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路弯弯.珊路弯弯doc
六年级 散文 3224字 269人浏览 宫廷的话说明显

山路弯弯·珊路弯弯

也许,我们三个人的故事已经有过太多的版本了,闺蜜与自己同时喜欢同一个男孩子,更重要的都是初恋,然后男主角与其中的一位在一起。但我们并没有其他故事的女主角一样,闺蜜反目,老死不相往来。

闺蜜叫洪弯弯,人如其名。眼睛不是太大,五官不是太标致,皮肤有一点点黑,笑起来有两个浅浅的酒窝,薄薄的嘴唇,样子酷似孙燕姿,所以弯弯很喜欢笑,并且特别具有感染力,可以做到让身边的每一个人在看到她的时候都能开心的笑。这样的女孩子应该没有谁会不喜欢。

我叫钱珊珊,与弯弯一样,都是扎着高高的马尾、戴一副黑色的方框眼镜,名字也是押韵。我们从小一起,从幼稚园、小学、再到中学,我们一直结伴而行,一起做着叛逆却是家长眼里的乖乖女。相逢是首歌,青春的路上我们互相作伴,真好。

认识路哲是在我们读初二那年,他是作为插班生进入我与弯弯的生活的。当他在讲台上款款而谈、做自我介绍的的时候,我与弯弯有事请假,没有在第一时间看见这位有着古天乐那样小麦色皮肤、长的却像陈冠希的男孩子。但如果注定有故事要发生的话,之前不论有过多少次的错过,还是会回到最初的轨道,不偏不移。

那时,我们刚刚经历了一年的中学生活,褪去了少许的青涩,骨子里叛逆的成分时不时地出来发作一下,或静若处子、或动如脱兔,灿烂的季节里,所有的故事我们一起经历、所有的秘密我们一起分享,做最纯真的自己。

从一开始,我与弯弯的综合成绩一直都保持在班里中上游的水平,但我们都有着各自引以为傲的地方:弯弯可以说一口流利的英文,我可以写一手老师和同学公认的好文章。所以我们自始至终也没有打算让自己的成绩单更漂亮一点,原地踏步似乎已经足够。路哲的到来却轻易地改变了一切。

最初知道路哲存在的时候,我对他并没有太多的关注,华而不实的人是入不了我的法眼的,弯弯与我一样,不会因为路哲的外表会多看他一眼。但时间长了,我们才发现,他并不是我们想象的那样,每次全年级第一名的好成绩已经足够证实了他的努力;每一次作文课上,老师必然要求朗读的文章除了我的之外还会有路哲的,同时我还在他的文章之中看到了我字里行间所没有的大气,却一直小心眼的不肯承认。那时,我就发誓:一定不可以输给她。 而现在才明白,不可以输给他只是为了让自己配得上他。

当国庆节来临班里又一次组织大合唱时,班主任提出让我与路哲一起为合唱的曲目写旁白。一共两首曲子,一年前我一人完成;一年后却要两个人完成。老实说,这样的任务我并不喜欢别人与我分担,我承认是虚荣心在作祟,希望得到肯定的时候焦点不会有其他人。但又期待与路哲合作,如此美好的男孩子谁又会真的不喜欢呢。说是“合作”,但毕竟是文字性的工作,又是一男一女也不好在一起。我们只能分工然后交换意见。那次是我们第一次说话,我一直都记得。

我——“我写让《世界充满爱》 的内容,你写《众人划桨开大船》的,然后交换着看一下。”

路——“行,你定吧,我写完了给你,你再改一下。”语气里都是谦逊。

我承认我被那种谦虚的又不做作的态度折服了,然后更加谦虚的说“应该是你帮我改······ ”如此明显地,有种没话找话的意味。但我还是开心,只因为和路哲有着相同的特长且发挥到同一处。那一刻,真真实实地体会到了张爱玲所说的“低到尘埃里”。 一切很顺利,在所谓的合作过程中,我们偶尔一起修改,或者给对方提一些意见。见了面互相打招呼问好似乎也是在那个时候开始,在他的面前,我只有静若处子的一面,一直很安静。

所有的情节我都讲给弯弯听,多小的细节都不放过,弯弯认真的听还会时不时地打趣,说我对路哲有好感。晚上我们躲在被窝里一遍又一遍地讨论着关于路哲的一切:比如我喜欢看阳光照着他看书的样子,平静和谐;弯弯说他不喜欢学英语,听力和口语更糟;我们都认为他如果会打篮球一定会更帅······讲的累了就从被窝里探出小脑袋呼吸一下外面的空气,用这种方式躲避政教处的严查。

对于弯弯的调侃,我当然不会承认,懵懂的年纪最怕自己心底的秘密被人窥探出来。但弯弯已经习惯了拿我们说事,尤其是每次的作文课上,我的心底开出了花,庆幸自己与路哲有着相同的兴趣与爱好可以让弯弯把我们联系在一起。所以对于弯弯的陈词亦不会否认。我喜欢从任何人口里说出“路哲”两个字,然后自己也去不经意的提及,每每带给我最多信息的人就是弯弯,坐在路哲前一排的位置是我唯一忌妒弯弯的。

弯弯一遍遍地讲着路哲似乎都与我有关,而我那时却不知道:若一个女生喜欢一个男生的话总会刻意的去讲他与其他人的事情,把自己的那份喜欢藏在心底最隐蔽的地方唯恐任何发现。这个道理是很久以后弯弯才告诉我的。

坐在路哲的前排,弯弯依旧是那么调皮活泼开朗:会不动声色的把他的鞋带系在桌子上然后自己偷着乐;课间学着宋丹丹的样子在他面前喊“下蛋公鸡,公鸡下蛋,公鸡中的战斗鸡,OH Hyeah ”; ;上课时偷偷地把他的书或笔藏起来逼着他喊“姐姐”;也会拿着他的校

服趴在上面睡觉然后流满满的哈拉子;有事没事打个小赌让路哲给她买鸡腿吃······每一次路哲都是就范,从不计较,有时甚至会开怀大笑。当然这一切我从来都没有看到过,他在我的眼中一直是个安静的主儿。更多的是弯弯向路哲请教各科目的问题,对于每一道题目的讲解,路哲都是那么耐心。

我想也只有弯弯才有这个本事可以让路哲露出最真的一面。我与弯弯即使有再多的共同点在喜欢的人面前也会不一样,我只会藏着、掖着,站在他看不到的地方偷偷地看、偷偷地想,然后努力到可以和他并肩的程度。

弯弯在调侃我的时候会讲很多她与路哲之间的趣事,没有刻意的成分,更没有显摆的意味。率真的的她在任何人面前都是如此,并且一边又一遍嚷着要给我拉红线,我不需要,因为我不敢,太过年轻太过自卑的时候除了暗恋什么都没有准备好。但我从来都未想过她最后会把自己拉进去。

我不知道是不是所有的女孩子都会像我一样在初恋来临的时候拼命地隐藏,却欲盖弥彰,掩耳盗铃以后真的天真地以为其他人看不到、听不到,更不会明白所以然。殊不知我的心事一直都被弯弯洞悉,彻彻底底。而弯弯的心事我一概不知,也自私的从来不去过问。

近两年的时间我一直维持着该死的羞涩与自尊,却也没做到自己曾经承诺过的的不输给他。终究任何事情都会败给时间,但也有一些事情会胜在时间上,近两年的时间里,弯弯与路哲的距离越拉越紧,最后彼此的眼睛里只剩下了对方,路哲为了弯弯放弃了重点高中来到了我们只能考到的育英中学。

我不知道造化是不是真的会捉弄人,总是不遂人愿,他们没有分在同一班级里;但却又让我可以与路哲在同一个空间里呼吸,坐在他对角线的位置,满满的都是他的味道,我似乎嗅到了幸福,在我看不见的地方。

尽管政教处三令五申,弯弯与路哲还是在一起了,浸泡在我的忧伤里,偷偷地享受着他们的小幸福:在天冷的时候路哲把充好电热宝交到我手里然后嘱托我转交给弯弯,弯弯有将冲好的牛奶经过我送到路哲手中;天气热的时候,弯弯把路哲宽大的T 恤当睡衣来穿,路哲会早早起床学着弯弯的样子读英语。两个人的天仙配,一个人的独角戏,我仅仅是一个免费邮差而已。

我并不是一个喜欢嫉恨,喜欢伤心的人,但事实让我只能独自舔伤口。弯弯曾经很明确地问过我要不要与路哲在一起,我拒绝了,那么决绝。一直以来,我也未曾问过弯弯的情感,只是在内心深处关心着自己与我们的白马王子会如何。所以我必须为自己的懦弱与自私付出代价。

我的心里从此住了一个人,路哲是不能缺少的部分,我会记住他,然后再去喜欢别人。时间可以砍掉青春里的荆棘和爱情里的遗憾,没有什么是真的永远不变。关于路哲,心底的那朵花终会枯萎,但我与弯弯,是死党,永远都不会改变。

说完这些,我与弯弯有从被窝里探出小脑袋呼吸外面的空气,身体碰到床沿,才发现床变小了,我们都长大了。只是记得当时,刚读初中那会儿,我们两人一个床,也是那样说悄悄话的,那时候,床真的很宽。原来我们最原始的方式一直都未改变······

青春这些日子,山路弯弯——珊路弯弯,我想我会走向自己的那条路,自己的归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