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乌塔》想到的(4)
初三 其它 598字 192人浏览 龙笑天过

从《乌塔》想到的

如今,大人都成了侍卫,我家长也不例外,孩子一独立便拎起大斧子、扛起精铜锤;手持大铁盾、穿好上甲,站在同一战线上“保卫”孩子安全。瞧,上次我去了市政广场玩了会儿,而回来时,那侍卫长拿起单刀向我冲来。后果自然惨重——我的脚印始终不能出小区。

父母以为我们快乐!可笑。我们快乐,虚假的快乐!那虚假的快乐劈头盖脸的向我扑来,我成了与世隔绝的人;那快乐看似快乐,却让我对生活戴着快乐面具,一辈子虚情假意度过。不,我甚至认为虚假的快乐被认为快乐是终生悲哀的,不是吗?

如今,大人会了分身术,对我们的独立进行围攻,却不狠心为了叛逆打我们,可我们得不到自由又渴望被打,大人怎么那么怪呢?我们以尊严作为赌注,得到自由,却被大人责骂,愿赌服输!哎,下面还得搭上许多东西:生命、财富、权力、荣耀等等。

乌塔能出国旅游我很羡慕她。在中国,大人都不让孩子出国旅行,原因就一个,坏蛋太多。可乌塔的国家难道没坏蛋吗?我怀疑中国所有的金毛猎犬都当坏蛋了。家长为了孩子的安全,居然这么心狠手辣,投人胎就得这样,还不如当只小鸟没人管束来得自由。

乌塔能出国就有一个没有发掘的主观原因:家长不愿为子女投资,他们打着中国贫穷的旗号,永远反抗,他们上辈子是丞相吗?理直气壮的,讨厌!

我写了一首诗,看父母有点儿可怜,诗中没有痛斥他们,反正干什么都得讲人情,哎!

中国家长同志们,孩子的心声你们听到了吗?别当侍卫长,要当清廉的家长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