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忘却的纪念
初三 散文 1235字 144人浏览 李二猪

那些不能忘却的纪念

——读《这些人,那些事》有感

对很多人而言,吴念真实在是一个较为陌生的名字,他的台湾乡土气息,给我一种无法言喻的疏离与隔阂,如同透过雨水蔓延的玻璃看向窗外,清明里挥不去那种温润的模糊。而《这些人,那些事》却不像窗,而是一扇门,仿佛在心里的角落早已尘封许久,书页翻动就是阿里巴巴那一句“芝麻开门”,所有过往的人和事倒带般回溯,时光遥远,却亲切依旧。

生命中,我们会遇到很多人,很多事。总以为,这些人,这些事,不过是旅途的一个站点、生命的一个过客,几经辗转,才发现那些花谢花飞那些盘根错节,早已经注入到血液之中,和着脉搏的韵律一同跳动,或忧伤,或甜蜜,或酸楚,或快乐……《这些人,那些事》全书不到200页,大约讲了30多个小故事,所有文字都是点到为止,淡淡的、钝钝的,却能如一声闷钟在耳边袅袅不去。

再平实简单不过的文字,甚至找不出一个可以夸耀的美词华章,每个故事都是生活中的普通人平常事,可每个人的故事都让人唏嘘不已。他不是个浮华的作者,没有刻意的煽情,只是以一个旁观者的身份将各种悲欢离合娓娓道来,可不知为什么,很多时候读着这样的故事就是会忍不住想哭。只能说,吴念真真的是一个很会讲“故事”的人,故往的事,故乡的事,故去的事。他不断在记叙、在追忆,关于亲人、关于朋友、关于爱人,关于生、关于死,在他的笔下,市井

百态不是庸俗,生离死别也不是灾难,一切就只是个故事,却又仿佛不只是故事。

小人物平凡又不平常的故事构成了全书的基调,吴念真以其苦难中锻造出的敏锐视角,寥寥数笔,便展现出一个又一个鲜活却伤痕累累的人的一生,像一幅徐徐展开的画卷,底色暗淡不失厚重,笔触冷静浸满悲悯。这其中有与他父亲一样患了矽肺,晚年在病痛的折磨中逝去的矿工,有无法独自支撑门户不得不出卖身体的悲情女子,有死于非命血肉横飞的亲爱战友……故事有的平缓,有的错愕,故事中的人卑微着,也坚强着。就像《遗书》,这是小故事中最长最令人感动的篇目,是吴念真对骤然离世的胞弟的真情告白,描写两者在人生的岔路上渐行渐远,以致往后的际遇悬殊。弟弟的遗书虽然简短,道尽了光芒被掩的悲苦,流露出的却是即使下一世仍无法割舍的情谊。

这本书所浓缩的人生实在是太深醇厚重,轻描淡写的叙述,将宿命一段又一段的慢慢添加,有泪可落,却不是悲伤。 这些人,那些事,在谁的记忆中纷乱,又在谁的悼念中沉淀,不需要跌宕的剧情,不需要完整的画面,周围熟悉的剪影、生活的横截已经跃然纸上,如同你的人生,如同我的人生,亦如同他的人生。

滚滚红尘之中,有几人能把真谛看透,伴着亘古的天,生命是一根华美如涛的弦。这些小人物的生活故事如此动人心扉,是因为他们有血有肉,游走在中下层的社会缝隙之间,日夜饱受生活的煎熬,却能够在苦难中相互依偎取暖,情真意切,令人动容。每个人都有一本这些人,都有一本那些事,

也许辛酸,却真实平淡,原原本本的展现出生活的面貌,没有放弃,亦不带自怜,只是为了记录那些在平凡的奋斗中依然能相亲相偎的不能忘却的纪念。

(张亚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