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中国教育
初一 议论文 541字 579人浏览 冬梅番薯妹

论如下

每个发展中国家的必经之路,每个国家的发展不会只有一个牺牲者,如果想要真正减负的话,就要普及高中,当然不会太遥远,应试教育既然要发展,就是离不开分数,那个学校能真正的不要成绩,对于现在来说,教育成就了我们的未来的拼搏,也注定了残酷的现实——多数人会失败。 不过真正有能力的不会少,哪个社会都不缺智商高的,关键在于教育的方法以及深层的内涵,我们这一时段的教育注定不会光彩耀人,就像文革时期的错误,现在仍然是,没有从根本考虑,只要在普及高中少个十几亿的财政教育收入,大多数人必定减负,老师也同样,少了对分数的压力,同样就是减负了。 社会以及人大委显然没有通过,社会要发展现代化建设,就需要我们在高中的学杂费才能弥补普及初中的‚损失‛,社会既然不放手这笔财,那么就会有现在‚减负‛的闹剧。

现在如文革一样,想解决四俗迷信,最终迫害了无数人才知道没有根本的解决方法,以致于发展落后了四年有余,四个人可以造成的结果‚人大‛没有牢记,必然的会犯下使老师学生更无可适从的窘状,‚‘人大’是为人民排忧解难的人民的代表,会是‘大会’是为人民解决问题的‘大会’甚至是‘茶话会’,是要人民的问题在祥和的氛围中得到具体的解答方案。‛这句话出于某个领导人,却到现在没有实现,这同样是中国教育的必然结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