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了,2006
六年级 散文 901字 122人浏览 小和田碍未

想微笑,面颊上温热的滑痕却更深……

想拆开了封线,取出记忆,铺开了晒晒,却不知道已零乱!就让他乱着吧,总比整齐地摆在文件夹里的黑白试卷好得多。我的回忆不只是试卷上几个潦草的答案,也不需要谁来给出正误的标准,那些过去了的,就让它安息吧。

想重回生态园,不带任何心情。但别忘了披上风衣,那儿的风也是这热闹城市里的孤儿,同样的执拗,同样的寂寞,同样武装着自己。别忘了摘几颗无花果。那个寂静的角落里,只有我一个人知道的角落,藏着我的不开花的果子。别忘了那个池塘,以及池里的莲,池畔的芙蓉。我曾呆呆地望着不可触及的莲蓬,却无心打落枝头的一朵芙蓉。唉,多傻的孩子……别忘了再爬上坡去,然后打着滚儿下来,任春天挠你痒痒。或索性站在大石头上,长啸一声。记住,不带任何心情,看这小小的园子到底给过我多少。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想到三楼食堂,把刚端来的正餐洒得满地,然后怒气冲冲地大吼一声:“兄弟们,走,去大白鲨!”还是算了吧,毕竟也是上过政治的人,懂得这里头的道理。那些即将过去的,就让它平静些罢。我无心更无力去喧腾什么,只期盼岁月的死水能沉淀了生命的残渣。

想进入教室,把脸贴在黑板上,聆听粉笔带给它的心跳,感受那双手曾刻下过的重重的呼吸的痕迹。一切都来得如此巧合,叫我不得不信了宿命,而40多颗心又正在宿命里挣扎着。我若是诗人,便需写下这样的句子——宿命,从不属于青春。

想去操场,那里有我没得第一的1000米,那里有我没投进的三分球。汗水浸湿了生与死的过程,沸腾的血液重拉我回喧嚣的跑道。我累了吗?这个问题只留给鲜花与金牌,太多的废话只会减慢我的速度。我咬着牙,闭着嘴,又跨出了一步。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好想跑去“天府”。是啊,好久没有回去过了。敲击键盘的感觉怕已生疏了吧,栓住耳朵的轻柔音乐或许还在,只是那挺已经忘了放在什么地方了。丢掉手中的玫瑰吧,别叫他刺伤我的手指,毕竟手指是连着心的。舍不舍得全由不得我,我只是一个孩子,一个傻孩子。

想回到过去,却又被泪水模糊了探路的双眼;想狠心离开,却突然记起,早有一半的自己仍留在那儿。该忘的忘不了,不该忘的已经有些隐约。到底什么该忘,什么不该忘呢?

我像个孩子,沿着沙滩上浅浅的是印,寻拾遗忘了的贝壳。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