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边的栀子花2016.3.24
高中 其它 1216字 60人浏览 木雕烟斗123456

路边的栀子花

慈溪市新浦镇第一实验幼儿园 王旭利

那年夏天,一家人来到湖南。从岳阳楼出来,我们漫步在在人行道上,一路上浓浓的栀子花香沁人心脾。听当地人说栀子花是岳阳的市花,大抵这些天到处都烂漫着栀子花的芬芳吧。

当我们徜徉在栀子花海时,一幕格格不入的画面却突显在眼前:一位面相清秀的女人跪在路旁,面上略露愁容。从她扭曲跪着的样子,我发现,她竟是一位孕妇。这样的场景,不是第一次见,甚至我有些许的厌恶:为什么用如此残忍的方式,来博取不知情人的同情?用低廉的良知来换取物质上的充裕?或许是她的与众不同,让我停下脚步看了她写在纸板上的话。纸板上大致是这样写的:她是一位苗家女孩,一位乡村女教师。她丈夫在前段时间外出执行任务时不幸被砍伤七八刀,至今还差八千医药费。

又是一个骗局,我转过身试图摆脱这些文字、这种场景对我的困扰。此时的女儿正把手插入兜里,我赶紧伸出手按住了她的兜,使使眼色,想让她明白这只是一种骗局罢了。女儿无奈地望着我,似乎想让我支持她的决定。

时间凝固着,我跟女儿僵持着、对立着。这场实力悬殊的“战争”,在我的费力拉扯下,以我的完胜而告终。

没走多久,迎面走来了一位二十岁左右的女孩,步伐轻盈,面带笑靥,手持一束白色的栀子花。在阳光的照耀下,栀子花显得格外清纯澄澈。走近了,女孩竟然把一朵栀子花送到我面前。

“阿姨,买朵栀子花吧!”

原来是卖花姑娘,我的心情顿时失望至极。正想抽身而去,但是女孩并不为我的做法而退缩,继续用她那银铃般的声音讲述着。

“我是岳阳一中的一名学生。”说着便拿出了一本学生证。学生证上的大红校印证明了她的话是真实的。“两年前,我爸爸因车祸而残疾,家里只靠妈妈的微薄工资而维持着。当时我想停学去打工,补贴家用。”此刻,我无论如何也没办法把送花天使和不幸的遭遇联系起来,但她清秀的脸庞让我怜惜,我愿意做她的倾诉对象。

“后来我得到了一个陌生人的资助,一直供我上大学。这几年的暑假里,我

总会把家里种着的栀子花换钱„„”听到这里,我赶紧掏出了包里的钱包,拿出一张五十元,交给她,“花我不要了,你可以再去卖的。”

但是,女孩却把一枝开得特别欢的栀子花硬塞到我的手里,“我替那些需要帮助的人谢谢阿姨!”

我有点迷惑了。女孩见我的神情,仍然用她那天使般的笑容,说:“我得到过陌生人的帮助,我想更多的陌生人也需要我的帮助。我要用这些卖花的一点点钱,捐给需要的人。阿姨,再见!”

看着女孩远去的背影,我想起了路边的栀子花,它们也拥有感恩图报之心,以真诚待人,以心灵致谢。

此时,一旁的女儿猛地回头,往回跑去。不远处,那位孕妇还跪在路边。女儿跑到孕妇面前,从兜里拿出零钱,放到了那张纸板上。折回时,我看到了女儿那灿烂的笑容,跟那个女孩一样的天使般的笑靥。其实,如果较真,还是有些许疑点的。可是,我却愿意相信,这是真的。

手中的栀子花,此刻仿佛也开得特别灿烂耀眼。其实,栀子花的盛开,是不会吝惜地方的,只要有一抔土,只要有一米阳光,她就能带来芬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