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人与海
初一 记叙文 9330字 468人浏览 潇洒521你

新疆师范大学2012届本科毕业论文(设计)

浅析《老人与海》中圣地亚哥面对苦难的存在意义

摘要:本文以海明威的小说《老人与海》的主人公圣地亚哥为研究对象, 主要应用于存在主义,采用文本细读的方法分析探究主人公圣地亚哥生存中经历中的种种苦难, 以及圣地亚哥面对现实在自我意识的支配下进行的自由选择和顽强对抗并勇敢的承担随之而来的责任。以期为个体生命如何在困境重重、孤军奋战中提供借鉴意义。

关键词:圣地亚哥;苦难;存在主义

目 录

1. 圣地亚哥生存中经历的种种苦难 1.1 孤独的存在感—来自社会和自然的双重孤独。 1.2处境的焦虑—对命运和死亡的焦虑、对空虚和意义丧失的焦虑、对罪过与谴责的焦虑。

1.3荒谬的英雄—主观信心与苦难的现实之中求生存。

2. 圣地亚哥面对苦难体现存在的自由自主性

2.1存在之中自由的意向性。

2.2存在之中自主的选择性。

3. 圣地亚哥面对苦难选择的存在方式体现了其尊严和意义

3.1勇气激发存在的力量。

3.2对抗—证明存在的价值。

3.3勇于承担苦难的结果。

新疆师范大学2012届本科毕业论文(设计)

1 引言

欧斯特·海明威是二十世纪有名的美国作家,他的中篇小说《老人与海》写于1951年,获得了读者的一致好评,并于1954年获得了诺贝尔文学奖。

本文以《老人与海》(的)主人公圣地亚哥为研究对象,应用存在主义,首先对圣地亚哥生存中经历的种种苦难进行分析,揭示在这个充满不确定性的世界中圣地亚哥所遭受到的孤独、焦虑和荒谬。进而阐释了(删去)在现实的苦难中,圣地亚哥在自我意识的控制下,进行了(改为“的”)自由自主的选择,主动选择远洋来证明自己,主动赋予大马林鱼象征胜利的意义,勇敢的直面苦难,顽强的对抗现实,主动承担一切后果,没有半点怨言。

存在主义盛行于二十世纪的西方国家,作为一种哲学思想对于当时经历过两次世界大战的海明威产生了(具有)不容忽视的影响。《老人与海》没有华丽的辞藻,砍去了多余的情节改为(“情节简洁明了”),主要突出(了)主人公圣地亚哥情态以及所遭受的苦难,留了(有)大量空白供读者去想象,从而使小说具有超时空性和普遍性,具有一种暗示人与世界存在的意义,对(我们)如何在这个充满挑战的世界中披荆斩棘具有一定得借鉴意义。本文尝试从小说的分析中寻求着一种存在的方式和生存的意义。

一、圣地亚哥生存中经历的种种苦难

主人公圣地亚哥经历了其他渔夫都没有经历过的困苦,小说中开篇描写一个对未来充满希望的老人,虽然他年纪稍大,孤独无依,去海上捕鱼连续八十四天都没有收获,连小男孩也被迫离开他去别的船上捕鱼,虽然他孤独、劳累、穷苦,但他依然很乐观的认为自己会捕到大鱼,就在他出海第八十五天的时候,他看到了希望,一条身长十八英尺的大马林鱼上钩了。这是上帝带给他的惊喜,他当然不会放过。经过一番撕斗,他战胜了那只大马林鱼,但却不知挑战才刚刚开始,鲨鱼将他的战利品夺了去,这是他没有预料到的,所有发生的事情都是不可预见的、偶然的,他也许会在与鲨鱼搏斗的时候遇到海浪,也许会翻船,也许会被鲨鱼吞食。当人们身处一个充满不确定性、偶然的外界中,自己无法把握事态的发展,内心就会产生许多情绪,面对陌生的外界,这种孤独的存在感与内心的焦虑伴随着荒诞油然而生。海明威着重刻画了老人圣地亚哥孤苦无依的在海上经历各种苦难以及产生的内心感受,表达出个体生命在生存中的真实感受和情绪。

1.1 孤独的存在感—来自社会和自然的双重孤独。

新疆师范大学2012届本科毕业论文(设计)

2 圣地亚哥是孤独的,小说中多次描写他的处境孤独,意在深刻的揭示老人的生存境况。圣地亚哥感受着来自社会和自然的双重孤独。他生活中孤苦无依,独自生活,唯一有个小男孩跟他一起打渔,最后不得不离开他去另一条穿上。他选择去远洋,浩瀚的海面只有他和船构成了整个世界,他只有靠跟外界事物自言自语来打发自己心中的孤独感。当他遇见大马林鱼时,他有了目标,但这目标无人分享,与鲨鱼搏斗时,费劲浑身的力气,他多次自言自语:“要是有小男孩在就好了,”至少小男孩在他不会孤独,哪怕小男孩帮不了什么忙,但那也是个心理慰藉。最终经历了苦难重重,他拖着打马林鱼的残骸回了岸,没有人关心他这么多天经历了什么,大家都把重心放在了那庞大的残骸上,纷纷赞美大马林鱼的脊骨漂亮。圣地亚哥也无法诉说他的经历,因为没有人能够感同身受。这更加显示出圣地亚哥处于一个孤独,不被理解的世界。

虽然小说的主人公只有老人圣地亚哥一个人,但实际写出了这个现实的世界,当老人不得不独自征服大马林鱼、与鲨鱼搏斗的时候,这个生存处境,没人能代替他。在现实社会也是如此,尽管人们身边有朋友,有亲人,但每个人都是孤独的个体,许多时候都是自己一个人去面对一些事,别人也只是给你心理安慰,你所经历的内心真实感受只有自己知道。存在主义者认为,人只有在孤单独自面对苦难、独自来承担自己的命运,凭借自己的力量,与苦难对抗的时候才能作为一个真正的人存在于这个社会。才能真实的感受到现实世界给内心带来的深刻体验,感受到自己的存在。先驱克尔凯郭尔的“孤独的个体”是他存在哲学思想的基础和出发点,并成为存在主义的基本概念。他认为人只有在心中产生对现实的真实感受才是唯一的实在。“他强调‘孤独的个体’是具体的,唯一的一个人,目的就是要使每一个人都肯定自己的存在,直觉自己的存在”。1作为一个渔夫,圣地亚哥在浩瀚无际的海上遇见大马林鱼,他欣喜、激动,大马林鱼就成了他的目标,无论他费多大的力气都要把它收入囊中,这时候他别无选择,只有英勇的去独自面对,独自感受命运带给他的体验。这份经历,不论成败都彰显了一个渔夫尊严与价值。人生下来就是一个单独的个体,不可避免的要经历许多未知的挑战,通过这些挑战从而认清自己,体验自己的内在感受,让自己更坚强。

1.2处境的焦虑—对命运和死亡的焦虑、对空虚和意义丧失的焦虑、对罪过与谴责的焦虑。

焦虑,所指的是现实性焦虑,其表现的是对现实的潜在挑战或威胁的一种情绪反应,而且这种情绪反应是与现实威胁的事实相适应的,是一个人在面临其不1 徐崇溫主编:《存在主义哲学》, 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86年版, 第45页。

新疆师范大学2012届本科毕业论文(设计)

3 能控制的事件或情景时的一般反应,它与孤独一样,都是人对生存体验的一种重要感觉。萨特说“焦虑是来源于我要成为的而又未足以为是的这个将来。”2主人公圣地亚哥在与大马林鱼斗争的时候,脑海里曾闪过“也许我不该当渔夫”这一念头。在他筋疲力尽的时候感到身心疲惫,心里非常难过,面对这样一个棘手的马林鱼,他感到凭借自己一个人的力量似乎有些困难,但他没有别的选择,于是产生一种焦虑,蒂利希把焦虑分为三种:对命运和死亡的焦虑、对空虚和意义丧失的焦虑、对罪过与谴责的焦虑。同样适用于圣地亚哥身上。

汪洋大海,一个孤独的老人,面对强大的对手,危险的处境,这是一场关乎生命的斗争,这是一种对命运的焦虑,要么老人战胜大马林鱼,要么发生意外翻船,这一切都是偶然的、不可预见的。在老人筋疲力尽的时候说道:“鱼,反正你是死定了,难道非要也把我害死吗?”此时,老人已经感受到了死亡的逼近,产生了对死亡的焦虑。

圣地亚哥带着一种对自身的肯定,独自前往其他渔夫都不敢去的深海远行,他之所以选择深海捕鱼作为目标,是想证明作为渔夫的尊严和意义,他渴望捕获一条大鱼带回岸边,证明自己是个优秀的渔夫。现实发生的事情往往出其不意,虽然圣地亚哥如愿以偿的遇见了大马林鱼,并且认定他为目标,但征服大鱼的过程却是困难重重,遇到鲨鱼他曾绝望过,甚至怀疑自己行动的意义何在,蒂利希的观点认为,精神上自我肯定的丧失产生一种无意义的焦虑,人们获得愉悦的心情,获得精神上的满足是在实现了自我价值的基础上产生的,人们根据自己的意愿,选择目标,并且付诸实践,如果结果符合人们预期设定的期望,那么这就是一件有意义的事,但如果结果不尽如人意,那人们心中就会产生一种威胁、一种阻力,甚至会怀疑自己的初衷。人的存在包含着实体的存在和自我与意义的联系。当实体上的自我受到威胁时,精神上的空虚与无意义就会产生。圣地亚哥所遭受的生存苦难威胁着之前既定的目标,这时一种对空虚和意义丧失的焦虑随之而来。

1.3荒谬的英雄—主观信心与苦难的现实之中求生存。

圣地亚哥是一个英雄,他满怀希望的出行,历经了人间种种磨难,伤痕累累的同时说出“一个人可以被毁灭,但不能给打败。”可以看出他的坚强。虽然他一次次的失败,每一次与苦难的斗争都是无效的,但他总是毫不畏缩的勇敢的迎上去。他尽自己最大的力量与大马林鱼、鲨鱼搏斗,却只剩下了马林鱼的残骸,故事的最后虽然是以捕鱼失败告终,但圣地亚哥似乎并没有绝望,他仍寄希望于明天。圣地亚哥在主观信心中充满希望,却夹杂在这个残酷冰冷的世界,不得不2 [法]萨特, 陈宣良等译:《存在与虚无》,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1987年版,笫183页。

新疆师范大学2012届本科毕业论文(设计)

4 面对悲惨的命运,不卑不亢。在他的看似徒劳的反抗中,我们看到了圣地亚哥是一个荒谬的英雄。

荒谬产生于人希望有所成就,而却陷入徒劳无意义的残酷现实的对比之中。“荒谬即不存在于人之中,也不存在于世之中,而是存在于二者的共同表现之中,荒谬是能连结二者的唯一纽带”3圣地亚哥的荒谬感就产生于他满怀信心的出海远航,面对马林鱼鲨鱼奋勇搏斗,面对这个始终充满偶然性的世界,所带给他的孤单、失望、疲倦,还有他不断给自己的信心、勇气,这是现实与内心的碰撞才能产生荒谬。

西方现代派很多作家都通过表现人和世界的荒谬、疏离的真实内心体验来呈现人生存基本状况。并寻求解决荒谬,追寻生存意义的途径。荒谬,作为存在主义最基本的生存感受之一在圣地亚哥身上更多的体现在捕鱼的过程中以及与鲨鱼搏斗时内心所产生的悲观情绪,虽然这种情绪都是一闪而过的,但“这中情绪发展严重时,和求死的意念有直接的关系。”4小说中圣地亚哥也有求死的意念,在他征服大马林鱼的时候说:“来吧,把我害死,我不在乎谁害死谁”;在与鲨鱼对抗的时候说:“我要跟他们斗到死”这种悲观消极的情绪是在当下的状况中产生出来,会随着自己内心给自己打气加油而改变,甚至会陷入循环。让我最触动的是小说中描写最后一群鲨鱼来袭击圣地亚哥的战利品的时候,他清楚当时自身的处境,就算拼死抵抗也是无用,但他没有理会这些客观现实的残忍,他不顾一切的挥着自己的棍子,哪怕看不清鲨鱼的方位,当有一条鲨鱼游向马林鱼的鱼头时,圣地亚哥没有武器,用舵朝鲨鱼砸去,直到把舵砸断。尽管如此,他还是没有保住大马林鱼。圣地亚哥的坚持,敢于直面惨淡的境遇,直视着荒谬,不逃避,像个英雄一样战斗。

二、圣地亚哥面对苦难体现存在的自由自主性

人们在面对客观存在的苦难的时候,内心难免会产生孤独无依、焦虑恐慌、荒谬无措等苦难。当一个人真正独自必须去面对充满偶然性与不确定性的残酷现实时,要有一种坚定而持久的思想给予自己勇气和能量。“自由”被许多存在主义者谈论,雅斯贝认为:“人是自由的,人的选择或抉择是自由的;我就是进行着选择的存在;当我遵从某种规律行动时,我似乎受到了规律的约束,其实此时我仍是自由的,因为这时我是自由地愿意遵从某种规律的任何方式的自由,其意义都与约束相对立,而束缚作为必然性乃是自由的阻力或自由的规律或自由的根3

[法]加缪,杜小真译:《两两弗的祌话:加缪荒谬与反抗论集》, 陕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03年版, 笫36页。 4 徐崇溫主编:《存在主义哲学》, 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86年版, 第392页。

新疆师范大学2012届本科毕业论文(设计)

5 源。自由意识是在与必然性的对立中或在与之的统一中发展出来的”5萨特认为人的自由和人的存在同一,“我们命定是自由,正如我们在前面说过的,我们被抛进自由, 或者象海德格尔说的那样是被遗弃的。正如人们看到的,这种遗弃的根源只是自由的存在本身。因此,如果人们将自由定义为逃避给定物,逃避事实, 就有一种逃避事实的事实,这就是自由的散朴性。”6萨特举了一个例子来说明这种自由不是漫无边际的,而是有其限制所在,我们不说一个俘虎有随时出狱的自由, 这将是荒谬的,我们同样不说他有随时希望被释放的自由,尽人皆知这是没有意义的,但我们可以说他随时都有企图越狱的自由。”7由此看来自由是每个存在于世的个体生命所不能避免的,必须要面对的。自由也相对的,自由受外在社会和自我内心的限制。人们作出的每一项选择都是根据现实情况和自我内心渴望而自由自主决定的。选择自己的目标,创造自己的价值。

2.1存在之中自由的意向性。

胡塞尔认为:“在意识活动和意识活动的对象这两级之中,意识的活动是积极的、主动的、创造性的一极,意识活动的对象是消极的、被动的、被创造的一极:1、意识活动解释对象。单纯的对象本身是没有意义的。需要意识活动给予解释。2、意识活动统一对象。我们所看到的是分散的对象,是处在空间的一面或者时间上的对象的某一阶段。由于意识活动把这些处于时间之流中的不同的景观连结起来,统一起来,使他们成为统一的对象。3、意识活动在直观上丰富对象。通过联想和想象在感性上丰富起来。4、意识活动构成对象。意识活动不但能构成非现实的对象,而且能构成现实的对象。构成想象的对象、记忆的对象, 作为意义和观念的对象。”8按照这种观点来看,人的意识能够自由的赋予外在事物意义,并且与使事物之间存在了联系。外部事物具有各自的特点,会随着人的意识而改变。就像圣地亚哥对海龟的态度与其他渔夫不一样,他认为海龟并不神秘,并且可怜它,海龟本身不具备这些意义,都是圣地亚哥主动创造的,在他眼里,他似乎把海龟和他相提并论,认为他们都一样有活力、富有激情。就像海龟的心脏,被解剖后,心脏还能跳动好几个钟头。海龟被他赋予这些意象,并且把自己联系进去。同样,这种意向性也能体现在大马林鱼身上。圣地亚哥选择大马林鱼为自己的目标,通过捕获马林鱼来证明自己的价值、尊严和存在的意义,这是他意识选择的自由,此时,圣地亚哥就与世界上的事物存在了联系。假若圣地亚哥不是以远洋捕鱼为出发点来到深海,而是作为一个游客来观光旅游,那么5 徐崇温主编:《存在主义哲学》, 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86年版, 笫287—288页。

6

[法]萨特,陈宣良等译:《存在·虚无》, 生活·读书·新知二联书店1987年版, 第622页。 7 [法]萨特,陈宣良等译:《存在·虚无》, 生活·读书·新知二联书店1987年版, 第620-621页。 8 徐崇温主编:《存在主义哲学》,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86年版, 第131-132页。

新疆师范大学2012届本科毕业论文(设计)

6 大马林鱼就不是他的目标,鲨鱼就不是他的对手。事物的意义是由人们自由的赋予的,人存在于世界,根据自己境况、目的来自由地给与周围事物某些特定的意义,从而辅助实际行动,努力实现其目标。

2.2存在之中自主的选择性。

圣地亚哥所经历的种种苦难,是他自己选择的,萨特强调自主的选择:“自由是选择的自由,而不是不选择的自由。不选择,实际上就是选择了不选择,因此选择是被选择的存在的基础,而不是选择的基础。”9圣地亚哥也面临着许多的选择,在出海前,他完全可以选择就近的浅海,像其他渔夫一样,钓一些小鱼,但他还是决定要去浩瀚的大海寻找大鱼,这是他的梦想,他选择用这样的方式去证明作为一个渔夫的尊严与价值,既然选择了远方,便只顾风雨兼程发。一开始,远洋去捕大鱼就作为圣地亚哥的首要目标,为了实现这是个目标,必然会经历许多未知的、随机的、不可预见性的苦难,当老人面对这些苦难的时候,又要作出选择。当他终于遇见大马林鱼的时候,他欣喜万分,想尽一切办法征服大马林鱼,尽管与此同时,其他的钓索也有动静,他毫不犹豫的割断,舍弃其他的鱼,使自己一心一意的对付大马林鱼,因为这是他的目标,他肯定要断绝其他的诱惑,为了实现这个目标,他心无旁骛的奋斗着。虽然在他心力交瘁的时候消极悲观的想法会一闪而现,但他依然选择继续奋斗,直面惨淡的现实,在苦难中不放弃自己的目标,自主的做出利于他达成目标的选择。自主的选择他自己的人生境遇和道路,勇往直前。

三、圣地亚哥面对苦难选择的存在方式体现了其尊严和意义

世界上一切事物都是个体生命依据自己的需求主动地赋予其特殊的意义,当人们认请了自己的目标时,就会根据自己的意愿主动选择存在的方式,当圣地亚哥遇见种种苦难,明白一切都要独自去面对,一切都无法逃避时,那就要勇敢的去面对现实,敢于同苦难对抗,不论结果好坏,都敢于承担,因为这是他自己的选择,这是他的尊严和存在的意义。

3.1勇气激发存在的力量。

勇气是一个人内在的不可忽视的一股强大的力量,是个体生命在面对种种苦难时产生的动力。并支撑着自己积极主动、斗志昂扬的投入到苦难中去。19549 [美]W`考夫曼编著, 陈鼓应等译:《存在主义》, 商务印书馆1987年版,1995年第3次印刷, 第351页。

新疆师范大学2012届本科毕业论文(设计)

7 年海明威获得诺贝尔文学奖颁奖词中说到:勇气是海明威的中心主题...... 是使人敢于经受考验的支柱。勇气能使人坚强起来。10 正如圣地亚哥是一个年迈的老人,庞大的马林鱼、凶残的鲨鱼,将他逼得无计可施的时候,他心中的勇气总能够取代刚萌发的消极情绪。就如他在与大马林鱼斗争的筋疲力尽的时候,他消极的向大马林鱼妥协,他不在乎在这场斗争中丧命,哪怕他被大马林鱼害死。但这种想法是短暂的,他很快把这种消极的想法转向生存的忧虑上,并从内心产生一股强大的勇气应对现实。虽然他很清楚,凭他个人的力量是徒劳的,但还是要放手一搏,哪怕遇见最后一群鲨鱼的时候,不惜敲断了棒子,不惜拿着舵去超鲨鱼搏斗,他用自己的生命、抛开一切的;英勇斗争,他“以绝望的勇气来反抗, 这是一种自己把绝望担当起来的勇气,也是一种作为自我而存在的勇气,抵抗非存在的严重威胁的勇气。”11凭借这种勇气,在斗争中证明了自己是英勇无畏的,是一个真正的渔夫,这种勇气肯定生的意义,也肯定死的价值,直面命运的波折和死亡。圣地亚哥用勇敢的行动来应对苦难带给他的孤独、无意义以及荒谬。并无所畏惧的接受一切挑战。

3.2对抗—证明存在的价值。

当个体生命抛开一切捍卫自己的成果的时候,勇气所激发的能量是巨大的,圣地亚哥就是这样竭尽全力的跟命运以及自己对抗。这种对抗超越了对抗本身的意义,上升为一种精神,圣地亚哥作为一个渔夫,在这场斗争中体现了应有的尊严、体现了存在于这个苦难中应有的价值。 当他无法改变生存现状时,他有很强的行动意识,当他伤痕累累、筋疲力鲨鱼却不断的向他游来时,“他使出全身的力气,用糊着鲜血的双手,把一支鱼叉向它扎去。他扎它,并不抱着希望, 但是带着决心和满腔的恶意。”12他明白他所做的都是徒劳的,但他还是依然顽强的对抗。此时真正的意义不在于鱼叉是否能中伤鲨鱼,而是圣地亚哥对抗这个动作本身,虽然是无用功,但这证明着圣地亚哥在捍卫他的成果,也就是他的尊严,他坚信能坚持到这个苦难结束。

这种对抗还体现在圣地亚哥同自己的身体对抗,圣地亚哥年老体弱,长时间的在海上生活,与大马林鱼、鲨鱼搏斗已经耗费了他许多精力,体力透支的他不断的在安慰自己,让自己感到好受一点,他用改变吊索在肩膀上的位置,来舒缓负重的疼痛,用麻袋垫着吊索来使自己舒服,其实不论他怎么变换位置,疼痛都10 郑华:《从男子谈到男子汉一海明威小传》, 北京文艺出版社1987年版, 第117页。

11

徐崇温主编:《存在主义哲学》, 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86年版,第615页。 12 [美]海明威,黄源深译:《老人与海》,译林出版社2007年版,第208页,第120页。

新疆师范大学2012届本科毕业论文(设计)

8 不会减轻。他在用他坚强的意志来对抗身体上的疼痛,他挑战着自己的极限,他坚信着“一个人可以被毁灭,但不能给打败”。这些尊严和意志已经高出他的生命,他宁可丢弃自己的生命也不放弃捍卫自己的东西,在这种对抗中证明着他存在的价值。

3.3勇于承担苦难的结果。

圣地亚哥所经历的种种苦难都是基于他自己的意愿之上的,人存在这个世界上是自由自主的,人们根据自己的意愿赋予外部事物的意义,那么不论最终结果的好坏,都要主动承担一切行为所带来的结果。

圣地亚哥从决定去深海远洋起,就注定会经历一番旁人所无法体会的苦难,他要承担的起在海上遭遇的暴风、鲨鱼等等突发事件。萨特说到:“处境之所以 是我的处境,也是因为它是我对我自己的自由选择的形象...... 难道不是我来决定事物的敌对系数,甚至在决定我自己的同时决定它们的不可预见性吗?...... 它是我的形象并且我与之相称。我与之相称,首先是因为我随时都能够从中逃出...... 由于我没有从中逃离,便选择了它。”13圣地亚哥之所以选择这样的处境,取决于他最初的目标和意愿。他只有积极主动的去承担这个意愿造成的结果,这场斗争才有意义,如果圣地亚哥把这一切苦难归咎于自身以外,那么他收获的就只有马林鱼的残骸,只有一个悲观的圣地亚哥。圣地亚哥把大马林鱼被鲨鱼撕扯不幸揽在自己身上:“我为这事感到抱歉,鱼啊。这把一切都搞糟啦。...... 我原不该出海这么远的,鱼啊, 我把你我都毁了。不过我们杀死了不少鲨鱼,你跟我一起,还打垮了好多条。” 14他怪自己远洋才会惹来鲨鱼,并且英勇的同鲨鱼搏斗,用自己的行动证明存在的价值。我们从圣地亚哥身上看到了一种崇高、无谓的精神,这个荒谬的残酷的现实带给他的不是消极悲观,而是一种对自身价值的成功体现,既然摆脱不了苦难,那么就勇敢的决斗、拼死的对抗、积极地承担吧。

结论

圣地亚哥就是一个身处在各种困境中并努力追寻着人的存在意义和价值的典型代表,他在深海远洋中体验着孤独,在面对许多不可预见的苦难中感受焦虑,在不断徒劳的抗争中认识荒谬。在这种孤苦无依的苦难中,圣地亚哥通过他的孤军奋战,自主的赋予周围事物存在的意义,顽强的与苦难对抗,证明了自己存在的意义。圣地亚哥是人类苦难的缩影,他面对的苦难在我们每个人的身上都或多或少有所体验。虽然苦难重重但要意识到生命个体存在于世的自由根据自己的意13

[法]萨特,陈宣良等译:《存在与虚无》,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1987年版,第709页。 14 [美]海明威, 黄源深译:《老人与海》,译林出版社2007年版,第208页,第141页。

新疆师范大学2012届本科毕业论文(设计)

9 愿自主的做出选择,并积极承担选择带来的一切后果,蔑视了命运,展示了尊严,超越了生死。

修改意见:

1、 请认真阅读论文,更正打印错误及错病句,其次注意语句及上

下文之间的逻辑关系。

2、 注意教务处论文格式要求,按规定行文。

3、 论文题目与提纲需要做些变动,具体意见参见前文

4、 全文总体而言,思路较为清晰,理论与分析也较为契合,只是

许多地方看得非常眼熟,你除去几个注释,未见一篇学术论文,所以注意参考之处切记标明出处,大段引用之处尽量使用自己语言转换。

刘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