,飞一般的冲出了理发店。

作者:枫萧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