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阂
初二 散文 916字 473人浏览 tootoo001

隔 阂

阜宁中学高三(11)顾紫轩

江南小镇,烟雨朦胧,正是梅雨季节。细雨打湿一片翠绿,如墨染般晕开,打着油纸伞走在青石街道上,仿佛也要融进这一片绿里去了。

茶馆张静静的坐在茶馆里,眯缝着眼看着廊檐下的灯笼,伸手取过茶壶,起身捻了一撮毛尖。茶壶的水倾泻在青瓷茶杯中,毛尖叶子被烫的打了卷儿,缓缓舒展开来,而毛尖的香气,也缓缓氤氲开来了。

茶馆张捧起茶杯,晃了晃,又吹了吹,咂了一口,很是陶醉。

茶馆前,有执伞人匆匆经过,边赶路边向他打个招呼:“茶馆张,还喝茶哪! ”茶馆张笑着应了句:“进来喝杯不?”那人已匆匆而去,只留下余音:“改日再来吧!”

茶馆张又喝了口茶,继续看向门外。

隔壁古董店老板摇着扇子晃悠到馆里,笑道:“这小雨绵绵的,想去听听戏也没心情,就来你这找你唠嗑唠嗑。”

茶馆张又取过茶壶给他泡了杯茶,古董店老板瞅了瞅他:“一般这时候不在柜台那翻帐么,怎么今天有闲情在这喝茶?”

茶馆张的脸上荡漾出笑来:“儿子要回来啦。”

“呦!”古董店老板咂咂嘴:“自从你家仔考上大学后还真少见他回来,难怪你这么开心。”

茶馆张刚想应和,却忽然站起身,快步向茶馆门口走去。远处一个身影渐渐清晰,茶馆张也不顾雨,张望了片刻,便喜上眉梢地迎了上去:“儿子终于归家啦!”

茶馆张的儿子拎着大包小包,被雨淋得颇为狼狈,茶馆张忙接过行李,让儿子进店里去。

儿子进了茶馆,抹了把脸,向古董店老板打了声招呼,又回头向茶馆张:“爸,给我只毛巾擦擦头发。”

茶馆张忙着收拾行李,就随意说道:“我房间里有,自己去拿。”

儿子没动弹。

“咋了?”茶馆张问儿子,儿子呐呐的说:“爸,你房间怎么走的?……后院结构挺复杂的吧……”茶馆张愣了愣,放下行李:“那我帮你拿。”说着就要把行李放下地,却被儿子拽住:“哎呦,爸,小心点,我笔记本在里面呢!”茶馆张瞪了瞪眼,不说话。

茶馆张只好将行李放在茶桌上,边往后院走边对古董店老板说:“老伙计,帮我泡杯瓜片给我儿子,他最爱喝瓜片——”

“不了,爸,我不喝了吧。”儿子打断了他的话,有些局促地站在屋里,一脸拘束。

茶馆张的眼神黯了黯,想说什么终究只喃喃了一句:“那么生疏作什么。”然后缓缓地向后院走去。

江南的小雨还在淅淅沥沥地下。

茶桌上的毛尖早已凉透。